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再提郭徐架空胡錦濤 話外有音回擊暗流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3月29日,大陸公眾微信號長安街知事發表《公然挑戰軍委主席負責制,郭徐下臺前推三阻四》一文,再次提到郭伯雄徐才厚陽奉陰違,架空彼時任軍委主席胡錦濤之舉,並藉此釋放警告之音。

文章首先提到近日中共中央軍委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開展維護核心主題活動」的文件,其內容與貫穿軍隊政治工作的「肅清郭徐流毒」一脈相承。因為郭徐二人,「是維護核心、聽從指揮最大的反面典型」。

其後,文章又提到中央軍委紀委駐軍委國防動員部紀檢組組長鄭明寶少將近期在《國防》雜誌上發表一篇文章,對「二人違抗核心、不聽指揮的種種行徑」進行了更為詳盡的解讀。文章稱,二人嚴重違紀違法最突出的要害就是「嚴重違反軍委主席負責制」,他們「當面表態很『迅速』、展示態度很『堅決』,但直到郭徐下臺之前,他倆始終以各種各樣所謂的『實際情況』『部隊穩定』為幌子,推三阻四、久拖不決,嚴重遲滯了國防和軍隊改革進程」,而這是「郭徐對軍委主席負責制核心制度的公然違抗和背叛」。

關於郭徐違反軍委主席負責制的表述,2016年12月22日《解放軍報》頭版評論《什麼是真正的忠誠》曾首次提到,文章還通過分析郭徐「藏姦懷二、禍黨亂軍」的行為,得出他們不僅是地地道道的「兩麵人」、偽忠誠,而且對中共軍隊造成極大危害。

據大陸微信公眾號「政事兒」介紹,在1981年鄧小平當上中央軍委主席後,軍委主席負責制由憲法正式確立。根據1982年頒布的中共憲法,中央軍事委員會領導全國武裝力量,全國人大選舉中央軍事委員會主席;根據軍委主席的提名,決定軍事委員會其他組成人員的人選,中央軍事委員會實行主席負責制。

此後,軍委主席負責制逐步完善。1992年江澤民任軍委主席時,為了強化權力,進一步細化了軍委主席的職責,即軍委主席主持軍委工作,副主席協助主席工作,並主持軍委日常工作;軍委常務會議是中央軍委的例會,由軍委主席主持,主席不出席時由副主席主持,軍委委員出席會議。軍委主席負責制這一規定始終未做改動,一直延續至今。

而郭徐二人「嚴重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是從江澤民2004年從軍委主席位置上退下開始的。江退下後,一直到2012年軍委主席都是胡錦濤,期間的軍委副主席主要是郭、徐,郭伯雄主要負責軍事,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徐才厚主管政治工作。軍中很多將官都是二人提拔上來的。

作為江提拔上來的馬仔,郭徐完全聽命於江澤民,並幫助其實現了「垂帘聽政」,對胡錦濤則是陽奉陰違。而周永康的政法委能順利發展成為第二權力中央,不能說沒有郭徐兩個副主席「保駕護航」的功勞。二人所為不僅弱化了胡錦濤對軍隊的掌控,而且還「妄圖攫取黨和國家權力」。說他們「嚴重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並不為過。

習近平上臺後,開始鞏固「軍委主席負責制」,緊抓軍權。2015年1月28日,《解放軍報》頭版發表評論文章,具體闡述了「軍委主席負責制」的內容。內容主要為:必須堅持「全國武裝力量由軍委主席統一領導和指揮,國防和軍隊建設一切重大問題由軍委主席決策和決定,中央軍委全面工作由軍委主席主持和負責」。

在緊抓軍權的同時,習近平還大規模整肅軍隊,推行軍改。徐才厚、郭伯雄以及眾多依附他們的高級將官被拿下。然而,不論從去年底軍報的文章還是中央軍委推出的維護核心活動和鄭明寶少將最新的文章,都在暗示郭徐在軍隊中的餘毒並未肅清,習近平對於軍隊在軍改方面的所為是不滿意的。2016年10月,軍報曾刊發重磅文章,提出「肅清工作與習主席和中央軍委的要求,與強軍事業需要,與全軍上下期盼,還有較大差距」。

此番借再提郭徐「嚴重破壞軍委主席負責制」,話外是有因的,那就是目前軍隊中有人雖然「表態很迅速,態度很堅決」,但卻以各種各樣的理由「推三阻四」,「嚴重遲滯了國防和軍隊改革進程」,不聽從指揮,而這就是「對軍委主席負責制核心制度的公然違抗和背叛」,這也是軍隊要開展「維護核心活動」的真實原因,也是習近平再對軍中暗流釋警告音。

軍隊中哪些將官在陽奉陰違呢?雖然甚少為外界所知,但習近平應該是心知肚明。此前港媒曾報導若干上將突然「銷聲匿跡」,估計是習近平進一步整肅軍隊的重要舉措。隨著警告音的釋出,為了確保中共十九大前沒有人興風作浪,軍隊或許還將有重要將官落馬。#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