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劍:三連死 政法官位多凶兆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世上奇事很多,特別在當今中共國。不幸將死,死法都不一般:躲貓貓能撞死,洗把臉能淹死,喝口水能嗆死,蓋被子能悶死,連做噩夢都能夢死……當然,大家都知道,這些奇葩死法多數發生在看守所或者監獄,原因你懂的。自然也都不是死官員、死警察,死的都是「犯人」。

不過風水輪流轉,做了就要還。中共國製造死亡上癮,近來也引來死神大力眷顧那些製造死亡者,報應頻頻,索魂連連。

不誇張的說,近幾年死亡黨干太多了,頭至國級,腳至村級,中段十數級,每日都有「噩耗」,早已不稀奇,連黨媒都懶得報,或者根本來不及報。現在,似乎已經到了報應年代!
要說本文所講三官連死的故事還算有點稀奇,是因為他們都死在同一個地區,同一個單位,同一個職位上。

這個職位就是:中共天津市寧河區政法委書記。接連死亡的三個正局級書記,兩個姓張,一個姓楊。

中國人都知道,中共政法委是個黨系機構,不僅比國法還大,還管着國字系的公安、法院、檢察院。原來還沒那麼大,到了1999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後,突然權力膨脹,成為蛤蟆鎮壓修鍊人的前台打手,其和拿不上檯面的610流氓特務組織沆瀣一氣,十八年來犯下許多反人類罪行。秦城住客周永康入獄前就是正國級政法系梟首,蛤蟆硬塞進中常委的愛將。

好在,天報蛤蟆和爪牙一刻沒停,隨着即食麵周享受無期徒刑拉開大幕後,最近天報越來越重、越密。直轄市天津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之一,因此那個死亡職位的三個遭報惡鬼,再一次成了對追隨蛤蟆迫害好人者的嚴正警示。

第一個遭報的政法委書記叫楊金華。說來驚悚,高高在上、手握一縣(後改區)公檢法生殺大權的書記,卻遭一個弱勢農民手刃而亡。

據當地知情人披露,殺楊書記的農民陳奇勝30多歲,是國家園村村民。陳性格內向,是村裡公認的老實人。2004年剛一開春,陳請建築工人在自家院里蓋廂房。

不知怎的被楊書記得知,非讓陳把蓋的房子拆了。陳也不明白怎麼惹到高大上的楊書記了,但知道那是個何等難惹人物,就低聲下氣跟楊商量,楊卻一口咬定必須拆。最後陳知道了原委:楊書記的弟弟楊金寶(原磷肥廠廠長)看上了這塊地。陳不甘心就這樣拆房,便多次哀求楊,但死活不行。

一天早晨,絕望的陳奇勝喝了不少酒,等候在楊金華晨練回來的路上,待楊一出現,便一刀下去將楊書記捅了個透心涼。據目擊者陳述,當時楊的五臟六腑都流出來了,血淌一地,來不及搶救,當場斃命。

殺楊後,陳也跳樓自殺,當時並沒死,摔成重傷,被送到醫院搶救,後來卻不知何故去世。
最壯烈的是陳奇勝送葬這天,國家園全村人都出來送別,沒有不給錢的,最少100元,多的送上千元,送葬路上也有給錢的(按當地風俗,關係不錯的村人,誰家有大事小情,都會上一份禮金,人緣越好,隨禮的人越多)。甚至寧河縣的黑社會都來給他送葬。

送葬隊伍人山人海,男女老少很多落淚的,陳是人們心中殺死共黨惡霸的大英雄。有老百姓站在汽車上,高喊陳死的冤,官逼民反,並打出橫幅「為民除害」,還有人寫了一副對聯:錚錚鐵骨寧死不屈橫批:被逼無奈。激憤的送葬隊伍甚至還抬着陳的屍棺圍着縣政府繞了一圈。
楊書記死後,其妻不長時間也死了。

第二個遭報的書記叫張付川,55歲。2016年2月擔任寧河區政法委書記,在當地可謂呼風喚雨無人不知的「人物」。在職期間,積極追隨蛤蟆迫害法輪功,操控公檢法非法綁架、關押、冤判,用殘暴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當年11月,因其涉嫌違規、違紀、貪腐等問題,被停職審查,其自知罪孽深重,終日惶恐不安,3個月後,2017年2月13日晚,再也熬不住的張付川在家上吊身亡。

