樑木:江澤民集團瓜分中國經濟內幕(10)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隨著80年代「公有制」經濟被瓜分,2009年,江澤民開始了從農村到城市以私化公立醫院為主體的所謂「新醫改」,延續至今。

江澤民的所謂「新醫改」,就是用執政黨手中的權力操縱、左右政府行為,取消了當今世界各國人民都享有的非商業性的、國家給予公民的醫療福利待遇。將公立醫院私有化(市場化),是江澤民集團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犯罪的一個組成部分。

(一)江澤民操縱的新醫改被世界衛生組織否定了

中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與世界衛生組織,近日發表研究報告說:中國的醫療衛生體制改革「基本不成功」。官方的這份報告指出:醫療衛生體制商業化、市場化是違背醫療衛生事業基本規律的。

1、公立醫院私有化,摧毀了中國大陸的國家醫療保障體系。

據新浪2016年3月21日發布中國大陸醫療衛生機構數據顯示:截至2015年9月底,全國有公立醫院13304個,民營醫院13600個。與2014年同期比較,公立醫院減少37個。

我們知道,在江澤民策動公立私化的醫療改革之前,大陸民營醫院為零,隨著公立醫院私化改革的深入,私營醫院己經毫無懸念地超過公立醫院,開始起著主導市場的作用。可以說,在今天中國大陸的城市裡,尚未被私化的三級公立醫院中,幾乎找不到幾家原汁原味的。其中,相當數量已被私營企業注資、或混制;而農村縣醫院、鄉(鎮)衛生院、行政村醫療點,則100%全部被私有。

公立醫院私有化到今天,中國大陸的國家醫療保障體系被摧毀,民眾怨聲載道。

2000年,世界衛生組織對成員國衛生籌資與分配公平性評估排隊,中國在191個成員國中,倒數第四。有數據顯示,今天中國大陸,每年有近五成人有病沒錢看醫生、三成人患重病沒錢住院

2、江澤民搞醫改,就是國家財政不出錢給老百姓看病。

今年3月的中共「兩會」期間,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在接受《聯合早報》採訪時呼籲:「政府需要掏腰包為公立醫院醫護人員提供合理的薪酬」。他批評大陸醫療投入比率遠遠低於國際水平,甚至低於世界上醫療保障水平最差的阿富汗和巴基斯坦。鐘南山說,國際上的醫生靠技術吃飯,國內醫生靠賣藥、使用設備等維生。在國內醫生總收入中,財政支持不到1/4,公益性沒有很好體現。

鐘南山在出席2015中國醫院競爭力論壇時,批評公立醫院像超市,互相攀比營業額。鐘南山認為,現有大醫院基本是國有民營制,市場導向的這條路線為醫德沉淪創造了土壤,追求收入。

可以說,江澤民集團操縱的國家財政對醫療投資過缺,是逼迫公立醫院搞歪門邪道斂財的罪惡之源。公立醫院被私有化、市場化、商業化,是整個國家醫療體系醫德沉淪的土壤

3、醫改把對人民群眾生命健康福利保障性質的醫院變成為了屠宰場。

公立醫院私化,使政府對人民群眾生命健康的保障性義務化為烏有。今天中國大陸,醫院己不分公立私有,在個體業主帶動下,身處商業化大潮漩渦中的所有醫院,都喪失了醫療道德,統統把醫院當成了屠宰場,向患者身上斂財。

(1)醫療機構追求收入損害群眾利益

2005年8月5日,中國衛生部長高強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為了盈利,醫院收費過高及濫開昂貴藥物。高強說,「醫療機構以經濟挂帥﹐忘記了其它功能。不少醫療機構由於管理不善,造成了老百姓就醫難。」他說,「中國公立醫療機構運行機制過於商業化傾斜,出現了主要依靠向群眾收取就診費來維持醫院運行和發展的狀況。有些醫療機構盲目追求高收入﹐損害群眾利益。」

