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聶樹斌案獲國家賠償 江澤民鬼般露面祭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一直有朋友在youtube上留言,說濤哥你得減肥了,能不能鍛練一下,臉太大了,很喜歡你的節目,所以一定要保重身體建康。我對朋友們的關心很感激,個人也蠻慚愧的,但自己也沒吃多少,就是長肉,臉這麼大都快把屏幕撐爆了,很對不起大家。

這麼多年來,大家支持我的節目,在我的臉書和推特上都有朋友留言說,剛開始真不願聽你囉嗦什麼人生呀什麼的,光說新聞不就行了嗎?但聽了一段時間才真正明白,濤哥說這些人性的東西才是真正的根本。

「辱母殺人案」就是一個例子,人在現實環境中以非正常人的道德觀念和約束對待別人的時候,在社會中、權力中,在整個社會被教育的過程中,完全摧毀了人的基本道德理念和人尊嚴的認知,發生這種事情就太正常了。

天津原公安局長武長順受審,六項罪名涉貪5億,武長順被稱為個天津的「五爺」,據說習近平在政治局會議上對他也有相當的評價,說沒想到他能這麼黑,天津市的停車場都成了他家的了,收費都裝自己兜裡了。其實他有權,這有什麼可意外的呢?黨就是這樣的,高級動物就是這個東西,你不貪,他貪。人家五爺還有9個孩子呢,不是一個女人生的,經過DNA測試結果發現6個還不是他的,你說誰玩誰呢?五爺玩女人,還是女人玩五爺?黨在權力鬥爭中出現了今天的場面,把五爺幹掉了。但七爺還在那玩著呢,一群女人還在玩著七爺呢。


天津市原公安局局長
武長順在當地公安系統任職44年,培植黨羽眾多。日前武長順一案開審。(網絡圖片)

有人說武長順可不止弄了5個億,有幾十個億,其實多少億都無所謂。武長順還是周永康這條線上的,紅二代幹這個有的是,從他們當爹那輩進了城都換女人,因為他們都在法律之上,國家是人家建的。北大天才肖建華看不起這些紅二代和官二代的孩子們,他自己弄了幾十個女人,生了那麼多孩子,這是被抓了,大家知道了,還有多少大家不知道了。

聶樹斌的案子純粹就是官員按照自己需要虐殺老百姓的案子,家屬現在獲得了國家賠償,《聶樹斌家屬獲得了268萬國家賠償 聶母表示不上訴》中說:

聶樹斌母親張煥枝處獲悉,她已收到河北高院寄送的國家賠償決定書,各項賠償共計268.13991萬元,其中人身自由賠償金52579.1元,死亡賠償金、喪葬費126.482萬元,精神撫慰金130萬元,張煥枝個人的撫養費6.4萬元。該賠償決定中的130萬精神損害撫慰金,創下國內冤錯案國家賠償的最高記錄,此前最高的是呼格吉勒圖父母獲得的100萬元。」


聶樹斌的母親張煥枝哭倒在兒子的墳頭。(網路圖片)

聶母不上訴了,這事基本就了結了。我個人認為在去年的時候偏偏拿出了聶樹斌的案子,這是非常關鍵的,這種冤假錯案太多了,雷洋案子出來了怎麼是另樣的做法呢?聶樹斌的案子是官員需要器官,藉助這個案子殺掉一個年輕人,幹這件事情的官是更大官員手裡牽的狗,前河北政法委書記張越不死就不會有聶樹斌的案子出來,這個案子揭示出整個官場一級壓一級,級級壓死人,每一級都體現出人性喪失後的邪惡,下級官員為了能夠往上爬,把自己權力能夠控制下的人當成動物的供需品,隨意處理。

這兩天推特上很多人在轉貼城管的視頻,其中一個城管拿著一個大錘子砸小販的攤子,那麼大的仇恨,那個小販是殺了你的媽了,還是強姦你女兒了?男人都不是男人了,那個老太太賣點水果是不應該,但她活著要吃飯。你們家五爺賺5個億,養無數個女人,你們當官的在騙國家的錢,騙老百姓的錢,老百姓也要活著,就掙個賣梨的錢,,這就是中國社會。