第三個遭報的叫張金明,52歲,曾任寧河區副區長。前任張付川被雙規後,2016年12月,張金明上任寧河區政法委書記,接替張付川的職務。可惜,其並沒有被前兩任的惡報砸醒,仍積極追隨蛤蟆執行迫害,繼續冤判、綁架、騷擾法輪功學員。到2017年3月,還在寧河區方舟公園及鄉鎮集市大搞誣衊法輪功的宣傳展板、櫥窗、傳單,欺騙世人。死前一個多月的3月28日,其還去參加610組織的「反X教」會議,指導迫害法輪功。

就這樣,任政法書記才半年,2017年5月15日晚9點散會以後,張自己開車去唐山那邊,也不知去幹什麼。在唐山至丰南高速口,與一輛大車追尾,直接鑽到大車底下,張金明當場死亡,至於何等慘狀,是否身首異處,那是政法機密,未見公報。

後來大家估計,張書記肯定也不會是去幹什麼好事。無利不拉晚是一種可能,密會情人小三是另一種可能。總之,公幹有秘書,私干有馬仔,堂堂書記自己偷摸開車走夜路,在中共官場不合常理,一定有說不出口的隱秘。

更可惜的是,張金明本來有不作惡機會。他有親屬修鍊法輪功,曾經對張金明講過真相,張金明甚至還接到過海外法輪功真相電話。但張不僅根本不信,也從來不聽,還用無神論和馬列毛理論反駁。他說「那麼個石頭(貴州平塘縣天然『中國共產黨亡』藏字石)能說明什麼?」張金明一副高高在上、誰都沒他聰明的樣子。直到招來天譴橫禍,一命嗚呼,錯失保命機會。

張金明早在寧河區苗庄鎮任書記期間,正是邪黨對法輪功迫害瘋狂的時候。他在苗庄鎮10年左右時間,苗庄鎮有多位法輪功學員遭到迫害。這是前因,大概也是無良上司讓他接替政法委書記職位,繼續實施迫害真善忍群眾的動因。

故事講完了。雖是欠債還命,但畢竟是三條可貴人命,沒能好好珍惜,讓人扼腕。

在黨國,三官命喪同地同職同位,概率並不高,而且,一個刀捅,一個上吊,一個車禍,都是暴死,沒一個善終,這結局就更顯驚詫。黨國黨政軍職級數百,像政法系這麼頻密的死訊,大概能拔得官位生態惡報頭籌。

冤有頭,債有主,如果不是江大蛤蟆執意迫害法輪功,不是把人的陞官發財和迫害掛鈎,不是人性惡的一面被蛤蟆點燃,也還不至驅使這麼多官吏行惡遭報,人亡家破。

本來人間沒有什麼官階、位置是天生要你行惡的,哪怕是共產黨這個人類有史以來最邪惡的政教合一團伙。就算當年納粹蓋世太保、蘇聯克格勃,其中也有身居惡職,心存善念的。包括江蛤蟆炮製的610組織,專門拿來鎮壓法輪功,其中不照樣有正義之士暗助受害對象,協助反迫害么?著名的「槍口抬高一寸」理念,已為全世界極權統治下的義士所認同,所篤行,那麼寄生中共體制內的官員們,特別是被蛤蟆綁架到迫害修鍊人的死亡戰車上的政法、610、公檢法諸位,就非要那麼蠢、非要一條道走到黑么?不該吧!

眼前的現實就是,你要保全自己,保全家人,也被三位寧河死鬼書記嚇到了,就趕緊跳出蛤蟆熬的這鍋迫害法輪功修鍊人的渾水,試着做個清明善士。就算你幾十年被邪惡匪共無神論熏染再狠,身邊發生的、媒體播報的事實,老人講述的「善惡有報」天理,你總不能都不信吧!

本文善意告知的是,政法委這個名符其實的死亡職位,已經被神佛盯上了,作惡無邊,得意一時,難保一世,終不得善報。這世間,決沒有做了不還的道理,610們,政法官們,迷途知返是聰明人。但是,機會真的不多了。我絕不希望你成為下一個故事素材。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