中國衛生部的數據顯示,與2000年相比,2003年去衛生部門下屬醫院就診的人數下降了4.7%,但醫院平均收入卻增長了69.9%。

高強說,「患者花的醫療費不僅要負擔醫藥成本,還要負擔醫務人員的工資、補貼,甚至還包括購買醫療設備和醫院擴建的費用。」

(2)醫院不看病,過錢。

通過擴大病體範圍的辦法,掠取患者錢財。如一個小感冒進醫院,又要驗血,又要透視,又開補藥,名目繁多的檢查,讓患者花多很錢,結果燒卻不退。

今天中國大陸,不分公立私有,只要是醫院就市場化,就推行醫生的個人收入與醫療服務收入挂勾,因此,醫生只能「開大處方、多做檢查」,「醫藥合謀」向患者出售藥品牟利,才能保證飯碗,令病者花很多冤枉錢。據國家審計局對衛生部及北京市所屬10家大型醫院抽查46種藥品﹐其中有34種藥品成本申報不實﹐平均虛報一倍多。江澤民的醫改把醫院變成了掠奪患者錢財的地方,有病沒病,醫院都忽悠你去,且要付出很多錢去看「病」,市場化、商業化的醫院讓老百姓血流滿地、怨氣沖天。

4、醫院市場化以來,政府醫保投入是「管官不管民」。

(1)在醫療福利待遇問題上,中共江澤民集團的官員和13億老百姓冰火兩重天。

據中國大陸官媒統計,國家財政每年撥款的醫療支出85%是官員用。國家財政撥款的醫療支出,每年高達700億元。這項支出的85%,花費在有病的850萬中共黨政幹部身上;剩下15%的大部分為公務員提供醫療,到老百姓身上就是毛毛雨了。據中共監察部、人事部透露,在國家財政撥款的醫療支出中,僅黨政幹部(縣團級以上),每年醫療支出(一項)的花銷就高達500億。全國黨政部門幹部身患重病的,有200萬長年病假,其中40萬長期佔據幹部病房、渡假村、療養院。

(2)江澤民集團操縱財政對老百姓(城鎮醫院、農村醫保)的象徵性投入,事實上等於不投入。

在江澤民公立醫院私有化的改制中,切斷了國家財政對醫療支出的投入,就是說國家財政收入不能投向為老百姓看病的醫院。事實上,從江澤民操縱公立醫院私有化改革以來,國家財政一直按江澤民要求的在做。所謂有一點投資,那就是象徵性。

首先,對城市三億人的投入,最多覆蓋約一億人,不足城市從業人員總數的一半,(中共搞的城市醫療保障是將少年兒童、非就業人口及農民工都被排斥在外的);

其次,九億農民,其投資覆蓋面,尚達不到一成。衛生部負責人透露,全國縣以下公共衛生機構僅30%勉力維持運作,30%正處在瓦解邊緣,還有30%已癱瘓。衛生部統計,2000年農村衛生費用佔全國衛生費用約23%,城鎮衛生費用佔75%,就是說,三億城市居民被覆蓋了一億,而佔全國13億總人口三分之二的農村,其衛生費用尚不足城市三分之一,其福利保障就可想而知了。

「公有制」醫院私化以來,由於中共採取基本不投資政策,農村醫療衛生狀況急劇惡化,在傳統合作醫療制度被打爛的今天,中共政府不作為,任由私有業主利用醫院斂財,使國家喪失了對醫院應有的宏觀調控能力,尤其整體抗禦災害能力。可以說,今天中國大陸一旦發生大面積疫情,老百姓就慘了。如2002年底至2003年春天的薩斯爆發、最近四川人類感染豬鏈球菌疫情蔓延,就暴露了公共衛生危機以及醫療體制存在的弊端,已充分顯示出問題的嚴重性。

被江澤民私有化、市場化、商業化了的中國醫療衛生事業,正在與13億中國人民的健康背道而馳。

(二)幫陳至立發財,江澤民操縱了公立醫院私改

1、大陸公立醫院私有化改革是江澤民搞的。江澤民搞公立醫院私有化改革有兩個動機:

一是,將政府必須向國民提供的醫療保障當作中共獲得國家利益的累贅,以改制為名,將這一義務丟給了社會。

這是個違背國家管理者義務的決定,它意味著江澤民集團公開拿13億中國人民不當人了。這也是江澤民集團禍害國有大企業的潛規則:即凡是能往國庫(黨的)錢袋裡摟錢、讓官員撈錢的大企業,一律更名央企,歸黨有;凡需要從國庫裡向外掏錢的國家項目,江澤民集團則藉口改制,一概推手不管。正如醫療改革,江澤民因不願意將國庫再拿出來用以承擔中國人民的醫療費,便打著市場化醫療改革的幌子,將全世界所有的國家都需要由政府履行的醫療保障義務以改制名義推給私人經營,這也是江澤民集團對13億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之一。

