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紅朝毀滅記(7)張張劉密謀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習進平正式上位後,為了身家安全和集權,也為了在思想和精神上凝聚拉攏人心,提出了恢復中華傳統文化、實現中國夢、依法治國等口號。為實現這些口號,他立即改革中央的部門機構,成立了四個領導小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領導小組、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和國家安全委員會,分別由習進平自己擔任組長。最先要做的,就是廢除國際上最痛斥的,也是違反中國憲法的勞教制度。但是他的改革很快得到了政治局常委多人的反對,中央辦公廳、國務院、全國人大和政協多是陰奉陽違,明裡暗裡抵觸,扣押他的命令和政策不發到地方上。

「居然廢除勞教制度,改變黨祖規矩,那法輪功怎麼辦?平反?誰擔得起這個責任?真是天大的笑話,傻冒一個。」江派到處這樣傳話。習得知後,一方面安撫江派的人:「勞教廢除,以後可以判刑和社區矯治。」另一方面,習讓自己親信所管轄的城市做表率。當時,北京、福建開始暗暗地改了勞教所,但是,政法委規定只能改名字,不能改勞教行為。習知道後,非常生氣,為推行新政,提出「打虎拍蠅」口號,開始了反腐清理政敵運動。

「什麼改革小組?這分別是為自己造神,壟斷權力,從我們手中奪權,我們從此後一個個等著可悲下場好了。」江派人員全國人大主席張德江、全國政協俞正聲、文宣部劉雲山、國務院黨組張高麗、武警司令王建平等人聚集在一起議論。俞正聲說:「張主席,我們都是托江主席的福才有今天,你是我們的老大,人大有彈劾和選舉權,你說一句話啊,你叫我們怎麼幹我們就怎麼幹,我們總不能等別人刀磨快了,乾等著被割被宰吧!」張德江認真地寫完一幅字,吹著墨跡,頭也沒抬,只管說:「怎麼樣?港澳辦的主任要我寫幅香港的對聯,說我書法大有長進,你們看呢?」

劉雲山一把奪過他的毛筆,說:「人家在火爐上烤,你還在冰水裡泡,兄弟們等你拿主意呢!」

張高麗也說:「是啊,什麼四組組長,這在我黨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直接與我黨民主集中制的祖制作對,就拿這一條,我們就可以與他對簿大堂。」

張德江這才抬起頭,拿起一個徽章說:「我看這事啊,算了,大家服軟算了,可能還能換來個平安著陸,圖個晚年清靜!」

劉雲山等人一把奪過徽章,急了:「你這話對得起誰啊?我們都指望你,你怎麼說泄氣話?如果當年不是薄這個王八蛋錯打了巴掌,今天坐在一號樓的,就是我們兄弟幾個,當年是誰把你推到人大來了,你還有沒有良心?」 劉雲山一看那徽章,原來是香港的徽章。

張德江狠狠地看了眼劉雲山:「你懂什麼?」

王用激將法說:「是啊,人家是總書記,說了算,反腐反腐,反到我們頭上了,自認倒楣。」

張德江說:「別人聽他的他是總書記,如果別人都聽我們的,不就是我們是總書記嘛,關鍵是要爭得人心。」張德江給劉雲山一篇稿子,說:「明天發表在《人民日報》上。」劉雲山一看:《歷史最初,總書記只是記錄會議的職務,人大有對總書記的彈劾權》。

劉雲山笑了:「哈哈,他還提出什麼中國夢,我看是南柯夢吧。」

「準確地說,叫他變成黃梁夢。」王說。當下,大家擬定了下一步行動的祕密計劃。

習進平為了社會穩定,也為了自身安全,要推行他的政策,需得力助手,他選了一個人任中紀委書記,那人就是王奇山。當年,令計劃、周永康等人對王奇山的反腐非常不滿,周永康對令狐計劃曾有一句話:「要保住這座山(指谷俊山),就要推翻那座山(指王奇山)。」王奇山抓了谷俊山之後,就知道反腐已是你死我活,政敵恨死自己了,習和自己已沒退路。但是,這樣反下去,共產黨實在沒有存在的合法性,因為所有黨官都貪。習對王說:「我很累啊,這樣下去,真不知共黨還有幾天可存在,真想到這一步算了,你看反腐步子要不要緩一緩?」

