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縱火保姆講述作案動機 曾偷名表金飾典當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8月01日訊】杭州縱火案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其中縱火嫌疑人、保姆莫煥晶作案動機最令人困惑。作為保姆,莫煥晶前科纍纍,卻能一再找到令同行艷羨的僱主;最令人不解的是,受害雇主朱小貞和孩子們對待莫煥晶像家人一樣,她為何要縱火?

大陸媒體通過對莫煥晶辯護律師黨琳山的採訪和對其家鄉的走訪,發現縱火案中的一些端倪。

莫煥晶的放火動機

莫煥晶被收監後,她的辯護律師7月7日與她進行了會見。

此前網路傳言,莫煥晶因盜竊敗露將被辭退,想趁男主人出差之際放火再滅火,爭取立功留下。但莫煥晶講出了令律師感到非常荒唐的版本。

她告訴律師,縱火的頭天晚上,自己一直在網上賭博,玩一種叫百家樂的遊戲到大半夜,輸光了賬戶裡的錢。想找林家人借錢翻本,但自己也覺得這已經大大超出了一個保姆向僱主開口的極限。此前已經以老家蓋房的名義,向林家借債十多萬元人民幣。莫煥晶想出一個主意,先放一把火,然後再滅火,有這樣的立功表現後,再向林家開口借錢。

杭州警方在通報中表示,莫煥晶在縱火當天,凌晨2點到4點,在手機上查詢了打火機自爆、沙發著火、窗簾著火等信息。4點55分,莫煥晶在客廳點燃了茶几上的一本書,扔在了布藝沙發上。火勢失控後,莫煥晶逃離了現場,結果導致朱小貞和三個子女死於這場大火。

不過,辯護律師從莫煥晶那裡瞭解到,早上5點縱火的原因,是因為朱小貞每天5點左右起床運動。莫煥晶最初想在茶几上燒書,又擔心書會引燃地毯太麻煩,最後選擇了點燃窗簾。她沒想到的是,垂直懸掛的窗簾過火更快。

莫煥晶稱,已經起床的朱小貞讓她報警,自己去叫醒三個孩子。她在樓道裡報了警,一名小區保安通過保姆電梯上到了18樓,莫煥晶請保安去救人。保安用毛巾捂著臉,衝進去沒幾步就被嗆了回來。

第二名保安隨後也上了樓,並讓先上樓的保安和莫煥晶嘗試從主入戶門進屋救人。但藍色錢江小區採用的是雙入戶電梯制度,沒有僱主卡,莫煥晶和保安不能直接到主入戶大門,只能先下到1樓,再從1樓上到18樓。

莫煥晶事後稱,她和保安下到1樓,消防隊已經到了,不要她再插手。莫煥晶表示,基於這個原因,她沒有再上樓救人,但一開始,她的確準備救火。她告訴律師,自己一直都告訴物業和消防,房子裡還有人。

對於莫煥晶的說法,消防專家指出,根據火勢發展分析,莫煥晶在朱小貞起床後縱火的可能性非常小。她對自己偷拿東西去典當、撒謊借錢等事顯得坦然,在她性格邏輯中,賭博的慾望使很多行為都變得合理了。

此前有媒體到現場採訪,有小區業主描述,莫煥晶當時手裡拿著鐵鎯頭和手機,呆呆的站在警戒線外。面對鄰居詢問朱小貞的情況,她說應該是坐主梯下來了吧。不過5點30分左右,逃生的業主各處轉了幾圈尋找朱小貞,卻不見蹤影,莫煥晶才說人應該還在上面。

6點40分,朱小貞的哥哥朱慶豐從莫煥晶的猶豫裡,相信妹妹還在樓上,不顧勸阻衝進了大樓,然而他只等到了妹妹和三個孩子一動不動的身體。

不設防的日常相處

通過交談,莫煥晶給律師的印象是做家務認真,又會開車,林家人很喜歡她。最讓朱小貞滿意的是,莫煥晶會開車,每天可以接送三個孩子上學放學、參加興趣班。

莫煥晶稱林家人對她很好,並向律師舉了一個例子。莫煥晶稱林家的名貴手錶、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的存放,從來不避防莫煥晶。但林家人不知道,莫煥晶愛賭博,這個不良嗜好使她把手伸向了林家,不僅撒謊借錢,還伸向了那些名貴物品。

莫煥晶私自盜竊典當名貴手錶等一直沒有被林家人發現。據稱林家的幾個小孩平時喜歡玩藏東西的遊戲,家裡的一些名貴物品有時找不到,林家人已經習以為常。有一次,孩子們將一塊名表藏到了莫煥晶的房間,幾天後被莫煥晶找到,放回了原處。

沒過多久,小孩再次藏手錶,又被莫煥晶找到了。但這次她沒聲張,偷偷花了幾十元錢,在網上買了仿製品放回原處。背地裏卻悄悄的去了典當行,將真正的名表當了。

官方通報稱,莫煥晶在林家盜竊手錶、金飾十多次。

莫煥晶作案後,黨琳山是接受莫煥晶弟弟的委託代理此案。他認為,莫煥晶的確應該負主要責任,但城市居民小區物業管理和消防安全的系統規範也有責任。他指出,藍色錢江小區與消防中心直線距離不到500米,超過300平方米的豪宅裡過火面積50多平方米,滅火卻用了兩個多小時。

據媒體報導,莫煥晶從小沒有母親,與父親、繼母和兩個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生活在一起,雖如此,莫煥晶卻在寵愛中成長,結婚後,她的前夫對他也不錯。

但是染上了賭博的莫煥晶,開始給家人帶來了災難。為了自己的慾望,莫煥晶一再給家人帶來傷害,離婚也在所不惜,甚至差點賣掉了前夫家的房子抵債。娘家人也被她同樣害慘了,為她還高利貸,四處舉債。

(記者李若愚報導/責任編輯:凱欣)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