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傳說】蘇東坡與奇女子琴操的傳奇佳話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2017年06月02日訊】北宋著名文學家蘇東坡的一生跌宕起伏,充滿傳奇色彩,留下了許多可供後人大書特書的故事﹐其中蘇東坡和奇女子琴操相識相知的故事就非常動人。

據傳,有一天,蘇東坡與佛印禪師一同到西湖泛舟。畫舫在西湖明鏡般的水面上優游自在地飄蕩,蘇東坡與佛印對坐於船頭,品茗閑談。清風習習,荷香四溢,湖面上幾縷似有若無的輕霧,把西湖渲染得空靈而縹緲。

忽然,左近的另一條畫舫遊船上傳出悠揚的古琴樂音,有女子幽幽唱道:「山抹微雲,連天衰草,畫角聲斷斜陽。暫停征轡,聊共引離觴。多少蓬萊舊侶,頻回首,煙靄茫茫。孤村裏,寒鴉萬點,流水繞紅墻。魂傷,當此際,輕分羅帶,暗解香囊。謾贏得,青樓薄幸名狂。此去何時見也,襟袖上空有餘香。傷心處,長城望斷,燈火已昏黃。」

那女子的嗓音如山間溪流般清澈純凈,曲調婉轉悠揚、淒婉感傷,別有一種動人心魄的魅力。

聽到此,蘇東坡詫異道:「敢將少遊的《滿庭芳》詞改了字韻,卻仍能保持原詞的意境、風格,且倍感凄絕,若非大手笔,岂能为也!」

佛印意味深長地對蘇東坡一笑,說道:「你何不近前打聽打聽。」

於是二人招呼船家向那遊船靠近。等兩船靠攏後,蘇東坡起身往那邊船上一望,只看見船艙畫舫裏撫琴彈唱的,是一個年約十六七歲,容貌清俊秀麗、氣質超塵脫俗的女子。


船艙畫舫裏撫琴彈唱的是一個年約十六七歲容貌清俊秀麗、氣質超塵脫俗的女子。(網絡圖片)

蘇東坡于是問道:「敢問姑娘適才所唱詞曲系何人改寫?」

那女子見有人相問,便站起身來斂衽施禮,從容答道:「只因原詞是『门』字韵,不便於歌唱,故小女子将这词的韻腳略作修改,換了『阳』字韵,只是一時游戲之作,有污先生清聽。」

蘇東坡贊道:「姑娘好文才!可願意與我等一敘?」

那女子定睛一看,這條船上是一位年約五十的儒雅文士和一位慈眉善目的僧人,便點頭應允了。

這姑娘正是後世聞名的奇女子琴操。她原是杭州一戶官宦人家的女兒,自幼聰慧伶俐,喜歡琴棋書畫,不僅彈得一手好琴,而且文才出眾,父母愛之若掌上明珠。


琴操原是杭州一戶官宦人家的女兒,自幼聰慧伶俐,喜歡琴棋書畫,不僅彈得一手好琴,而且文才出眾,父母愛之若掌上明珠。(網絡圖片)

不料天有不測風雲,在琴操十三歲那年,她的父親在朝中受人牽連而丟官罷職打入大牢,母亲怒急身亡,家財悉數被抄。經此變故之後,琴操淪落為杭州西湖遊船上的一名歌妓。

那琴操雖然淪為歌妓卻一直潔身自好,冰清玉潔,賣藝不賣身。她琴藝高超,撫琴撥弦間,琴音繞梁,令無數商賈富甲、王孫貴胄心醉神迷。因琴操自幼飽讀詩書,彈琴之外更兼寫詩填詞,吟風弄月,故而名聲鵲起,紅極一時。眾多文人雅士也紛紛慕名而來,只為一聽美人的歌聲琴韻,一睹才女的絕世風姿。

這一天清晨,琴操一時之間心有感傷,彈唱一曲以舒愁緒,不料竟因此得以與蘇東坡和佛印禪師相識。

蘇東坡憐惜琴操的才志,隨後便替她贖了身,此後更時常與琴操相約,泛舟於湖光山色之中。乘著清風明月,他們談詩論賦,唱和互酬。佳人撫琴,東坡吟詠,二人互相引以為知己。

此時的蘇東坡已是個把紅塵看透的人,他有心找機會點化這蕙質蘭心的姑娘。於是,有一天,在西子湖畔一處水榭亭臺上,蘇東坡對琴操談論起佛法禪機。

蘇東坡說:「我來當一回長老,你來試著參禪。」

琴操笑著應允了。

東坡問:「何謂湖中景?」

琴操答:「秋水共長天一色,落霞與孤鶩齊飛。」

東坡又問:「何謂景中人?」

琴操答:「裙拖六幅瀟湘水,鬢嚲巫山一般雲。」

東坡再問:「何謂人中意?」

琴操答:「惜他楊學士,憋殺鮑參軍。」

東坡又追問:「如此終究如何?」

琴操低頭,沉吟不答。

蘇東坡此時猛然大聲喝道:「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

蘇東坡一語驚醒夢中人。剎那間,酸甜苦辣一起湧上琴操的心頭。想到葉落花飛,繁華過盡的情景,她禁不住潸然淚下。

那是兩句詩,原是百年前一個與她身世相仿的琵琶女,唱給詩人白居易聽的。而今蘇東坡借此詩句來點化於她,聰慧如琴操者,當然對詩中深意了然於心。

豁然醒悟的琴操輕輕拭去眼角淚滴,她擺正古琴,輕撥慢捻唱道:「謝學士,醒黃梁,門前冷落稀車馬,世事升沉夢一場。說什麼鸞歌鳳舞,道什麼翠羽明璫,到後來兩鬢盡蒼蒼,只落得一身孽債,兩眼淚汪汪。苦海無涯回頭岸,從今念佛往西方。」

唱罷,琴操對蘇東坡深深一拜道:「學士提點,令琴操茅塞頓開。從今後,琴操決意謝絕風塵,黃卷青燈終此一生。」說完飄然而去。

蘇東坡愣住了,不覺手中書卷落地。(事見宋人《泊宅編》及後世所立的《東坡悲琴碑》)


在蘇東坡的點撥下,琴操幡然醒悟,決意拋棄紅塵,出家修行。(網絡圖片)

從此,臨安城少了一位能詩擅琴的佳人,玲瓏山白雲庵內多了一個禮佛誦經的女尼。正是:飄然塵外人,一笠千山雨。身似孤雲閑,悠悠任去來。

後來,蘇東坡邀約好友黃庭堅、佛印禪師,一行三人,曾數次前往玲瓏山,造訪出家修行的琴操,與琴操談禪說道。

多年後,當歷盡滄桑的蘇東坡再次來到玲瓏山,踏上那熟悉的小徑時,卻發現琴操修行的庵堂早已荒蕪。空山寂寂,惟聞鳥語。蘇東坡一路尋去,在山間一隅的一顆油桐樹蔭下,找到了一座靜靜佇立的墳塚,石碑上「琴操墓」三字在蘇東坡的眼前漸漸模糊。此情此景卻印證了蘇東坡的一首詩:「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雪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複計東西? 」

(責任編輯:阿竺)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