川人:中國經濟去杠桿其實是一個偽命題?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高麗在出席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7年年會時指出,把防控金融風險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妥善處置銀行不良資產、債券違約、房地產泡沫、網際網路金融等一批風險點,確保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可見中國經濟現在仍處於高杠桿時代,尤其是中國金融業表現的更為突出,2016年中國金融業增加值佔GDP的比重達到8.3%,已超過發達國家,2016年中國金融業的利潤與全國所有國企利潤的總和相當,在2萬億至2.3萬億左右,這表明中國金融業含有杠桿,存在以錢炒錢的現象。

中共原財政部部長樓繼偉表示:「高杠桿率和低生產率的組合,蘊藏著高風險,危機還有可能不期而至。」中共保監會副主席陳文輝的發言也證實了樓繼偉的觀點,他表示中國金融業當前存在六大風險,即脫實向虛、金融業偏離主業、公司治理失效、激進經營、資產負債錯配和流動性問題。其中脫實向虛、偏離主業、激進經營、資產負債錯配等問題都指向了中國房地產和大量殭屍國企,是長期暴漲的房價與低回報率的實業經營形成的鮮明對比導致了整個中國經濟向脫實向虛方向發展,引發了金融業以錢炒錢問題的出現。

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中共為應對危機拋出了四萬億的經濟刺激計劃,四萬億投資使得中國經濟率先企穩,但同時也製造了中國經濟各行業產能過剩的問題。隨着強刺激的退潮,中國經濟產能過剩的問題變得十分突出。為了使得中國經濟持續保持一定的增速,中共被迫通過大規模持續印鈔與大規模舉債兩種方式加大政府投資以拉動中國經濟,這個以政府、國企不斷負債為核心,以印鈔為輔助手段拉動中國經濟的過程,其實質就是一個給中國經濟不斷加杠桿的過程。在加杠桿過程中,中國金融業和房地產業無疑是加杠桿後的最大受益者,同時這兩個領域累計的泡沫足以引發中國經濟危機。

現在中共提出的「中國經濟去杠桿」口號也正是中共以前經濟政策失敗的集中體現,也是中共試行「金融自由化」的完全失敗,這決定了中國經濟去杠桿其實就是一個偽命題,不會取得實質性成功,只會越去杠桿中國經濟的杠桿越高。2011年至2013年中國證券市場實行了「七天一新政」的改革;2014年至2015年上半年,中國金融市場盛行各種「金融創新」,而這些「金融創新」實質就是給金融產品與金融系統加杠桿。2015年下半年至2016年,中國金融市場接連出現「股災」、「債災」、「流動性危機」都是拜中共以前自己搞的「金融創新」所賜。而中國房地產從2012年以來的持續暴漲,也是拜中共鼓勵房貸大規模增長所致,因為大規模發展房貸的本身也是一種給房地產市場加杠桿的行為。

3月24日,中共人民日報發表了題為「服務實體經濟大有可為」的文章指出,證券公司(資本市場)應協助實體企業從「去杠桿、降低融資成本」、「進行並購重組,去產能、助力產業升級」和「發展直投業務,培育實體經濟新動能」等三個方面為實體經濟服務。但通過資本市場給實體經濟不斷輸血,實體經濟的杠桿是暫時去掉了,可資本市場的杠桿和風險卻增加了,這樣的套路就是給中國經濟去杠桿?通過資本市場不斷的給中國實體經濟輸血,並不能解決中國實體經濟所面臨的諸多困境,相反稍有不慎就會又促使中國實體經濟朝著空心化的方向發展。因為任何資本的本質都是追逐收益最大化的,包括所有的產業資本也都具有同樣的性質。

正當中共人民日報鼓吹中國資本市場服務實體經濟的時候,頗具諷刺意義的事情發生了。3月24日,中國第四大乳製品企業輝山乳業在香港的股價暴跌,短短十幾分鐘內,股價跌幅超過90%,股價從2.81港元最低跌至0.27港元,該企業320億港元的市值蒸發殆盡。消息顯示,輝山乳業公司早已陷入深度的債務危機,並且大股東挪用30億賬上資金投資房地產,資金無法收回。輝山乳業的事實深刻說明,面對中國長期持續暴漲的房價,很多實業都有投資地產獲取高額回報的行為,而資本市場支持實體經濟的最後結果大都支持了中國房地產或其它金融行業。中國陷入實體經濟空心化怪圈的根本原因是中共人為製造出的金融業和房地產業的暴利。行業與行業之間的投資回報率長期存在著極大的差距,這注定了中國經濟去杠桿都將失敗。

現在中共正通過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給實體經濟輸血,以圖降低企業的杠桿率,但這本身就是一個轉移杠桿風險的行為,它們只是把企業杠桿風險轉移到了金融領域。而且很多得到資金的企業並沒有按照中共的意圖去繼續發展實體經濟,相反它們把錢投入了來錢更快的領域。調查發現,通過上市之後募集來的資金,很多上市公司正在用這資金購買銀行理財產品。Choice數據統計,自2016年以來,共有890家上市購買了理財產品,幾乎佔據了A股上市公司的近1/3,涉及資金1.07萬億。對於大多數上市公司而言,上市之後減持股票套現的大量資金,並沒有用於發展實體經濟,而是用於個人消費,轉移海外,或者進入了「來錢更快」的虛擬經濟領域和房地產市場。可見中共通過中國資本市場給實體經濟去杠桿的行為只是北京當局的單相思,不僅不能起到正面作用,反而使得中共權貴一夜暴富變得更加容易,白白增加了中國金融業的系統風險,大大降低了中國經濟抵禦各種風險的能力。這真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據統計顯示,2016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59.7萬億元,佔當年中國GDP的80.2%;2015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56.2萬億,佔當年中國GDP的81.6%;2014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51.2萬億元,佔當年中國GDP的79.5%;2013年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額為44.6萬億元,佔當年中國GDP的75%……從2006年至今,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對中國GDP的貢獻越來越大,固定資產投資所使用的資金大部分都是負債資金,而負債本身就是杠桿。這深刻反映出中國經濟已患上了杠桿依賴症,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早已離不開杠桿,所以中國經濟去杠桿只是中共一廂情願的想法,它是一個偽命題。北京當局不改變中國畸形的政治體制,中國經濟去杠桿注定失敗!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