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起死回生;夢倉頡,神奇解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5月02日訊】我小名叫三木,家住重慶市某縣的邊遠農村,現年38歲。我從小就特別孽障,討人嫌,是個不服管的孩子,隨手做壞事是常事。

小時候,有一次給外公祝壽時,門口來了一個道人,說走累了,要討口水喝。我外公是個好客的人,趕忙倒水,並留他吃飯。那道人感激不盡,留下了。閒聊時得知他能算命,外公就請道人給他在場的幾個孫子和外孫算一算。那人看了看我們這些小孩子,說:「那我就給那個胖子娃兒(指我)算一算吧!」過了一會兒,道人便開始說,但又吞吞吐吐的。我母親說:「不要緊,請直說。」那人又重複一句說:「真要聽實話呀?」母親說:「聽實話!」道人說:「這娃兒的父親應該已經去世了。他前三世都是惡人,命硬,他的同父同母的哥哥弟弟都會死去。如果他管不了自己,讀不下書,就會為非作歹,無惡不作,必定成為棒老二(土匪、惡霸的別稱),他就活不過30到33歲;但是,如果有佛緣,他不僅不得死,還會有180度的大轉彎。」

當時的我只是好奇,根本不懂。但這些話都一一應驗了。父親在我4歲那年就去世了。在這道人給我算命不久,我的一個哥哥和弟弟也相繼去世。過幾年,我繼父又去世,留下我們一家三口:母親、我和同母異父的一個弟弟。

我們經常被人欺負,所以,我的性格越來越怪異,越來越凶暴,11歲就開始酗酒。高中畢業後,我到處遊蕩,大事做不來、小事不願做。母親為了讓我早點成熟懂事並減輕她的壓力,在我19歲那年,就讓我討了老婆。1998年夏,一場大洪水席捲全國。我們家鄉也未倖免,一場泥石流瞬間吞沒了我們賴以生存的一切,包括煤窯和住房。不久,我因推銷假貨坐了牢。出獄後,整天以煙酒作伴,因沒有收入,我就乾脆明搶暗偷,如我看上了哪家的煙酒,我當面提起來就走;趕集時哪個賣的雞、哪個賣的魚、哪個賣的豬兒,只要我看得上的,提起來就走。我個子大,身上又有刀,沒人敢找我要錢。真是無惡不作,越惡的事越想做,越刺激、越過癮。快到30歲時,我更放肆,還莫名其妙想殺人!那時,妻子見我靠不住,常把孩子留下,躲到娘家去,或者喊離婚,或者逼我出去打工。除了作惡,我也真是沒有一點辦法了,只好讓步,答應出去打工。

2008年的一個早晨,我準備出門去打工,路過母親家門口,母親問我哪裡去?我就把所有的事情講了一遍,我說我走投無路了!但是,我母親笑了笑,平靜的對我說:「娃兒呀,有法!有法!」我嘆息說:「有什麼法喲!」母親很認真的說:「有法輪大法!我學法輪大法這麼多年你還不曉得呀,我這本《轉法輪》就是法!你好好的通讀,你自然會明白,自然就有辦法了。」

十年前,我母親就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也勸我學,但當時根本聽不進去。這個時候,母親再次跟我提起,我沒有拒絕,接過書,疑惑的說:「就這一本書,有那麼大的威力嗎?」母親說:「絕對有,媽不會騙你!娃兒呀,你這樣出去媽不放心啊!你就靜心的在我這裡讀這大法吧,讀過了再說。」媽是擔心我30至33歲出遠門闖禍丟命,應那道人的話,不想我出去打工,而我也怕不能自控走到殺人闖禍那一步,就接受了母親的建議。

當時,我想了一個辦法,把自己關在以前租的一個堆放廢品的門市裡,免得受干擾。由於常年喝酒抽煙有癮,就請母親幫我買了煙酒,還買了一些方便麵。嘴裡叼著煙,邊喝酒邊讀《轉法輪》。當我讀到老師講的:「我勸大家,真想修煉的從現在開始你把煙戒了,保證你能戒的了。」我心裏一震,十分堅定的對自己說:戒!就這一念,放在旁邊的煙和酒,我連看也不想看它們了。就這樣,把煙酒戒掉了,從此再也沒有碰過煙酒,現在更覺得它臭得熏人。

