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裸體喊冤」與「躦胯治病」是誰的羞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因不堪申訴無果還頻頻遭受打壓,揚州訪民曹文蘭日前在北京赤身裸體喊冤,引發關注。

網上流傳的一段視頻顯示,曹文蘭一絲不挂站在天安門前,身上寫有「揚州黑暗」四個紅色大字,她請求現場圍觀群眾幫忙拍照。

知情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因曹有孕在身,警方對她只好做出不予執行拘留、遣返原籍的決定。目前她已經被揚州的維穩人員截回當地關押。

這位知情人說:「她就說,法律不要臉,她也就放下自己的自尊,用裸奔抗議國家司法的行為,她走投無路了,只能用這種最卑微的辦法。因為她懷孕了,本來要在北京行政拘留的,給開了七天的拘留證,孕婦不符合拘留的條件,當地就把他押回去了,穩控她,現在電話打不通。」

無獨有偶。4月25日,在重慶市小龍坎輕軌站附近,一女大學生與母親跪在地上,其母一邊舉著一塊寫有「躦胯治病9元一次」字樣的牌子,一邊給路人派發求助信。在地上擺放著三遝醫院診斷證明,女子稱願鑽路人胯下,為身患白血病的自己,籌錢做骨髓移植手術後期治療。

據報導,這名女子名叫李娟,23歲,是重慶工商職業學院的在校大學生,就讀於傳媒藝術系環境藝術設計專業。2014年患上白血病後,曾得到學校和社會各界捐助而做了骨髓移植手術。但是手術後又出現排異反應,目前又出現腎病綜合症,醫生估計,如不治療就會演變成尿毒症。

李娟的母親余程瓊告訴媒體,她們是重慶萬州余家鎮鐵爐村的農民,為了李娟前期的急診和化療,已經花光了家裡所有的積蓄。

看了上面的新聞,我想凡是有同情心和正義感的人,恐怕沒有不為之難過和憂心的。曹文蘭與李娟,一個是訪民,一個是在讀大學生,兩人的身份雖然不同,但境遇卻很相似,可以說都陷入了困境,都在困境中掙扎。

曹文蘭自2010年因自家房屋遭強拆未獲補償而上訪以來,6年中各級政府不但對她的問題一直在踢皮球,而且還不斷打壓她。為了儘快解決自己的問題,給孩子一個安穩的家,她懷孕後仍不放棄上訪,但問題一直得不到解決。這次已是曹文蘭第三次到天安門進行「裸體維權」了。

李娟的困境在於,為了治好她的病需要做骨髓幹細胞移植手術,手術費得五、六十萬元。可之前家裡能賣的已經賣了,能借的也借遍了,已經無法再籌到錢了。為了女兒,李娟的媽媽在醫院附近租了一間小房子,平時自己在賓館當保潔員,每個月賺一兩千。但每個月的定期檢查、藥費等,少則幾千,多則萬餘元不等。同時,李娟自己也開始做兼職,發傳單、當收銀員,每天大概有80元的收入。她告訴記者:「我不想讓母親那麼辛苦,不讓自己變成全家的累贅。」可靠她們母女兩的收入,又怎麼能湊足五、六十萬元的手術費呢?

作為遭遇強拆的訪民,曹文蘭家的房屋補償問題需要政府出面解決,但政府不但不解決,還對無奈上訪的曹文蘭進行打壓;作為農民子弟的重病患者,李娟的巨額手術費需要政府的救助,但政府的救助又在哪?是政府沒能力解決她們的問題嗎?中國政府是世界上有名的「全能政府」,能舉辦奧運世博,能讓飛船上天,難道還解決不了她們的問題嗎?不是解決不了,而是他們根本就不關心沒想去解決!

人都是有尊嚴的,與男人相比,女人的尊嚴更值得呵護。試想,如果不是被逼無奈走投無路,曹文蘭怎麼會去天安門前「裸體鳴冤」?李娟又怎麼會在大街上「躦胯治病」呢?

有人認為她們這樣做有辱斯文。錯!在當下的中國,對於走投無路的百姓而言,無論是「裸體喊冤」還是「躦胯治病」都不是他們的羞辱,而是這個對民眾的困苦熟視無睹,從不把民眾的尊嚴當回事的畸形國家的羞辱。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