二是,私化公立醫院,為自己身邊人斂財。

筆者分析:從江澤民操縱醫療改革的受益對像看,不排除江澤民當年搞醫改有為陳至立淘金的因素在裡面。

事實上,從陳至立用13億中國人民的身心健康作代價,為江澤民打造在醫院市場化改革中瘋狂斂財的莆田系,可見江澤民、陳至立等僅通過醫療改革一項,個個謀取的私利都應當過百億、千億。

2、公立醫院私化改革,是江澤民對陳至立投桃報李。

中國人知道:江澤民毀掉國家對公立醫院的所謂改革,是通過時任國務委員,主管教育、分管衛生的陳至立做的。但中國人卻很少知道陳至立是江澤民的情婦。

陳至立女人男相,人面獸心,其陰毒、凶狠、殘暴的秉性特合江澤民胃口;《江澤民其人》形容說:江與陳是搞政治陰謀的一對生死戀人,凡江澤民作惡的,陳都會變本加厲。1988年,陳被江提拔上海市委宣傳部長;1989年六四發生前夕,力挺江澤民武力鎮壓上海學生運動;江澤民做了中共總書記後,1997年,將陳至立提拔去了國家教育委員會;1999年7.20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陳至立利用主管教育口的工作,幫江澤民煽陰風點鬼火,陳至立將教育當作是鞏固江澤民統治的重要手段,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洗腦。

為了報答陳至立,江澤民一方面,給陳陞官,先提拔為國家教育委員會主任、黨組書記,後仼命為改組後的教育部長,2003年竟直接提拔作了主管科教文體的國務委員,成了中共的國家領導人,終極官至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

另一方面,江澤民讓替他迫害法輪功出力的陳至立發財,就是本文提到的安排陳至立負責國家醫改。即由陳至立操縱公立醫院私有化、市場化改革。

江澤民提拔從未搞過教育的陳至立作主管科教文體的國務委員,就是給她更大的權力,讓她在更多的領域裡製造對法輪功的迫害,搞亂全國及全軍的教育。事實上,從陳做管教育的國務委員開始,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就不斷擴大領域,從學校教育、職工業餘教育、到軍隊教育都變成了迫害法輪功;而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駭人聽聞,恰恰也是發生在陳至立分管醫療衛生工作的這一期間。說明公立醫院私化過程中發生的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駭人聽聞,陳至立絕脫不了干係。

3、蒲田系是陳至立為江澤民打造的一支引導公立醫院市場化的犯罪工具。

(1)從蒲田系殺魏則西說開去。

2016年4月12日發生了西安的大學生魏則西因患惡性滑膜肉瘤,武警北京第二醫院用生物免疫療法治療卻將其治死的醫療醜聞,這就是江澤民集團醫改的悲劇。

據大陸知情人介紹:魏則西所患疾病,武警總隊北京第二醫院是沒有能力治療的。按醫德,醫院應告知患者到別處就醫。但武警總隊北京第二醫院卻為了從患者身上榨錢,忽悠患者父母,稱它們擁有世界上最先進的生物免疫療法,能治好魏則西的病(只是需要高額醫療費);為救兒子的命,魏則西父母聽信了謊言,將此療法視為拯救兒子生命的稻草,不惜將一生積蓄投給醫院;結果,醫院在為魏則西作了四次生物免疫療法的治療後,魏則西去世。魏死後,魏父母被有良知醫學專家告知,武警北京第二醫院對他兒子使用的生物免疫療法根本不是世界上最先進的生物免疫療法,而是被國外淘汰的臨床技術。這種臨床技術對治療魏則西的病根本沒有作用。于是,發生了魏則西父母向醫院要兒子的一幕。

