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紅朝毀滅記(6)變態的酷刑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令狐計劃被調到統戰部,曾慶紅聞到了血腥味,急急來找令狐計劃:「如果不速戰速決拿到習進平,形勢對你我越來越不利,等不及十八大了,現在行動,在國內外加大力度鎮壓法輪功,然後把經驗推向全國,用於全體百姓,任何異己力量都可用鎮壓法輪功的手段打下去,給習進平施加國內外壓力,抹黑他形象,想辦法製造動亂,越亂越好,越亂我們越好軟禁習進平,然後組織臨時政治局代替習,你我都上台。」

令計劃說:「鎮壓只是肉體上消滅,關鍵是要從人性、思想和道德上變異人,這樣的人才好鎮壓。」

於是,只要習進平一出國訪問,該國的海外特務組織都暴力襲擊法輪功煉功民眾,用流氓、吸毒、黑社會成員冒充法輪功學員去社會上鬧事,甚至殺人,到習進平要經過的沿途去以維穩的方式抵制當地警察執法。

在國內,一方面,到處搞恐怖活動:一會兒把國際飛往北京的飛機給轟炸了,一會兒在城市的車站、廣場搞爆炸、殺人活動,一會兒在全國的化工廠中搞生化爆炸製造不安全生產的假相……動用IS恐怖組織,到昆明火車站殺人,七名蒙面人手持大刀,追著出站的旅客, 不管男女老少,見人就砍,直砍得火車站鮮血四濺、屍體橫陳、民眾棄孩扔包披頭散髮慌亂逃竄,哭聲、喊聲、求救聲、罵聲連成一片。

在北京的勞教所裡,難以統計的法輪功學員被進一步迫害,警察牽出狼狗咬、給煉功人坐老虎凳、吊打法輪功學員……很多女法輪功學員被剝光衣服,扔進男子囚室,任犯人輪姦。 大量法輪功學員在關押時被體檢、抽血,以供活摘器官牟利暴利。

對男性法輪功學員性迫害手法形形色色,有的被銬在老虎凳上,電源接在電工用的「搖表」上電生殖器;有的被浸在冷水缸裡浸泡、潑冷水、人倒提著頭沒入水缸窒息;有的注射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手指彈眼球……有的用皮帶抽打生殖器;有的被捏睪丸;有的被用鐵棍、三角帶等各種刑具毒打;當煉功人昏過去時,往他身上潑冷水,為防止受害人的慘叫聲驚動樓宇,用臭抹布塞住他的嘴,令他痛不欲生,有的痛得昏死過去。

很多勞教所都對法輪功學員以關心的名義強迫體檢,用於器官匹配,以備活摘,那些出高價準備器官移植的富翁或高官都等在醫院,只要配上,法輪功學員就被帶到醫院的手術床上。為防止被活摘的人喊叫,口悶住,鼻塞住,不打麻醉,一刀刺下,鮮血直迸,心啊、肝跳著就被摘出,移到藥水泡著的盒子裡,匆忙被醫生帶到另一病房……

因為中共認為所有異己人士都是敵人,對敵人可以採取任何手段屠殺,他們都是死囚,因此,在死囚身上活摘器官就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北京前進監獄,警察用兩根纏滿鐵片劈啪作響、閃著藍光的電棍,在一個煉功人的頭部和頸部連續電擊5分鐘,然後所有在班幹警,每人手拿一到兩根電棍,面目猙獰,惡狠狠地一擁而上,持續電擊其手心、腳心、頭、頸、生殖器等敏感部位。滿屋是燒焦的味兒,受害人全身電出大泡,直淌血水。受害人上著背銬,一動不能動地被警察踩在地上,十一根電棍似乎讓他身上的肉正被無數把刀一片片割下來,呼吸極度困難,掙扎在死亡的邊緣,極其痛苦難熬,每一分每一秒都像一個世紀那麼漫長……

天安門附近的派出所警察對關押的煉功人摳眼珠子、掐喉嚨,用鑰匙捅煉功人的會陰部位,並用手捏下體,圍觀的警察說笑著,用下流的語言侮辱煉功人,直至受害人的下體被捏碎,疼得在地上打滾。警察叫道: 「打死你就是開個你自殺證明,江主席說過不查身源,直接火化。」

通洲一派出所還發明了新的刑罰:往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生殖器上抹刺激物,如:芥末油、辣椒水、碘酒、雙氧水等,還有往上抹糖水,放上抓來的螞蟻,讓螞蟻去咬……

