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天奇:習私下說了什麼 川普態度大變耐人尋味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川習會期間,中美雙方公開的信息並沒有什麼「突破性」內容。但習稱「達成多項共識」;川普(特朗普)更是前後態度大變,稱取得「巨大進展」,並接受邀請,年內將到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川普在川習會後向媒體公開說「我相信許多可能非常惡劣的問題將消失」,更是耐人尋味。習私下到底說了什麼,令川普如此表態?

川習倉促會晤被定性為「重中之重」

3月30日,中美雙方正式宣佈,習近平與美國總統川普4月6日、7日將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的馬阿拉哥(Mar-a-Lago)俱樂部進行2天高峰會談。習川會消息傳出,距正式會面不足一個月。

4月3日,中美最高外交官互通電話,表示川習會對於全球和平將具有「重大意義」。中共外交部發佈聲明說,中共國務委員楊潔篪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一致認為,此次會晤是「重中之重」。蒂勒森表示,峰會對於美中關係未來「極其重要」。

4月6日傍晚,川普在馬阿拉哥俱樂部宴請習近平。席間,川普接受邀請,今年將到中國進行國事訪問。

4月7日上午,雙方進行中美雙邊會議。川普說,雙方對很多問題的討論,獲得很大的進展。習近平表示,對於促進中美關係的發展及世界和平與穩定,北京也會善盡應有的責任。

川習會落幕後,美國國務卿蒂勒森表示,在朝鮮核問題上,兩國元首同意加強合作,說服北韓放棄核計畫。

此外,中美雙方宣佈建立4個高級別對話機制,包括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及網路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雙方宣佈展開「百日計畫」,改善緊張的貿易關係和加強合作。

這些公開信息大多是一種外交辭令,並無實質性的行動承諾,包括建立高級別對話機制等也不是什麼創新舉動。2015年9月,中共官方就曾報導,中美已創設90多個對話機制,涉及全方位各個領域。

川習會後,川普向媒體承認,沒有可以宣佈的「突破性」內容。至於「百日計畫」,川普在社交網站上也重申,只有時間可以證明會面成果。

川習會之後,中美雙方官方公開的信息與之前將川習會定性為「重中之重」相比,給人感覺存在一種落差。而川普在川習會前後的態度大變,又為這種落差添上了神秘的色彩。

川習會前川普稱「將會非常艱難」

川習會前,各方消息及媒體報導關注的川習會核心議題主要包括朝鮮核武、經貿、薩德反導系統、南海、臺灣五大議題。美國白宮方面表示,兩位領導人將就「雙方共同關心的國際、地區以及雙邊議題」展開討論。川普則對朝鮮核武以及中美經貿問題強硬發聲。

川普於4月2日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說,川習會上肯定會談朝鮮問題。他認為,中方對朝鮮有很大影響力,中方可以決定在朝鮮問題上是否幫忙,「中國如果決定出手協助,對中國也是好事;反之,中國若不幫忙,對誰都不利」。

川普還說,但若中方在北韓問題上不幫忙,美國完全可以自己處理。

至於中美貿易問題,川普曾多次批評中國蓄意將人民幣貶值,對美國進口貨品徵稅,造成龐大貿易赤字,讓美國流失數以百萬計的工作。3月31日,川普簽發行政命令,要求調查各國對美國貿易順差的情況。

川普還在推特上發文稱,鑒於「大量的貿易赤字」和「減少的工作崗位」,與大陸領導人的會面「將會非常艱難」。

就在4月6日稍早,在飛往佛州的空軍一號上,川普向媒體重申:「我們一直被不公平對待,許多年來跟中共進行了可怕的貿易。這是我們將討論的一件事。」

當晚,川普在馬阿拉哥俱樂部宴請習近平。在宴會上,川普還開玩笑說,兩人已經進行了很久的討論,「迄今我什麼也沒有得到,絕對沒有」。

川習會後川普態度突變

但到了第二天,川習會會晤後,川普態度大變。

川普4月7日向媒體表示,在跟習近平舉行首次會晤之後,他們在建立合作關係方面取得「巨大進展」。他說,雙方官員一對一地進行了交流,「我相信我們已經取得真正的進展」。川普說他期待未來有更多的進展。

但川普沒有透露有哪些「巨大進展」。有記者提問朝鮮核武問題,川普沒有回答。

川普還說,他跟習近平建立的關係是「傑出的」,他盼望以後有很多機會在一起。「我相信許多可能非常惡劣的問題將消失。」

習近平說,此次中美元首會晤是一次「匠心獨具」的安排,對於中美關係未來發展具有「特殊重要」的意義。

習近平於4月7日返程途中,臨時決定在阿拉斯加州停留,會晤了州長沃克(Bill Walker)。習近平告訴沃克,他和川普「達成多項共識,取得積極成果」。

相對於川習會官方信息沒有「突破性」內容,川普與習近平會晤後,對雙方合作的評價由首天的「一無所獲」變為第二日會談後的「取得巨大進展」,態度大變。這些巨大反差,無法不令人聯想,習近平私下向川普作出一些沒有公開的承諾。

考慮到川普之前在朝鮮核武以及中美經貿問題上的強硬表態,以及會晤之後的態度巨變,可以猜測,習近平的私下承諾應該滿足了川普在這兩大議題上的強硬要求,甚至遠甚於此,令川普有意外之喜。

強調與習的私人友誼川普態度大變耐人尋味

在川習會期間,二人均頻頻強調之間的私人友誼。

4月6日,在晚宴上,川普說:「我們已經發展起友誼。我可以看到。」「我認為,長期來看,我們將有一個非常非常好的關係,我非常盼望看到這一點。」

4月7日,川普向媒體表示,他跟習近平建立的關係是「傑出的」,他盼望以後有很多機會在一起;「我相信許多可能非常惡劣的問題將消失。」

習近平說,雙方做了長時間深入溝通,達成許多重要共識。「更重要的是,我們深入進行了瞭解,初步建立了工作關係和友誼。」他並表示,希望雙方為推動中美關係,造福兩國人民,促進世界和平穩定,「盡到我們歷史的責任」。

當習近平說完之後,川普說:「我100%同意。」

川普如此強調、相信同習近平的私人友誼,暗示其態度的轉變以及其不便明說的雙方合作方面的「巨大進展」,源自於習近平個人的承諾,而不是習做為中共領導人作出的官方表態。這也可以解讀為,習對川普的私下承諾,可能與中共體制及中共意識形態相左,甚至對中共體制及中共意識形態造成衝擊,因此不便公開。

這也可以從川習會期間,雙方沒有就關於南海問題、臺灣問題作出任何公開表態方面可以看出。

川普在川習會後向媒體公開說的一句話,「我相信許多可能非常惡劣的問題將消失」,更是釋放重要政治信息,也佐證習的私下承諾內容敏感度極高。

近30年來,江澤民集團操縱中共政權,在海內外製造的惡劣行徑罄竹難書,在海外包括對西方國家的文化滲透、政治經濟秩序的破壞、海內外恐怖活動、朝鮮核訛詐;國內則法制崩潰、道德淪喪,以及活摘器官等人權災難等等,不一而足。

與川普、習近平二人釋放的敏感言論信息相呼應,二人在會晤後迅速發起的系列敏感動作,也進一步佐證川習會達成的共識或私下作的承諾意義不一般。 (未完待續)

(大紀元2017年4月11日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