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清明節陝西富平縣用暴力手段對抗依法治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4月07日訊】由於我兒子王小剛2007年2月因工作被工作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同事程文才惡意放狗咬傷,事後幹部張小兵等人又雇凶打人,導致我兒王小剛嚴重精神病。多年來未給我兒子發放一分錢生活費及其它應得收入,就連養老金也暗中停繳了。

上訪十年,我到北京公安部、中紀委、國家電網公司、國務院信訪局、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上訪多次,到咸陽市、陝西省各級政府部門上訪不知有多少次了。

以陝西省公安廳為首的各級政府有關部門至今仍堅持不依法辦案,還組建了咸陽市公安局、渭城區公安分局、渭城區信訪局、渭城區化工派出所、渭城區渭城街道辦、火電四公司社區等多家基層政府機構,對我全家實行長年暴力維穩,樓前樓後加裝多個攝像頭,非法實行24小時監控,白天有人監視、監聽,晚上屋前屋後站崗放哨,外出有人跟蹤,門窗多次遭打砸;我無數次被截訪、戴手銬,多次遭毆打。

我及我的家人經歷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脅、謾罵、羞辱、軟禁、關押、不准吃喝、上門打砸、斷電、監聽電話、剪電話線、暴力截訪、上訪銷號刪記錄、微博強行銷號幾十個等多項暴力維穩手段的殘酷迫害。不但原始案子沒有得到絲毫解決,後續暴力維穩的惡果滾雪球似的隻增不減。已導致我全家四口人一死二殘的後果。陝西省公安廳信訪主任夏琛明曾對我說:「狗把你兒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們做什麼。」

走投無路,我打算清明節到老鄉習仲勛的陵園去祭拜一下,希望太祖能顯顯靈,給習近平主席托個夢,管管這些長年迫害我家的貪官污吏們。

2017年4月3日,我從咸陽坐火車到富平縣,因為天快黑了,我只好暫時在陵園附近休息了一晚上。

4月4日天剛亮,我來到習仲勛陵園入口處,看到那裏已經是人山人海,經過打問,得知這些人大多數都是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他們的情況基本和我一樣,長年上訪,案子得不到解決不說,反長期遭受當地腐敗官員的暴力迫害,都希望在清明節這天來祭拜一下太祖,企盼他能顯顯靈,救救大家。

過了一會兒,來了很多特警和警察,他們佯裝組織訪民進入陵園祭拜太祖,叫訪民們把鮮花和花籃放下,然後騙大家說讓去富平縣分流中心登記談案子。在這些特警的強制下,大家被分批拉上警車送往富平縣分流中心。據說,這個分流中心是富平縣政府專為習仲勛陵園特設的。我是被五個特警扔進警車送到分流中心的。

到了分流中心,這些警察強行收走了大家的身份證,沒有任何人接談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被關進分流中心的各地訪民至少有上千人,分流中心隻提供了不到20個饅頭,一小壺開水給大家吃喝,很多人壓根就搶不到。

到了中午11點多,我和其他一些陝西訪民被分流中心的警察強行用公交車集體送往渭南市火車站,他們給我們買了反方向的火車票,有鄭州的、洛陽的、三門峽的等等,他們威脅我們說,如果我們不乖乖上車走的話就不還給我們身份證。給我買的票是三門峽站。聽說全國各地的訪民也都和我們的遭遇類似,分流中心沒有給他們買回家的火車票,而是被扔往各個方向。

在三門峽站下車的時候已經是4月4日下午5點多了,我向三門峽火車站附近的群眾哭訴我家案子及被習仲勛陵園分流中心暴力扔棄的遭遇,有好心人把我送到了當地救助站,在求助站的幫助下,我於2017年4月5日下午6點多才艱難回到家中。