北京國家安全局綁架了一批法輪功學員,把他們帶到國家安全局祕密審訊基地殘忍迫害。在一個祕密囚室裡,兩個女警察將一個法輪功學員銬在床上,用橡膠警棍對他的胸、腹部猛抽,痛得人如刀割火燒,汗水濕透了全身衣服。女警察又拿來電棍,電擊其全身,受害人在劇痛中劇烈掙扎,汗流如注,小便失禁,繩子和手銬勒進手腕腳踝裡,肉裂血涌,染紅了床單,眼前陣陣發黑,呼吸微弱,幾乎休克。女警把刑罰煉功人當樂趣:「我就代表黨和政府,對你們進行『轉化』!只要你說聲不煉了就放你回家!黨比法大,江主席的話就是法律!」

也是在這個基地,一間審訊室的警察把人打暈了,叫來警醫檢查後,警醫說:「沒事,還可以打。」警察一邊打一邊獰笑著對警醫說:「多少年沒這麼過癮了。」而一個大隊長親自在現場督陣。還有個警察去叫隔壁房間的法輪功學員過來觀看,哪個人不過來看,哪個人就過電。警察說:「把你們這些人都拉出去祕密殺了,省得你們出去亂說。」

在北京體育館附近一家派出所,警察把法輪功學員扒光衣服,綁到宿舍鐵床上,手腳抻開,用手銬、繩子固定, 動彈不得,身體呈「大」字,然後戴上膠皮手套捏下體,警察自己說:「你們就是供我們玩的,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共產黨給我錢,我讓你們活受罪, 你們罵我是流氓隊長,這說對了,可是還不夠,我最大的特點是好色,玩女人我是一天一個!現在要換換新鮮樣玩玩你們男人。誰不聽話,我下點藥把他干(死) 了,讓他睡覺睡死得了。」

還有一個警察說:「聽說你們煉了功後身體好了,不會得病,我不相信你們穿上性病人的內褲,用禽流感人用過的物品不會生病。」這個警察拿來一些艾滋病人穿過的內褲,強迫給法輪功學員穿上:「你們染上性病,就是互相搞同性戀搞的。」這個警察還逼受害人吃大便、 喝尿、往嘴裡塞髒東西。

當一個法輪功學員被劫進看守所脫衣服檢查時,滿號房的人都驚呆了,滿身的傷啊……慘不忍睹。牢頭總結了一句:「以前我不相信法輪功被迫害得這麼嚴重,今天我徹底相信了。這共產黨要完了。」

江派通過令狐計劃統戰部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激發了包括全世界法輪功學員在內的正義人士的強烈抗議和譴責。美國眾議院以全票通過發表聲明,要求總統立即向中共提出停止違法犯罪和侵犯國際人權法規的行為。歐洲、加拿大政府紛紛發表聲明,要求中共立即釋放在中國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同時,世界許多國家的民眾遊行,抗議中共無法無天的恐怖行徑。各大國總統也紛紛向習進平要求解釋說明。

但是曾慶紅沒有聽到習進平公開支持進一步加大對法輪功迫害的聲明,沒有聽到習進平說法輪功是什麼教的表態,這令他非常不安。他已經明白了,習進平是不願意背這個黑鍋的。為了捆綁習進平,曾慶紅要求令狐計劃以統戰部名義在國內的各大媒體上再次造謠抹黑。同時,曾慶紅孤注一擲,動用軍委副主席郭伯雄的力量,策劃暗殺習進平。

郭伯雄是江澤民安排在軍隊中的代表,本來計劃是薄熙來進入中央後,郭伯雄在軍隊中內策,包圍北京,進行政變的。但是這些人都被抓後,他們的策略改成暗殺了。郭伯雄動用精心培養的敢死隊軍人在習進平主持召開的會議室中放置定時炸彈,幸好習臨時換了樓號,習得知祕報後,抓了引爆炸彈的軍人。

習忍無可忍之下,逮捕了郭伯雄。郭伯雄被抓後,令狐找到曾,痛哭流涕地說:「我看我們的計劃泡湯了,承認失敗吧,現在放手不幹還來得及!」

曾慶紅臉變紫色,眼放紅光,壓抑著聲音道:「我們不掌權,我們的人全部死無葬身之地啊,我們活摘了多少上訪人士、無業人員和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啊?我們塑標了多少屍體?殺了多少人?我們都活不了!現在只能更嚴厲地走下去,綁架習,還有可能在亂中取勝。」

令狐計劃就不出聲了。#(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鏈接: 小說:紅朝毀滅記(5)令狐無間道 (點擊這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