那麼,武警北京第二醫院憑什麼敢用治不了病的生物免疫療法,忽悠魏則西父母掏出一生積蓄為兒子治病呢?因為他們有後臺。

(2)武警北京第二醫院是莆田系承包經營的,莆田系後臺就是陳至立。

經查,治療魏則西的武警總隊北京第二醫院的個體老闆是上海康新醫院管理投資公司私營企業老闆陳新賢,網路域名註冊單位系蒲田陳新喜、陳新賢倆兄弟。

業內都知道:莆田系是由詹氏家族、林氏家族、陳氏家族和黃氏家族四個家族組成的一個民營醫藥體系,是福建莆田民營醫療從業者的總稱,其資本和人員背景主要來自福建省莆田市東莊鎮。莆田系掌握著中國大陸80%以上的民營醫療份額,基本控制了中國大陸市場化以後醫療系統的走勢。在莆田系四大家族中,最顯赫的是陳新喜、陳新賢倆兄弟,這倆兄弟僅在全國各地注資整體收買國有醫院就達到了138家,且承包全國近百家武警部隊醫院可經營科室獲利。

莆田系憑什麼能如此任性?

據中共官媒報導:蒲田系的諸多個體業主,於2014年成立了一個叫「蒲田(中國)健康總會」的聯盟,當時,己升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的陳至立以官方身份公然向這個利用醫院謀財害命的個體組織發賀信,並匪夷所思地擔任該聯盟總顧問至今。

(3)莆田系的由來

據維基自由的百科全書介紹:1980年代,東莊鎮的陳德良通過自己研製的偏方,在本地成為皮膚病(疥瘡)游醫,之後他招收門徒,並將當地幾個游醫糾集在一起開始向全國進軍。最初通過電線桿上張貼性病、皮膚病等小廣告宣傳,賺到「第一桶金」,後來改作利用電視報紙刊登廣告,主要治療項目性病、鼻炎、狐臭、肝炎、風濕、皮膚病等。這些游醫,在當初個個都沒有取得合法行醫資格,甚至連一間地面建筑的診室都沒有,卻憑什麼幾乎是在同時期,一夜之間就能夠取得中共政府頒發的合法醫療手續,並被中共賦予合法手段,將全國許多城市地區醫院和武警部隊所有醫院的盈利科室全部承包下來搞個體經營?且暴富到每年掏120個億發廣告?

筆者認為:這是研究分析莆田系、揪出莆田系總後臺不可忽略的細節。

首先,要知道,這一夥由不法行醫的農村氓流構成的莆田系,在介入武警部隊醫院之前正在遭受雙重打擊:一方面,被外界稱為「中國打假第一人」的王海,1998對備受社會詬病的性病游醫展開調查,掀起了打擊性病游醫風波,對莆田系當時的擴張造成打擊,但由於莆田系突然發亮,一夜之間莫名其妙的披上了合法轉型升級的醫療外衣,不僅使王海打假落空,莆田系從此獲得了無限發展空間,更為猖狂;另一方面,官方在2000年注意到此現象,國務院曾發布指導意見,政府的非營利醫療機構不得與其它組織合作營利性的「科室」「病區」「項目」。2004年,承包科室被衛生部列入嚴打之列,但莆田系卻依然我行我素,直到魏則西死亡的2016年居然還在承包被衛生部列入嚴打之列的科室。究竟憑什麼?

其次,莆田繫在醫療系統無惡不作。

可以說,江澤民集團搞的醫改造就了莆田系。莆田系成了大陸市場化醫療衛生體系的主體、主幹、主導。是中國大陸整個醫療衛生系統喪失道德良知,墜入市場化、商業化的腐蝕劑。王海打假髮現莆田系醫院有三大特點:一是利用虛假廣告宣傳包裝假醫生為患者看病。如莆田系醫院在線客服的「醫生」均沒有接受過專業醫學教育,他們以百度百科為培訓教材,通過自學,自封「醫生」。二是向輕症患者誇大或虛構病情,將無病的忽悠成有病、小病忽然悠成大病,以不必要的醫療行為斂財。三是重金收買公立醫院大夫。

