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濤:端著衝鋒槍屠殺學生的王建平自殺了 一切都在報應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4月25日金正恩用大炮代替了核試驗,雖然還是宣傳了一把,但是大家都舒了口氣,川普和習近平玩真的了,兩人聯手獲勝了,金正恩沒敢干,被兩個老炮兒給擠衰了。金正恩害怕了,後面的事情就好辦了,他怕真打他,他對自己的權力有所顧慮。

我認為美國還會加碼的,薩德反導系統已經抵達韓國,據說已經組裝完畢,很快就會工作了。朝鮮問題,就看習近平怎麼加大力度把金正恩壓服了。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和川普都讚習近平的做法,用川普的話說:「以前的中國,你看有這麼做的嗎?」也就是沒見過中共領導人用這樣的方式。

我說2017年的春天開始改變了,中國政體會出現變更。我講過,中國近代歷史上4月份發生的事情引起了巨大的變更,1976年,1989年以及1999年都是這樣,1976年毛澤東的年代完全結束,1989年鄧小平露出了真正的本性,拋棄民主把江澤民扶上大位。1999年江澤民真正露出魔鬼的本性,4月25日引發的對法輪功學員的鎮壓。

18年過去了,2017年是展現出報應,展現出結果的年代。

報導《原武警司令王建平可能在看守所自殺》中說:


「2016年12月29日被軍紀委帶走的,原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前武警司令王建平上將,4月23日,在北京沙河總政看守所用筷子自殺。阿波羅網記者採訪了有勞教所經歷的人士表示,在牢裡一般有身份的人會有筷子的。」


王建平上將用一根筷子捅進頸動脈,在北京沙河總政看守所自殺。(網路圖片)

一般人在看守所用塑料杓,有身份的人就有這種特權。

「世界日報今年1月份發文回顧王建平人生的幾個關鍵節點,提及他在1989年6月3日深夜帶領32個軍人端著衝鋒槍,衝進天安門廣場的往事,指王建平憑著當年在「戒嚴部隊」建的「奇功」而獲得晉升。」

這就是事情的前因後果,就是一種報應。現實環境中,你會看見一個人的遭遇,隨著有名的人的遭遇跑就叫新聞,他說了什麼就叫爆料,跟著爆料分析就叫新聞評論,這就是新聞的時間點。但當你能跳出事件本身,冷眼看去,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有自己生命上的理由,就是他生命的境界,這就是他做任何事情的出發點,當你明白了一個人的境界,你就明白了他所做的事情。

像王建平這樣的人,有自己的生命理念,他做出這樣的事情也許就是來幹這個的,專來殺人的。今天讓人看到了他得到的這種報應。提醒人應該怎麼做一個人。他出事了就是給別人看的,你如果嘲笑他,那就是凡夫俗子了,

「6月3日深夜,王建平奉命帶領著由180人組成的「防暴突擊隊」進入天安門廣場執行清場命令。他們用32支衝鋒槍和煙幕罐等開路,一時間「槍聲震天,子彈火花四射」,民眾被驚嚇得四散奔逃。最終王建平等人於6月4日凌晨進入了天安門廣場。

事後,王建平因參與「六四」鎮壓被授予三等功並升任旅長,所部一連被中共授予模範連稱號。此後,王建平的職務更逐級攀升,先後升任武警部隊參謀長、副司令、直到被周永康重用出任武警司令員。

據公開的資訊,1989年北京爆發「學潮」的時候,王建平所在的40軍確實奉命開進天安門廣場參與了清場行動。」


六四現場(網絡圖片)

所以就是一種報應,沒什麼好講的了。如果說1898年鎮壓六四摧毀了中國民主制度的希望,那麼十年後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摧毀了很多人做人的希望。反過來,這也是回歸的年代。

2017年4月25日香港,也是中國的國土上,上千名法輪功學員遊行,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

「趙紫陽前政治秘書鮑彤則透過錄音在集會上發言,鮑彤在連線中對當年法輪功學員在中南海上訪讚不絕口,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根本不應該鎮壓法輪功:「『四.二五』這個很好,這種和平的請願、和平的訴求、和平的維權,這個在以後中國的社會生活當中應該大大提倡,不應該鎮壓。我說『四.二五』是一種要求呀,要求健身的自由,你可以打太極拳,但是不可以煉法輪功,這是什麼道理呀?江澤民可以(彈鋼琴),不讓法輪功修煉者修煉法輪功,這是什麼道理呀?」」


趙紫陽秘書鮑彤(網絡圖片)

我覺得他說的很樸實,有打太極的,還有耍雜技的,那是人自己的選擇,所以出手鎮壓的人有問題,法輪功學員一說話,那就叫政治了,不知道現在怎麼理解的政治。當把一個人的靈魂摧毀之後,一切以眼前的利益說話,那就是會被人當成傻大姐耍了,今天很多人都是被當成傻大姐欺騙了,還覺得自己了不起,

