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國的富市長與美國的窮市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幾天前,在網上看到一條新聞,題目是《落馬副市長:在辦公室收紅包跟坐臺收銀員一樣》。題目很搶眼,點開一看,原來說的是常德市副市長盧武福貪腐的事。

文中說到,20多年前,盧武福給剛上小學的女兒零花錢時,會用衛生紙把錢包好再交給女兒,還告訴她:「錢是最髒的東西,一輩子不要喜歡它。」可2017年3月中旬,年過半百的盧武福卻因為自己的貪慾之心,涉嫌犯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在湖南省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

案發後,調查人員僅在盧武福辦公室的保險櫃裡就發現了74個紅包、信封,33萬餘元現金,另有購物卡、紀念郵冊、銀幣等。這只是他貪腐的一小部分。據盧武福自己交代,他曾收受300多人次的禮金。「我覺得我有時候坐在辦公室裡面,別人來匯報工作,特別是春節前、中秋節前,基本上坐在辦公室裡就是收紅包。基本就跟收銀員差不多、坐臺差不多,來了之後講兩句工作,就一個信封甩在你面前,所以我就覺得自己像個收銀員。」

市長居然成了收紅包的「收銀員」,這錢真是來的太容易了!

我不敢說中國的市長個個都是這樣,但像盧武福這樣的市長肯定不在少數,而且論貪慾之大和貪財之多,比盧武福有過之者也大有人在。

看罷盧武福收錢的事,感嘆之餘我不禁想到了更早幾天看到的另一篇文章,題目叫《美國最窮的市長:給色情俱樂部當門童,賺外快交保險費補貼家用》。

文中說,美國最有名的市長是當年的紐約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身價高達355億美元,但每年當市長的薪水也只有1美元。這位市長的生活非常低調,甚至可以用寒酸來形容。最好的座駕也就是5.2萬美元的雪佛蘭,自行車、地鐵、三輪車都是他的交通工具。

不過,邁克爾‧布隆伯格絕不是美國最寒酸的市長,畢竟他有自己的公司,每年領個1美元做做秀完全有資本,真正寒酸的,是曾經擔任科羅拉多州聯邦高地市市長的戴爾‧斯帕克斯。

這位老兄原是一家雜貨鋪的老闆,全家最大的經濟來源就是賣豬肉。選上市長後,每天公務繁忙,家裡的生意沒人照料了。而他每月工資不到1,000美元,一家人每個月大大小小的開銷卻要3,500美元,一年的工資還不夠付三個月的開銷。面對巨大的生活壓力,戴爾‧斯帕克斯只好選擇晚上打工賺錢補貼家用。就這麼沒日沒夜,起的比雞早,睡得比雞晚,辛辛苦苦操勞了一年。直到有一天,當地警察去一家脫衣舞俱樂部例行檢查,發現那位坐在門口小板凳上看門的工作人員,竟然是他們的市長!沒錯,「飢不擇食」的市長大人,為了支付保險費、水電費,已經在這家脫衣舞俱樂部當了一年的「看門人」。

光看盧武福的故事已經夠讓人感概了,如果再把戴爾‧斯帕克斯的故事跟前者放在一起看,那就更讓人感概不已了!

同樣都是市長,在美國當市長,據說年薪大多為5、6萬,跟會計、護士、貨車司機差不多,至於少數像戴爾‧斯帕克斯這樣的市長,年薪不過區區一萬多,還不如收銀員、服務員、洗碗工的工資高,簡直可憐了。而在中國,級別最低的市長,也就是縣級市的市長,一年的工資也得有十幾萬,比會計、護士、貨車司機可要高多了。

更重要的還不在於此,而在於在中國當市長,不愁沒人送錢上門,輕輕鬆松就能掙個幾萬幾十萬幾百萬甚至更多。在美國就慘了,別說沒人會送錢上門,退一萬步說,就算真有人送錢上門,也沒哪個市長敢收,到處都有眼睛盯著他們呢。

難怪共產黨說美國等西方國家走的是「邪路」,中國絕不走他們的「邪路」啊!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