2000年,王海揭露了莆田系搞假醫生看病的真相,當時正值莆田系傍上陳至立,因此迅速擺脫王海(改變經營模式,擴大了經營範圍),重金聘請職業道德觀念缺乏的公立醫院醫生當作掩護,並通過兼併公立醫院私有逐漸形成主流。四是看外病、賣假藥。今天的莆田系,一般來說不受診常見重大疾病、不進行正規醫療,專治旁門左症;通過瘋狂的廣告宣傳和現金輸出,獲取接觸大量慢性病患的入口,推銷販賣偏方醫藥品(包括莆田系自制的,用食鹽水、安慰劑等冒充的假藥);莆田系還向醫療產業的上游發展,通過生產低質醫藥、醫療儀器,在莆田系醫院內部捆綁傾銷,以遠高於市場均價的價格售賣給患者獲取收益。五是通過網路發展醫療產業賺錢。比如百度貼吧出賣「病友吧」、「血友病吧」給莆田系,獲取大量佣金。在百度2013年260億元人民幣的廣告收入中,有120億來自莆田系醫院。

今天中國大陸一息尚存的公立醫院,原本以救人為主的正當醫療因莆田系的滲透、腐蝕而發生質變,甚至因為接受賄賂而受到莆田系的控制。魏則西事件,印證了這一問題的嚴重性。此外,莆田系醫院還打著公益基金會的幌子公開斂財。其中北京首大耳鼻喉醫院曾假借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名義,開展面向聽障兒童的所謂「大型免費公益項目」。但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的工作人員表示,從未與北京首大耳鼻喉醫院有過合作。今天中國大陸醫療衛生系統發生的一切癌變都始於莆田系。

莆田系原本就是一夥非法行醫、賣假藥的刑事詐騙犯罪份子,是誰給莆田系的膽,讓它們敢如此胡作非為?

筆者認為是江澤民。因為,莆田繫在被王海打假搞的焦頭爛額之際,能突然華麗轉身去承包了全國幾乎所有的武警部隊醫院可獲利科室,說明是當時主管政法、主管武警部隊的周永康參與了這件事情,且親自通過武警總隊落實了莆田系的承包要求。

從莆田陳氏兄弟每年豪擲120億給百度發虛假廣告,可以推見:莆田系這夥刑事犯罪份子能給中共總書記江澤民、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及操縱公立醫院私改的陳至立多少個億。不得而知。

作江澤民的情婦,陳至立發了大財。筆者推測,莆田系回報陳至立的靠山費至少在100個億以上。但這裡有個問題需要提示看官:公開給莆田系作靠山,陳至立是要承擔風險的,她為什麼不懼?因為,除了斂財,陳至立還要對江澤民報恩,這就是為江打造一支公立醫院私有化、市場化後能擔綱、取代國家醫療衛生系統的團隊。實際上,從莆田這夥人能將他們操縱國家醫療衛生事業的私家據點由莆田挪到上海灘,設在江澤民家,可見一斑。

4、江澤民實施公立醫院私改的替罪羊

為江擋罪,文化五毛故意忽悠中國人民說,醫療系統市場化改革是1990年代初,前總理李鵬主政時提出的。其實,五毛是拿李鵬替江澤民擋大陸醫改的罪,這套伎倆和打著鄧小平的幌子哄搶瓜分國有集體企業一樣,都是江澤民一手操縱的。是江澤民為使自己消滅「公有制」的罪惡陰謀合法化,在政治局提出後,責成國務院落實,實際上是江澤民干的。

(三)公立醫院市場化、商業化給人民帶來的災難

眾所周知,中國大陸現有的富翁,99.9%都是藉中共企業改制邪惡政策滋陰,跟著江澤民集團哄搶瓜分國家經濟搞歪門邪道發財的。他們當中凡能從中共手裡盤下醫院,被允許商業化經營的,大都是江澤民集團身邊的人。中共將攸關人民生命安全的醫院私化給它們,實質上,等於是放棄了國家對公民生死攸關的醫療衛生事業的經營管理,仼由市場化的結果是:醫院、藥廠、醫療設施的製造,成了官員和個體業主、大夫聯手向患者放血的屠宰場。據官網曝料:口腔科一顆售價2500元的純鈦烤瓷牙,出廠價只有16元;一個國產心臟支架,出廠價不到300元,醫院賣2.7萬;而進口心臟支架到岸價不過760元,卻被醫院賣到3.8萬元天價,暴利超過毒販。