據陝西其他訪友講,4月3日上午,陝西訪民陳玉梅、周永強、王會玲、王虎玲、溫定定、肖會芳、楊紅博、王團峰、馬喜榮等十餘名訪民4月2日抵達富平縣,打算前往習仲勛陵園給其掃墓。4月3日早晨,她們買了花籃準備掃墓用,見她們拿著花籃,有人叫來了兩輛防暴車,來了四五十個警察。把她們連拉帶扯,說給她們組織好再讓其進陵園。這些警察假裝引導他們到陵園門口集合,騙走了他們的身份證。又從大院裡面用大巴車把他們反方向拉到韓城市的荒山野地裡頭,車撇下就不管了。他們在車上睡了一晚上,之後,他們又被20多個警察強行從車上拉下來。

陳玉梅等訪友說,她們之所以選擇清明節去祭拜習仲勛,一方面因為「習近平是咱老鄉」;另一方面,聽說習近平夫婦每年都要回鄉祭祖,他們希望能等到習近平主席,當面向他反映陝西老虎們違法欺民的惡行。沒想到連習近平主席家鄉陝西省富平縣的當地政府也和陝西的老虎們穿一條褲子了,他們居然公開在光天化日下用暴力手段打壓迫害來自全國各地的訪民們,跟習近平主席對著幹,對抗習近平主席多年來重點提倡的依法治國政策。

2008年10月15日,習仲勛陵園被共青團陝西省委批准為陝西省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也是富平縣的紅色旅遊基地。作為習近平主席的老鄉,我們清明節去公共場所祭拜革命先烈習仲勛有什麼錯?富平縣的這種暴力打壓全國各地訪民的做法是誰在幕後指使?請習近平主席明查!

附件:致習近平、王岐山及曹建明的一封公開信

尊敬的習近平主席、王岐山書記、最高檢察院曹建明院長:

您們好!

我兒叫王小剛,是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公司(簡稱火電三公司)的職工,於2007年2月6日由公司調入蒲城項目部工作,任項目部保衛部糾察,做門衛工作。去蒲城工作前身體健康,無任何疾病。2月7日第一次上班,被安排值晚8點的班,接班時他看到門衛室門鎖著,就到值上一班的同事陳文才的宿舍門口喊陳文才要鑰匙,陳文才認為暴露了他曠班的情況,放出藏在宿舍的值班的大狼狗,把王小剛咬得腿上鮮血直流,滿院子的幹部、工人、小車無人救助!我兒自己向農民問路,步行到鄉衛生院看傷打防狂犬病疫苗救了自己。我在與王小剛的電話交談中發現情況不對頭,立即趕到蒲城項目部瞭解實情後,找相關領導要求處理問題和上報工傷,單位領導拒不處理任何問題也不准王小剛休息,還剋扣了王小剛的工資和獎金。

2007年3月24日,我帶著王小剛找保衛科長張小兵要獎金和以前的工資,張小兵和財務科長白石等七八個人在食堂裡面找到我們,食堂管理員王懷忠現場指揮,辦公室主任張廣利抱住我,讓農民三人打我兒子,在食堂裡邊和外邊共打了4次。張廣利、張小兵還威脅我:你兒還要不要工作?滿院子幹部、工人,沒有任何人敢出來勸阻。事後不許我們報案,不讓休息,不給治病,如休息就停發一切。我看事情嚴重,只得將我兒強行帶回家中休養治病。

王小剛被單位的人有意放狗咬傷、被毆打、被欺負,身心受到嚴重傷害,連續多天晚上做惡夢嚇得他睡不成覺,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確診為偏執型精神障礙,生活不能完全自理,必須要有家人常年照看。

我向蒲城當地的派出所報案,隨後又向蒲城縣、渭南市的公安機關報案,直至向陝西省公安廳報案,至今都不給立案查處。陝西省公安廳信訪室主任夏琛明甚至對我說:「狗把你兒子咬了,你找狗去!找我們做什麼?」

