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從「中國官員喝醉時才說真話」說起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這兩天,澳大利亞某名牌大學的一道測試題竟在一瞬間成為了中國人熱議的焦點話題。題目就是,「在中國,政府官員只有在什麼時候才會說真話?」這個問題有四個選項:一,如果會被革職,他們就不會說真話;二,在自己團隊或派系中做決定時,他們會說真話;三,當他們的言論受到黨組織的肯定和認可時,才會說真話;四,他們喝醉或者馬虎大意時,才會說真話。而標準答案就是第四個選項。

話說,人家名牌大學的這道測試題可不是一拍腦袋想出來的;講究實證、重視法治,尤其是嚴謹的學術態度,根本不至於讓他們藉此機會誹謗誰。事實上,有人看到這道題後,就開始進行調查、搜證,結果發現,考試中的問答題都來自當地多所名校使用的教科書。而教科書中出現的參考材料則來自香港《南華早報》2003年的文章。「文中講述了深圳對於1432名國家幹部的調查,發現他們大多數時候都不能告訴同事和群眾真相;因為害怕說出真話會冒犯更高級別的領導幹部,斷送自己的政治生涯」。

可見,這道題出的「沒毛病」。況且中國的官員們到底說不說真話,相信越來越多的老百姓也是心知肚明的。根據資料顯示,即便在他們自己的內部會議中,也曾多次提到「兩麵人」一詞。事實上,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是,這些官員們真的就從來不說真話嗎?或許這也是澳大學出題者想要拋磚引玉、引發人們進行思考的本意。如果說,他們也有說真話的時候,那麼又會在什麼樣的場景和情況下呢?

我們不妨先來看看那個標準答案——喝醉或者馬虎大意的時候。或許,對於一般人來說,喝醉酒時是最疏忽、懈怠的時候。然而,對於那些精於表演、擅於胡謅的官員來說,在一般的酒桌上,似乎不太容易能讓他們卸下偽裝的面具,以真面目示人。從整個中共利益集團由200多個紅色家族來瓜分資源、共享利益以及黨內分子尤為重視發展裙帶、培養親信的生存特性來看,官員們最有可能說兩句大實話的時候,或許就是跟「自己人」在一起時。

2013年,香港《爭鳴》雜誌有消息稱,江澤民的「大內總管」曾慶紅「在江西省政府賓館借酒消愁,並在喝完一瓶白酒後摔酒杯罵娘、罵中共,並說『來世不入黨、不革命、不當官、不結婚、不要錢』,還說『那就太平了,沒人會罵,沒人會眼紅,沒人會掘祖墳』」。不難想像,能在省政府賓館,跟曾慶紅一起喝酒的,決不會是一些「局外人」。

對此,一篇題為《曾慶紅借酒消愁憂慮很快步其親家後塵》的文章寫道,「酒後吐真言,跟隨著江澤民做了許多壞事的曾慶紅,深知自己大勢已去」;「不僅眼紅自己的人多,罵自己的人多,而且罪孽深重的自己,很可能不得好死,且死後也很可能遭遇被挖祖墳、遺臭萬年的命運」。如此沉痛、悲壯的心理獨白要想表達出來,必然要跟體己之人才行。只有對著最親近、最貼心的人,才有可能放下架子、卸下面具,暢所欲言的宣泄著內心深處最真實的情感。

值得一提的是,這位曾在萬人之上、一人之下的高官,吐真言、說真話的時候並不止這一次。2010年10月,由於其子曾偉的豪宅在澳洲被曝光,隨後此事在中共高層引起了軒然大波,因此曾慶紅在一次內部會議上進行了自我檢查,承認了自己的三大錯誤和過失,即「一是退休後,生活上搞特殊化,追求享樂……二是對自己家屬管教松垮、放縱……三是對自己家屬、親屬在工作上、經濟上、戶籍上的不合理要求,做了特別安排……」。

看著如此位高權重的大佬在老底被揭時,也不得不「坦白交代」的慘淡光景,或許很多人都不難聯想到,自習政府掀起「反腐」的浪潮之後,有多少落馬的大官、小官也曾經歷過這般慘淡的光景和瞬間。被摘了頂戴花翎的貪官們猶如被拔了牙的老虎,一改往日霸道、囂張的氣焰。為求自保,他們在嚴酷的黨紀、黨規面前,對於「貪了多少」、「還有誰貪」等類似的細節性問題,必定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因為他們深知,此時再不說真話,就可能小命不保。

需要指出的是,同樣在上級面前,這些貪官在被雙規之後與被查之前,其態度是截然不同的。要知道,整個「一黨」體制的最大特色,就是只「對上負責」,而不「對下負責」。這一特色直接決定了中共官員們會在漫長的為官生涯中,將溜須拍馬、諂媚上級的本事發揮到極致的無限可能。

作為中共的官員,他們似乎只需要牢記「時刻為領導服務」。他們的每一言、每一語,都將以「領導是否愛聽」為導向。至于是否屬實,他們根本就沒工夫在意。在這種「只由領導說了算」的體制下,還有誰會說真話呢?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