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擊中最高層痛點 辱母案現罕見一幕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3月30日訊】山東辱母殺人案持續發酵,網上億萬留言,多是控訴中共法院裁決不公,警匪勾結等問題。最高檢迫於輿論壓力,宣佈重新審理此案。有港媒稱,于歡護母殺人完全是「正當防衞」,體現了一個男子的血性和孝子的本色,而該案顯然擊中了最高層的內心痛點,因此,才出現最高檢介入的罕見一幕。

南方週末近日一篇題為:《刺死辱母者》的新聞,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網上留言高達億次,多是控訴對法院裁決不公,官黑勾結,警察不作為。面對排山倒海的民憤,最高檢宣佈重新審理此案。

2016年4月14日,山東聊城青年于歡因不堪追債人暴力相逼並侮辱其母親蘇銀霞,用水果刀還擊,造成一死三傷,被法院判處無期徒刑。

于歡的母親蘇銀霞是位女企業家。蘇銀霞向地產公司老闆吳學占(後經警方認定是黑社會老大)借款135萬,在支付本息184萬和一套價值70萬的房產後,仍被指欠款17萬,因此,遭遇吳學占及手下團夥成員杜志浩帶11名催債人暴力討債。

他們將蘇銀霞和于歡母子囚禁在公司接待室,用髒話辱罵、抽耳光、鞋子捂嘴,把蘇銀霞頭按到馬桶裡逼吃屎,用煙頭燙胸部、被逼看黃色錄像等等不堪忍受的屈辱。在11名催債人長時間凌辱之後,杜志浩當著蘇銀霞22歲的兒子于歡的面,用下體猥瑣蘇銀霞並欲強姦,公司職工上前阻止遭驅離。

多名現場人士證實,警察來到現場後,也只拋下一句「討債可以,不能動手」便離開。面對無法擺脫的困境,于歡不堪母親持續受辱,激憤之下持刀反抗,杜志浩被刀刺中死亡。于歡因而被判無期徒刑。

3月30日,香港東網發評論,對一審法官判決的公正性、警方涉嫌不作為,以及是否牽涉黑惡勢力與公權力之間的幕後交易等,提出質疑。評論認為,于歡之所以殺人,完全是因為追債人對其母的猥瑣侮辱,超過了忍耐的底線。

評論稱,于歡殺人完全是「正當防衞」,體現了一個男子的血性和孝子的本色。如果于歡這時做縮頭烏龜,聽從擺佈才是「枉為人子」。追債一方的禽獸行為,不僅嚴重違法,也讓中國傳統美德的「孝道」面臨巨大挑戰。

孝是中華傳統文化中推崇的美德,百善孝為先,古代為母報仇,不但是勇敢、知禮,還是至孝。《禮記》有雲,父之仇,弗與共戴天;《春秋公羊傳》有雲,子不復仇,非子也;晉代舞曲《獨漉篇》有雲,父冤不報,欲活何為……

提出「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董仲舒六世孫董黯,也因「刺死辱母者」名垂青史。

歷史上董孝子,母親遭王姓鄰居辱罵毆打至臥床不起,不久後病逝。董黯念及王母年事已高,隱忍不發,直至幾年後王母辭世,並待對方辦完喪事,於光天化日之下斬其首級,報了辱母之仇。

漢和帝聞其孝心,寬恕了他的殺人之罪,還要授他官職,使孝子「海內聞名,昭然千秋」。後來,人們就把董黯居住的大隱溪叫作慈溪,又用慈溪來命名縣名,這也是當今慈溪市的來歷。

而在現代,甚至國外也不乏類似的例子。如,美國弗州少年貝利,因見其母遭同居男友毆打,憤而從母親的手袋中拿出槍來將其射殺,一度被州法院判處二級謀殺。近日,被陪審團推翻判決,並裁定貝利屬正當防衛,當庭無罪釋放。

東網評論稱,如今的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是以孝聞名,其與母親齊心的合影多次見諸於官媒,而這宗辱母案顯然擊中這位大孝子的內心痛點。這也是當局能夠第一時間群起響應,罕見的讓最高檢介入,重新審理此案,與民意共振的原因。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曲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