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紅朝毀滅記(3)王立軍化妝出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賀果強來到胡辦,胡直接對他下達打散江家幫、活捉薄熙來的命令。

賀果強倒吸一口冷氣,向後退了一步,內心不免慌亂,說道:「我最近身體有毛病,懇求總書記允我告假入院治療,另差強人。」

胡錦滔說:「我以前也學過些醫術,懂得一些病理療法,你過來,我給你把脈,看看什麼病,怎麼個治法。」

賀果強近身,胡錦滔一把抓過他的手,給把了脈,說道:「像有病,你得了恐懼病!那我來給你治治。」

說著,胡錦滔對門外喊了一聲:「把那個人帶進來。」

賀果強正詫異著,見門外衛戍區兩個軍人押著一個女人進來,只見那個女人蓋肩黑捲髮凌亂,狐媚眼勾人心魂,此刻又流露出怒氣與害怕,彎柳眉倒翹,長睫毛顫動,白皙無瑕的臉上掛著哀怨與苦楚的淚花,薄唇如玫瑰花瓣,細腰長腿。看得出被用過刑,褲腿被扯破了,赤著一隻腳。儘管這樣,那女子還是透出絕色風情,若在正常環境下,這個女的如妲己一樣,可以說一般的男人見了,是很難不動心的。

賀果強瞪大眼睛一看:天啊,這個女子不就是湯上將嘛?湯上將可是中南海寵女啊,原是總政歌舞團的一名負責人,後被周永康看中,聽說周用過之後介紹給江,江很高興,把她提成了上將,進入中南海成了江的寵妃、心頭寶貝,誰不知道軍委、國務院、政法委的大領導暗地都叫她第一夫人,都讓她三分。一個省部級領導因親昵地與她合了個影, 被江以反腐敗的名義判死刑了;軍委一個女領導因得罪她,她上江那兒一告,那女領導後來也祕密地、莫名其妙地死了,大家又叫她國母,就是連江孫女輩的第一姘頭宋英妹也不敢得罪這個國母啊,誰敢得罪她啊?

胡錦滔對押那女子進來的士兵說:「押出去立即處死了。」

賀果強看得心驚肉跳,他第一反應是:胡敢這樣做,江是死定了!

胡錦滔對賀說:「怎麼樣?這劑藥打下來,你的病好了不?」

賀果強說:「我去重慶,要求國安委、政法委、公安部的同志配合。」

胡錦滔說:「這個你不用說,我自然會交代好的,你還要專門組織一個臨時團隊,要哪些人,隨你從各部門挑選!」

於是就有了賀果強離間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重慶公安局局長王立軍的事。賀要王提供薄熙來一年來的所有會議紀要、接觸國內外要人的名單及「唱紅打黑」的經費來源與去向等,許諾讓王到公安部當副部長。

當薄熙來監聽到王立軍不但向中紀委出賣他,還與他老婆谷開来經常去酒店偷情,就趁王立軍來匯報殺海德伍一事時,狠狠打了王一個巴掌,直打得他的鼻血如蚯蚓一般爬滿了臉。王知道,自己死期到了,要活命,就得逃到講人權、珍愛生命的美帝國主義的使館去。

軟禁期間, 他打扮成一個女的:畫上彎柳眉、臉蛋撲上胭脂粉,在胸部塞了兩個氣球當成乳房,穿上花紅襖,系上翠綠裙,七尺彪悍的黑警轉眼變成活脫脫的一個妖豔婦,匆忙趕往成都被他稱為帝國主義窩巢的美國總領事館求保護!不料開車太快在闖紅燈時被一個交警攔住。王大罵:「你他娘的不認識我啊?我是你們領導的老大,叫你們局長過來。」

交警說:「這個女士,似曾相識,可是在你沒說出身分前,我們還得按章辦事。」

「老子的話就是章!」王立軍管不了那麼多,準備發車撞死這個交警,不料,交警一躲,手伸進窗玻璃抓住了王的胳膊,王一揮手,衣服一緊,蹦緊了氣球,他的一隻 「乳房」「嘭」地一聲爆炸了。在交警愣住時,他一踩油門加快逃去。只剩下那交警抓住在晨風中飄揚的幾片「碎乳房」,呆呆地立在微明的陽光中。

王立軍逃到美領館,薄熙來知道後,立即派出重慶的裝甲部隊,開裝甲車包圍了美領館。

美國白宮就此事向胡錦滔提出抗議,震怒之下,胡錦滔派人把王立軍抓到了中南海。王立軍便向胡錦滔匯報了薄熙來政變、貪污腐敗、活摘修佛法的法輪功學員器官、塑標屍體等罪行。

胡錦滔決定抓薄熙來,江澤民聞訊,即刻召見胡錦滔:「你殺掉了湯上將,說她貪污掉了總政歌舞團的所有經費,我不計較了,你還要幹什麼?要注意黨內外形象,抓到王立軍為止!對薄熙來教育一下算了!」

胡錦滔轉了一下眼珠,說:「事關重大,徵求上屆和本屆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意見吧。」

江仗著政治局裡都是他安排的人,就同意了。

結果原來的朱鎔基、李瑞環、溫家寶等同意,曾慶紅、羅干、周永康等不同意。一比一僵持下來。胡錦滔提出:「那請習進平同志決定吧!」#(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鏈接: 小說:紅朝毀滅記(2)炮轟總書記 (點擊這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