2016年12月24日央視就「藥品回扣氾濫」問題報導說,大型醫院醫生的回扣佔藥價30%∼60%;被集中採購的藥品,如上海市藥品標價,一般都是市場批發價的5倍、最高超過10倍。就是說原本只值5元的東西通過集中採購部門就得花50元買進,這樣一來,既使實行零差價,患者可以報銷80%,那患者也要負擔10元,等於是既全額承擔了醫藥費,又同時承擔了一份全保繳費。今天中國大陸,江澤民操縱的公立醫院私有化改革,其實就是江澤民集團哄搶瓜分公立醫院的犯罪,過程中,中共政府對醫療、醫院管理表現出來的不作為,之荒唐、荒謬、荒誕、荒淫,見所未見。

1、醫生失德。

大紀元2016年07月01日訊:近日網傳一位大陸鄉村醫生發布視頻公開披露中共治下的醫療亂象並下跪懺悔

「在這裡,我向全國人民下跪了,我親手葬送了兒子25歲的生命,今天我要說出藏在自己心中的驚天秘密……」。這位鄉村醫生在一段4分鐘左右的視頻中表示,「我這一跪,可能得罪很多醫生和醫院,但是,為了廣大老百姓的切身利益,跪的值」,「作為鄉村醫生,為了賺錢養家,多年來,我為成千上萬的患者隨意的輸液,而且輸的是可怕的抗生素」。

這位醫生說:「老百姓更不知道,輸抗生素根本就不管用,還嚴重傷害身體。最讓我懊悔的是,為了讓那些質疑我的人相信輸抗生素管用,連兒子感冒時我也給他輸抗生素,多年來抗生素的積累、侵蝕,讓兒子患上了癌症」。他最後呼籲,「請求全國的醫生和醫院,別再昧著良心,草菅人命,賺取老百姓的血汗錢了,這是在犯罪」。

北京大學中國經濟研究中心經濟學教授李玲透露,中國的人均抗生素消費量是138克,是美國的10倍,排名世界第一。住院病患的抗生素使用率達80%,使用廣譜抗生素和聯合使用的則高達58%,遠高於30%的國際水平。上海復旦大學的一項最新研究發現,江蘇、浙江、上海地區的兒童體內普遍含有獸用抗生素,獸用抗生素即牛、馬、羊等動物類的抗生素。同時,課題組採用體質指數和腰圍判斷兒童超重或肥胖,進一步分析尿液後發現,獸用抗生素或主要用於動物的抗生素暴露,與兒童超重或肥胖有明顯的聯繫。研究人員認為,獸用抗生素的環境來源,主要通過污染水及食物進入人體。研究課題組表示,2013年中國抗生素使用一年達16.2萬噸,約佔世界用量的一半,其中52%為獸用,48%為人用,超過5萬噸抗生素被排放進入水土環境中。中國大陸濫用抗生素現象非常嚴重。

2、醫院失控。

今天大陸醫院,在江操縱下,儘管形式上尚有些許公立醫院,但實際上,醫療衛生系統整體走勢的運籌帷幄權己經落入莆田手中。筆者認為:在江澤民集團將公立醫院私有的今天,如果我們單純在這裡討論醫院性質公有私有熟優熟劣己失去意義,因為,今天中國大陸的公有制醫院,除了牌子是「公有制」,其內臟全部都被江腐掉了,蛻變成了利益驅動下的市場化、商業化經濟體。都喪失了國家福利的性質。

3、患者遭殃。

據2005年8月8日﹐一名癌症病人週一下午在福州鬧市一輛公共客車上引爆炸藥自殺喪生,事件中還有31人受傷。製造爆炸的是莆田市名叫黃茂金的農民,42歲,患肺癌晚期。爆炸物為土製炸藥。究其原因是因為沒錢看病。

今天中國大陸的醫院(無論己被私有化的、還是正在被私有化的),受江澤民集團醫療市場化歪理邪說導引,惡果是一切向錢看。可以說,13億中國大陸民眾中的絕大多數依工資收入,不要說買房買車穿衣吃飯,甚至連病都看不起。江澤民集團這種禍害公立醫院、破壞國家醫療保障體系建設的犯罪行為,完全喪失了一個正常管理國家的政府的職能。

解決國家醫療衛生保障體系的建設問題,是個複雜工程,首先,要解決江澤民集團瓜分「公有制」經濟的問題,其次,依法沒收它們的犯罪所得。第三,按普世價值道德標準規範人的行為、去邪歸正。第四,重新設立國家機關,包括重建真正屬於人民自己的醫院。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