十年來,我到北京公安部、中紀委、國家電網公司、國務院信訪局、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上訪多次,到咸陽市、陝西省各級政府部門上訪不知有多少次了。以陝西省公安廳為首的各級政府有關部門至今仍堅持不依法辦案,還組建了咸陽市公安局、渭城區公安分局、渭城區信訪局、渭城區化工派出所、渭城區渭城街道辦、火電四公司社區等多家基層政府機構,對我全家實行長年暴力維穩,樓前樓後加裝多個攝像頭,非法實行24小時監控,白天有人監視、監聽,晚上屋前屋後站崗放哨,外出有人跟蹤,門窗多次遭打砸;我無數次被截訪、戴手銬,多次遭毆打。我及我的家人經歷了不知多少次的威脅、謾罵、羞辱、軟禁、關押、不准吃喝、上門打砸、斷電、監聽電話、剪電話線、暴力截訪、上訪銷號刪記錄、微博強行銷號幾十個等多項暴力維穩手段的殘酷迫害。不但原始案子沒有得到絲毫解決,後續暴力維穩的惡果滾雪球似的隻增不減。

我告到哪裏,陝西省公安廳的虛假黑材料就上報到哪裏,罪犯單位西北電力建設第三工程公司的黑錢就塞到哪裏。陝西省公安廳不下幾十次編造虛假的材料,私造偽證上報公安部及黨政人大等機構,說我家王小剛的案子終結了。直到2016年11月仍然如此弄虛作假。每當遇到這種情況,我都當場質問接訪的官員:「陝西省公安廳是怎樣終結的?終結的理由是什麼?有沒有我的簽字?為啥不告知我?憑啥偷著終結?」這些官員無言以對。

公安部信訪處樊處長曾答覆我說:「我只能從電腦上給你轉下去,陝西省公安廳不執行我們也沒辦法。」

陝西省政府及省信聯辦答覆我說:「是陝西省公安廳的領導親自給你家上報的終結材料,中央三令五申不讓政府參與案子,我們也沒辦法。你找省公安廳去。」

陝西省人大信訪室馬主任曾不止一次對我說:「陝西省公安廳廳長杜航偉是主管全省信訪工作的副省長,我們惹不起。如果給你家辦案,我們的飯碗就保不住了。我們只能聽杜廳長的,他讓咋辦我們就咋辦。你可以去找陝西省委,省委代表黨,權力大得很,陝西省公安廳不敢不聽黨的話。」

陝西省委接訪官員對我說:「你家的案子是涉法涉訴的案子,我們很同情,但是不對口,我們無權處理。陝西省人大是主管涉法涉訴案子的歸口單位,你找他們去,要求他們給你監督處理。」

陝西省檢察院的領導對我說:「我們平時都和公安廳的領導在一個大院裡住,抬頭不見低頭見的,你讓我們咋給你處理?」

我兒王小剛的案子就這樣捂來捂去,推來推去,拖到今日。這麼大的一個國家,這麼大的一個黨,這麼多的機構,這麼多的官員,怎麼就處理不了我們家這樣一起案子?

我老伴兒得知兒子被迫害的消息後憂憤交加,患了嚴重腦梗、偏癱,於2010年1月1日含恨而死。王小剛受到劇烈驚嚇後精神失常,火電三公司竟然還要求王小剛到單位上班。這樣的情況怎麼能上班?多年來我兒子的工資未給發放一分錢,就連養老金也暗中停繳了。王小剛由我小女兒在家照看,小女兒因此不能外出工作沒有收入,我則每日四處奔波求告上訪。一家三口的生活,全靠我每月近3千元的退休金維持。我因到處上訪忍飢挨凍受盡折磨造成左腿嚴重骨網膜損傷,被定為三級殘疾,十年上訪的結果是我家四口一死兩殘!至今看不到公正查處的希望。

習主席、王書記及各位領導,我在絕望中給你們寫信求救,我對我們家的境況不敢多想又不得不想。我今年七十五歲了,到我不得動了,我走了,小剛怎麼辦?難道叫我和我老伴兒把他一起帶走嗎?我求告上訪的基本要求是:王小剛是因公受傷患病的,工作單位火電三公司應該以工傷處理。我這個要求不符合事實和規定嗎?過份嗎?

走投無路絕望之中我給您們寫信,懇請您們能派人明查暗訪,查明黑幕,嚴懲官官相護的黑官,為我們家及陝西省各地的冤民們主持公道、伸張正義!我們全家將不勝感激!我王英強就是到了九泉之下也能合眼了。

陝西省咸陽市退休工人:王英強

電話029-33711064

2016年12月4日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