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人:共產主義已絕路 當代「李淵」呼之欲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6月22日,波蘭議會高票通過一項法律修正案,下令推倒境內歌頌和讚美共產主義的塑像和紀念碑。波蘭議會發表聲明說,通過類似法律是向社會發出明確信號,波蘭禁止和反對專制制度,譴責傳播專制思想的行為。6月26日,法國共產黨總書記皮埃爾.洛朗(Pierre Laurent)宣布,該黨還能存活不到一年,明年他將進行轉型,組建一個新的黨派,名稱也很可能會更換,這標誌著在1920年成立的法國共產黨即將消亡。

6月29日,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在簡報會上證實,美國川普政府批准對臺灣總金額約14.2億美元的軍售案,以此對共產主義政權施壓。6月30日,在聯合記者會上,美國總統川普和韓國總統文在寅表示,他們一致同意對朝鮮的挑釁,堅決地予以回應。川普明確表示,美國一直對朝鮮採取的「戰略忍耐」政策已經失敗,美國正準備沒人想看到的對朝軍事選項。就在此前一天,美國政府還宣布制裁了幫助朝鮮洗錢的中共丹東銀行。可見共產主義極端政權正在國際上走到絕路,「去共化」已成為多數共識席捲全球。

7月1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舉行了年度「七一大遊行」,主題是「一國兩制,呃足廿年,民主自治,重奪香港」。此次眾多香港民眾也走向街頭也以各式條幅、展板及特色標語,表達捍衛民主自由,守護香港核心價值的訴求。這些訴求實質是香港人反對中共強加給香港社會的共產主義極權制度。同一天,中國大陸九萬民眾也通過「翻牆」退黨的方式來表達希望中共邪教早日解體的訴求。可見無論是在香港,還是在中國大陸,大部分中國人都開始了對共產主義極權制度的厭惡,拋棄共產主義邪惡制度已成為當今中國的主流民意。

即使在中共黨內,也越來越多的中共權貴對共產主義制度與中共反腐的合法性發出了實質性挑戰。從2015年以來,萬達、海航、復星、安邦等大批中共權貴企業以海外投資為名,把大量財富轉移至海外。2017年6月份,胡潤研究院首次發布的《2017中國企業跨境並購特別報告》顯示,2016年,民營企業成為了中國企業海外並購的主要推動力量,其交易數量較上年增加了三倍,並在交易金額上超過了國有企業。而2017年一季度,有83%的海外並購交易是由民營企業參與發起的。胡潤表示:「民營企業交易的佔比在去年達到歷史最高,而國有企業交易的佔比在去年達到歷史最低。」這種現象都深刻揭示出中共富豪對共產主義制度的極度不信任,轉移資產已成為當下中共富豪的共同選擇。

隨著中共十九大的臨近,為能在中共十九大上獲得掌控中國的絕對權力,中共各政治勢力鬥爭近似公開化。具有江派背景的富豪郭文貴更是赤膊上陣,多次通過海外媒體爆料中共眾多高官及其家屬的貪腐問題。中紀委的兩任負責人賀國強與王岐山均被郭文貴爆料,這深刻揭示出中共江派人馬對當局選擇性反腐的極度不滿,它們希望通過「出口轉內銷」的方式來對當局施壓,甚至是逼迫當局下臺。可見,現在的中國政局處於一個極度危險的狀態,中共隨時都有分裂垮臺的可能,而身處政治鬥爭漩渦中的中共高官也面臨人頭朝夕不保的極度危險境地,中共高官的身家性命稍有不慎就會被共產主義極權制度所絞殺。

現在的中國與1400年前的隋朝極為相似。在政權建立上,中共與隋朝均是通過暴力與殺戮手段顛覆前朝政權取得的。具體而言,中共是靠著共產主義解放全人類的極端學說騙取中國人信任,繼而採用暴力手段顛覆了中華民國而建立的,而隋朝是靠著楊堅矯詔奪權,殺盡北周宗室,繼而廢北周靜帝而建立的。所以中共與隋朝的政權都是靠著暴力殺戮得來的,嗜好殺戮是這兩個政權的共同基因。在執政過程中,中共與隋朝均是靠著對民眾的虛假承諾,並極力採用嚴苛重刑壓迫百姓,經常肅整各級官員而維持政權存在的。歷史證明,中共每逢最高領導人更替之時,都要進行大清洗,很多官員會因此入獄,中共對民眾的各種虛假承諾均未有真正實現過,民眾稍有不滿均會遭致中共重刑迫害。而在隋朝,隋文帝楊堅、隋煬帝楊廣殺戮大臣,清洗官員是家常便飯,隋朝對待百姓也是殘酷壓迫,並主張對民眾施以嚴苛重刑。可見,長期殘酷壓迫普通民眾並實施重刑,讓官員生活在惶恐的權鬥之中,是中共與隋朝的共同特點。