在這7天裡,母親曾幾次敲門送飯,但我全部婉言謝絕!我哪吃得下?!我說不餓。我也確實不餓,整個7天只吃了三包方便麵!我不但不餓,身體反而變好了,精神倍增。以前因壞事做絕,又長期喝酒抽煙,身體很差,還出老相,上四層樓中途還要歇息一下,現在竟然一下子輕鬆了,什麼都好了!讀著《轉法輪》,我一下子明白了多年來的困惑;大法,讓我知道了人來世間的根本目的;大法,讓我懂得了如何放下和舍去;大法,讓我明白了原來做母親的兒子是多麼的榮幸、多麼大的福份:我是跟母親一起來得法的呀!短短7天,大法讓我徹底改變了!真的像那道人說的「180度的大轉彎」啊!

就在這第7天的夜裡,我做了一個夢:就在這個門市裡,我開了一個窗帘店,開始只有一面牆上挂了幾段布,後來布匹逐漸多了起來,最後三面牆都挂滿了。我醒來才知是個夢,但感覺就像是真實的。我想,肯定是師父在給我指出生活的出路。于是,我第二天(即第8天)早上起來,學了一講《轉法輪》後,就開門出來啦!我感覺到空氣是那麼新鮮,周圍的人對我是那麼友善,不像以前的眼光,一切都變了!我暗自驚訝,沒想到這大法連我的環境都改變了。我當時提醒自己:心裏一定要時時裝著「真、善、忍」,時時不忘自己是個煉功人。

不一會兒,我妻子抱著孩子來了,看見我,就奇怪的問:「你不是出門去了麼?怎麼……」我笑了笑說:「不出門了,我現在知道我該做什麼了。」我說,我已經戒煙酒了。妻子鄙夷的說:「你能戒兩天煙酒,河裡的水就要倒流!」我很平靜的說:「真戒了。」可我妻子就是不信。

後來,我每天就在那門市裡學法,吃、住都在裡面。時間一長,妻子發現我真變好了,就主動問我:「現在怎麼辦?你就是學法變好了,那我們也要找事做,得過日子呀!」于是,我就和妻子講了那個夢。妻子說:「既然這樣,那就開個窗帘店吧!」我說:「我正在發愁本錢的事。」妻子笑了笑說:「這些年我賣菜、做飯余了一點錢,我有6千元私房錢!」我感動得不知說什麼了!妻子理解、相信、支持我啦!我將我原來作惡用的刀、槍以及葫蘆形的酒壺、還有煙斗全部砸爛扔掉了,迅速將窗帘店開了起來。真像夢中所見那樣,剛開始生意不是太好,慢慢的,生意越做越好,越來越紅火。

就在我決定開窗帘店幾天後的一個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看見一個有好多丈高的巨人老者,頭髮是花白的,鬍鬚有一丈多長,他把我托在手心裏對我說:「你認識我嗎?」我擺頭說:「不認識。」他說:「我是造字的始祖倉頡,我來教你拆字。」隨後,他用手在空中寫了一個「爆」字,說:「現在的人,不能與『共』字相連,跟『共』向前,就有火燒;跟『共』向上,太陽會烤死;跟『共』向下,水會淹死;只有向後退,才有生機。明白了嗎?」說完就不見了。

修煉法輪功之後,我才明白為什麼中國現在這麼亂,都是不信神的共產黨給害了。因此,法輪功學員才到處勸善良的老百姓退出中共黨、團、隊,「三退保平安」。我也明白了為什麼在貴州平塘縣的山岩上會出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個夢做的真真切切,我驚醒後,趕快把妻子叫醒,向她講了這個夢。她驚訝的說:「難怪喲,『天滅中共』是在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經定好了的呀!在造字的時候就定好了的呀!」

這幾年發生在我身上的奇蹟還有很多,就不贅述了。我講出這些,只是想讓人們從我的新生神奇事中明白法輪大法是救命大法。那些還在迷中的人啊,趕快醒悟吧,給自己選擇一條光明大道吧!

──轉自《希望之聲》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