王說:「我的面前每天有千百隻蒼蠅蚊子飛啊,他們叮人咬人,還有大小老虎虎視眈眈啊,我真不知自己何時會死啊!」

習說:「唉,年休養的例日到了,要不我准你到301醫院去多療養一些日子吧。」

按中南海慣例,一年一次的體檢日到了,習帶王去301醫院體檢,由習的助手和警衛譚紅陪同,王由曹建名和周強陪同。就在習準備要接受打針時,其祕密電話突然收到短信祕報:「有人趁體檢準備打毒針搞謀殺。」習大吃一驚,臨時通知王放棄這次療養。

這次體檢的時間和醫生是由譚紅安排的,很快,譚紅被關押訊問,可是譚紅是死骨頭,就是三根警棍同時電他,也不肯說出一個字。調查組組長說:「不就是江澤民和曾慶紅嘛,通過令狐計劃、張高麗、王建平指使,醫生是由姓周的傳口信說的,別人都招了,你還不說,要為自己留活路啊!」譚寧死不說,習怒髮衝冠,以至於他咳嗽一聲都崩掉了一粒鈕扣:「他有時間撐,就讓他慢慢死」。組長說:「就怕背後有『吐癢』撐著。」

「吐癢」是中南海私下對江澤民的綽號稱呼,江澤民因為欺善怕惡,對美國或強勢的力量怕得要命,對國內老百姓,他是絕不手軟,香港一個年輕女記者曾在採訪他時問他是否安排了下一屆的香港行政長官,江澤民在會議廳裡連跳帶蹦竄到記者面前,手舞足蹈要打記者,一邊手指著一邊罵:「你啊,吐癢吐森破。」這是句普通話式的英語,翻成普通話就是「你啊,太年輕太幼稚」。從此,「吐癢」便成了不便於直呼他姓名時的暗語稱呼了。習進平沉默了好長時間,手一直緊緊抓著沙發沿,把沙發巾都抓成一團了,最後說:「反腐沒有丹書鐵券,沒有鐵帽子王。」事後,習組織動用軍隊, 成立特別調查組調查所有參與的人。

王建平急急來找張德江,不料張高麗、劉雲山等人都在。張高麗正對張德江說:「習有軍隊支持,我們要做兩手準備。」王建平說:「你們都在啊,正好,省得我一個個去找,有急事商量啊!」他隨手拿起一瓶水喝一口說:「習阿斗要調查我們,這下好像來真的,大家統一口徑,都說不知道,是令狐計劃一手策劃命令的,反正他有胡阿斗作後台,讓他一個人去過關好了。」

張德江伸手一巴掌打過去:「混帳,習書記至少現在是我黨的書記,誰叫你叫習阿斗的?」王捂著臉,委屈地說:「別人都這樣叫,我為什麼不能叫?」劉雲山勸解道:「張兄別打耳光,薄就是一耳光,王逃進美使館了嘛,最後自己也打成了階下囚了,你別生氣啊。」轉臉又安慰王道:「就是別人都可以叫,我們卻偏不能,這話傳到他耳朵裡,張哥也難保你,現在這樣是保護你呢!」

王的臉色才緩和。張高麗也對張德江說道:「建平同志的意見我覺得可以採納,反正令狐是江胡兩邊都沾的,他本已有貶責了,破罐子索性再摔也就是了。」

「你以為習真這麼無知啊,現在要緊的是在譚紅遭刑訊逼供之前,先讓他滅口要緊!」張高麗說。除張德江外,大家附和道:「是,是。」

大家統一意見後便散開了,張德江看著劉雲山和張高麗出門,心想:「這兩個人可同甘不可共苦,要提防他們,必要時會出賣我。」#(未完待續)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鏈接: 小說:紅朝毀滅記(6)變態的酷刑 (點擊這裡)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