(推特截圖)

總之,聶樹斌的案子牽扯到整個官場的邪惡,非正常人的邪惡。還牽扯一個活摘器官的問題,不是死刑犯死了後取他的器官,而是為了器官決定誰是死刑犯。這個案子埋藏的含義很深,當國家賠償的時候,這個案子就定論了,但當需要的時候,這個案子還會被翻出來說當初這個案子還有什麼什麼隱情,只是當初的環境我們不宜討論。因為這是整個官場的邪惡,如果現在這麼做的話,那真的就是黨偉大了。我認為,這個案子還是留了個尾巴,過程中你會看到中共上層相互絞殺。國內大褲衩肯定宣傳黨偉大。

道理很簡單,劉雲山說話了,中央電視臺敢不幹嗎?習近平說話了,中央電視臺也得干,即使兩個完全不一碼事,那臺長也得說我就是孫子,兩個爺誰也惹不起。劉雲山說是黑的,你得說真黑,明天習近平說是白的,你得說太白了,都晃眼。上面打成那樣了,下面的只能當孫子了。

推特上有一條消息,是高瑜女士寫的:「我的微信被封,只能看圖片和視頻,文件不能打開,昨天收到江祭祖兩張照片,近午夜才能翻牆發推。得知兩張照片時間均是網路造假,推特又上不去了,單人照片應為2010年祭祖,敞篷車可能是2013年。特向網友更正、致歉。」


(推特截圖)

高瑜女士有很多推友,她發出消息很多人轉推就會有更多的人看,她之前發出了江澤民祭祖的消息,結果是假的。也就是說,高瑜女士白天見了鬼了,本來祭祖是要祭奠鬼的,結果鬼出來了。那個消息是假的,結果有人這個時候拿出來,為什麼拿出江澤民的東西?這個蛤蟆頭是橫豎出不來了,曾慶紅也是尾巴都不露,兒子生不見人,死不見屍。這時候有人把多年前的照片又拿出來,冒充現在的。為什麼?

我認為,習近平的做法是觸動了整個制度,這個制度和體系是江澤民費勁心血,在曾慶紅的運籌之下建立起來的,還在發揮作用,報導《清明前夕網傳江澤民車隊現身揚州街頭驚人逆轉》中說:「近日有人發帖稱江澤民今年揚州掃墓照片,但隨後被證實為2013年舊照。」

這就是高瑜女士說的敞篷車了,大白天鬼出來了,就像香港林鄭月娥拉了一個三條7成為香港特首了,這件事情你會看到張德江不惜任何代價的硬幹,結果林鄭在賭博老虎機上一出現三個7,香港的通天梯就逆轉了,倒行逆施。

我說今年到處鬧鬼,上海靜安寺的那口鐘掉下來了,把人砸傷了,我做了一期節目,還寫了一篇文章,佛家寺院中掉下鐘,記載中只有地藏菩薩修成的時候,那口鐘無聲落地,來描繪地藏菩薩的威德,靜安寺據說也是唐朝的寺廟,結果現在那口鐘掉下來傷了人,靜安寺是上海幫的所在地,真是活見鬼了。

中共官員黑暗,但就算今天反共的人,沒準也抱著三奶,四奶呢。這就是真實的一面。這些人沒準全完蛋,很多人反共,但從根子上被共產黨洗腦了,中國老祖宗一句話,「萬惡淫為首」,淫蕩引出慾望,慾望引出利益,利益就是無窮的佔有,滿足慾望的時候就能整死自己,歷朝歷代都沒有什麼新鮮的,就這麼點事。有錢的,有權的,有房子的,有地的,就這麼兩下子。那個社會拋棄了中華民族的傳統理念,失去了做人的標準。

2017年,我說就是一個過程,洞悉生命和自我尊嚴的人,發現一些行為純粹就是在糟蹋自己。所以在動盪的過程中發生一些事情,很難從表面論述。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