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胡志偉稱讚法輪功學員經歷18年中共政權的鎮壓、迫害,仍堅持以「真、善、忍」精神講真相和反迫害,令人敬佩:「我衷心敬佩所有法輪功學員,希望通過法輪功學員以和平理性非暴力、一直推祟』真、善、忍』的態度,去向邪惡政權展開一個長期抗爭。我們相信法輪功今日所做的抗爭工作,就是為中國人民在未來能享受憲制所賦予人民應有的人權自由的生活,奠定一個很重要的基礎。」」

這個層面講的相當到位,


「街工立法會議員梁耀忠也表示,法輪功被迫害不僅是法輪功的問題,而是關乎全中國人:「法輪功的問題,其實不只是法輪功的問題,而是中國人民捍衛人權的那種重要的責任,我覺得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的國家的自由民主,這種概念一定要捍衛。」」

其實中國出的很多事情都是涉及到這個問題,1999年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之後,你會發現所有發生事情的中心都是圍繞著法輪功,很多人不相信,認為自己很聰明,不相信這個,但不知道自己的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的聰明。這樣對信仰的鎮壓,有生命理念的人都明白歷史上都發生過,明白在一些事情上要退半步。懂得退的人,遠遠超過懂得進的。

1999年4月25日開啓了江澤民罪惡的年代,它所稱的「大國崛起」的年代,我稱為「大屁股撅起」的年代,回過頭看看,那個年代人們有了錢,有了房子,有了奢侈品享受,但沒了什麼?人的基本道德,兒子不確定是否是自己的,自己的老公也許也是別人的老公,這就是對等的出現的。當一個國家政權洗腦自己的國民,認為信仰真善忍的人有毛病。把持這個政權的人是人才叫奇怪呢。自己的女人不信真善忍,自己就得養別人的兒子,武長順就是這麼養著的。為甚麼我老舉這個例子,萬惡淫為首,所有演化出來的邪惡都是以淫蕩的根源造成的。

有人說,你對江澤民為甚麼這麼狠,對別人還算能接受。我曾打個比方,青蛇,白蛇是蛇,但變成女人很漂亮,當年蘇杭地區漂亮的女人多了,為甚麼法海就對這兩個漂亮女人過不去呢?因為她們不是人。人都有自己特性,那是自然存在的,但人的做法不能被妖魔鬼怪所利用,蛇利用男人是為了吸取男人的精華。當一個獨裁者對信仰者施加迫害的時候,就是對神佛道的侮辱,因為信仰者是對神佛道的尊重。一些朋友說,就想聽新聞,不想聽這些。我再說一邊,我做新聞的前提是我是一個正常的人,一個知道生命境界的人。

很多人放縱自己肉身的慾望是因為失去了對靈魂的認識,這樣的很多中國人走到了2017年的春天,中國已經完全改變了,只不過在過程中。出現的事情,都是故事,都是無根的浮萍,轉眼就沒了。人在這個環境中受到衝擊的時候,各自以自己利益的角度去評判,沒有靈魂的根基,所以內心中充滿了憤恨,就是要解氣,要報仇。

時間對所有的人都是公平的,所有人都沒有能力掌控時間。當一個人無法真正順應時間內涵,放大自己的能力和聰明的時候,總有一天會看到自己被時間所玩弄。因為忽視了時間在生命中內在含義。

但在這個大背景之下,大多數中國人什麼都不信,只為了自己的利益。

我曾在節目中說,以我現在水平和理解能力,誰說什麼我都信,因為說話的人當時是真實的他,他就在那裡說話,至於他說的是真,是假,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不同的人對同一句話會有不同的理解,比如「大肚能容,容天下難容之事」,這句話就擺在這裡,一般理解是激勵人們敞開胸懷,我的理解是根本不是往肚子裏裝,而是根本就沒裝進去。哪個理解是對的,哪個是錯的呢?道理是一樣的。一個人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欺騙任何人,那是他生命的表現,所以不用去埋汰他,也不用去反駁他,他帶有個人的目的欺騙,其實就是「可笑之人」。

中國修煉傳統文化中,提升自己就是關鍵所在。當你在師父的引導下,能夠認識到自己人中的目的的時候,這就是你今天需要淨化的機會,悟就是用心看著自己。佛家講的空,道家講的無,不是你真能做到空和無,而是把空和無作為一種生命境界,和升華的一個概念。


《推背圖》(網絡圖片)

中國人講天地人合一,從猶太人曆法和中國人的曆法中你都會看到「熒惑守心」的說法,這種天象對應著,乾坤再造,歲在角亢的木星運行位置。對應著2017年是個分水嶺。乾坤再造就是改天換地,原來的一切都會結束。就是舊的曾經不好的東西的結束,開啓全新的。跟過去的兇和災完全不同,雖然表現是一樣,但現在是結果出來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嚴楓)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