在經濟方面,中共的「改革開放」與隋朝的「開皇之治」極為相似,它們都通過放鬆對社會經濟領域的管制,使得社會經濟達到了空前繁榮,每個當朝權貴均在這經濟空前繁榮下中飽私囊獲取了極大的物質利益,而對廣大民眾而言並沒能享受經濟繁榮帶來的各種實惠,很多人的生活仍處於十分艱辛的狀態。在政權後期,中共與隋朝的社會矛盾均空前尖銳,611年,山東、河南大水成災,漂沒四十餘郡,王薄率眾於山東章丘發動民變,這開啟了隋朝全面崩潰的步伐。2004年,《大紀元時報》發起了退出中國共產黨的精神覺醒運動,隨後中國各地維權抗暴事件日益頻繁,中國民眾都對中共暴政怨聲載道,所以退黨精神覺醒運動,正開啟了中共全面解體的步伐。

或許是天意,中共和隋朝最後一個共同點就是它們的暴政均會被自己體制內培養出來的權貴所終結的。事實也如此,中共的終結者現在就在中共內部,更正中共的高層,等時機成熟他登高一呼中共就頃刻解體。歷史總是如此的精彩且琢磨不透,當年太原留守,唐國公李淵,世受皇恩,他是標準的隋朝貴冑,他的母親與隋煬帝楊廣的母親是同父異母的親姐妹,外祖父都是獨孤信。按常理說,天下人都反隋,李淵卻不能反隋,因為反隋就是反他自己,李淵家族的切身利益同隋朝休戚與共,甚至有謀士對李淵說:「離開了隋朝,你什麼也不是。」但事實證明,順應天意的李淵,他離開了隋朝不僅沒有家道中落,而且還成為了大唐的開國之君,他與他的子孫還開創了令世界所有人矚目的大唐盛世。要是沒有當年李淵放下私情,以道義為重,大義滅隋的話,中國的《二十四史》中就沒有《舊唐書》,海外也沒有「唐人街」。

隨著《九評共產黨》的急速傳播,解體中共已成為中國最大的主流民意,2.7億中國人用退出中共黨團隊的方式向世人傳達了自己擺脫中共邪教控制的堅決態度。作為有理智的中國執政當局決不能忽視這巨大的民意,歷史一再證明逆流而行的人都不會成功。在外界看來,現在北京當局的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是最有條件做中國當代「李淵」的人,他出身顯赫,是紅朝的標準貴冑,自己及家人都曾遭中共邪教的殘酷迫害。現在他雖貴為中共的最高領導人,但那只是中共各派政治勢力妥協後給他的頭銜,遠不如他自己奮鬥得來的踏實。

而且現在他的大力反腐已觸動了中共當朝權貴的根本利益,因此他的反腐遭到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巨大阻力,同時他主導的反腐還面臨選擇性反腐的質疑。為了推動強力反腐,他自己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也隨時面臨威脅。習近平若想要反腐取得真正的成功,就不得不抓捕中共的腐敗總教練江澤民並公布它犯下的反人類罪行。如果不抓捕江澤民並公布它犯下的反人類罪行,這場反腐就上不能教育其它官員,下更不能平民憤,如此的反腐就變成了一場權鬥。通常因權鬥而進行的選擇性反腐注定都將失敗,而失敗的後果是人頭落地遺臭萬年連累家人。所以外界分析,擺在習近平最後的路就只有順天應民解體中共,另立新黨來成就自己偉大的中國夢。

現在很多事實都表明,共產主義在世界上已絕路,拋棄共產主義極度思想已成為席捲全球的巨大潮流,中共離徹底解體僅只差最後一步。春江水暖鴨先知,作為最瞭解中共狀況的權貴,已經大規模借海外投資為名轉移財富,這是它們看衰中共的真實寫照。現在為了獲取掌控中國命運的絕對權力,中共各路政治勢力正在進行全力廝殺,相互揭短相互爆料,曾經為中共賣命的老兵也加入鬥爭之中,中共隨時都會突然崩潰。更具戲劇性的是,據中共政法委、中共公安部內部通報,香港、美國、加拿大、澳洲、德國等地的紅二代、紅三代正在成立政黨展開活動,他們稱要順應民意替天行道,搞再次革命,推翻中共暴政。可見中共體制內希望自己能成為中國當代「李淵」的人還真不少,當代「李淵」呼之欲出,是當楊廣還是當李淵?留給北京當局決斷的時間很緊迫了!

作者提供,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雨田)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