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寧:官媒高調報731部隊惡行 迴避中共大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8月15日是侵略中國的日本投降日,13日,日本NHK電視台播放了紀錄片「731部隊的真相——精英醫者與人體實驗」,共約50分鐘,引發了日本輿論關注,中共媒體也是連日高調報導。

在紀錄片中,NHK通過發掘二戰結束後不久在蘇聯舉行的審判錄音資料,用真人錄音和親歷者採訪還原了731部隊核心成員開發細菌武器的真實情況。紀錄片稱,二戰時期,731部隊在中國祕密開發細菌武器並用於實戰。戰後,731部隊將證據徹底銷毀,原部隊成員守口如瓶,真相被隱藏。

紀錄片顯示,當時參與731部隊人體實驗的有日本軍人,還有日本醫學界的精英。很多軍人在戰後審判中受到懲罰,但醫學界精英及其所屬名校的責任至今曖昧不清,其中一些人甚至在戰後得到學界表彰。

關於731部隊,筆者在上大學期間曾看過一篇令人毛骨悚然的紀實文章,多年過後仍不願回想。731部隊的正式編號是關東軍滿洲第691部隊(關東軍防疫給水部)下之滿洲第731部隊(防疫給水部本部),研究內容對外宣傳主要以研究防治疾病與飲水淨化為主,但實際該部隊使用活體中國人、蘇聯人和朝鮮人進行各種生化武器實驗,如凍傷實驗、低溫實驗、毒氣實驗、活體解剖等。一些研究者認為至少有3000人在實驗中遇害。罪惡堪比納粹集中營。

731部隊的研究成果也被用到了中國人身上。1940年7月3日,「731部隊」攜帶傷寒菌、霍亂菌和有鼠疫菌的跳蚤,進行細菌戰。造成寧波一帶鼠疫流行、金華、龍游、衢縣、玉山、浦江等被污染地區傳染病流行,大批居民死亡,日軍還將注射有傷寒菌和副傷寒菌的大餅分發給南京戰俘營的3000名戰俘食用,然後將戰俘釋放出獄,藉以傳播疾病。

1941年11月4日,日軍違反《日內瓦公約》,在湖南常德投擲了鼠疫菌蚤,以及帶有鼠疫細菌的穀子、麥和棉花、碎布等雜物。投下鼠疫的數周內,鼠疫在常德猛烈流行。疫情持續了數年之久。2002年8月27日,東京地方法院認定至少有7643名常德人在這場細菌戰的中喪生。

1943年夏秋時節,日軍駐濟南細菌戰部隊於魯西北地區扒開衛河大堤,同時播撒霍亂病菌,致使魯西北、河北南部及河南北部一帶霍亂流行,時至今日,受害者的人數尚無法準確統計,但據估計應不少於20至30萬。

正如NHK紀錄片所披露的那樣,參與上述獸行和罪惡的除了軍人,還有日本醫學界的精英。世界公認的是,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其使命感是建立在尊重生命和珍愛生命的基礎上的,可是從事醫生職業的日本醫學界精英在731部隊的行徑卻禽獸不如。比如,被他們用來做活體試驗的人受盡非人的折磨,之後悲慘的死後並被投入煉人爐毀屍滅跡。

然而,類似的罪惡不僅僅出現在二戰期間的日本醫學界、德國醫學界精英身上,就在當下的中國,在二戰結束後70多年後,仍然堂而皇之的存在著。

2015年10月,《美國移植學報》(AJT)連續發表兩篇撤稿聲明,撤銷了中國有著「換肝之父」之謂的范上達及其研究團隊9年前發表的兩篇論文,給出的原因是圖片來源有問題。

今年2月,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鄭樹森等人,去年在《國際肝臟雜誌》發表的關於564例肝移植的研究文章被撤下,原因是文章所言的肝移植髮生在2010年到2014年4年間,並聲稱移植的肝臟都來自心臟死亡器官捐獻者,遭到了澳洲學者羅傑斯的質疑,而鄭樹森對於質疑選擇了沉默。

5月,世界知名學術出版商、德國出版公司「斯普林格」(Springer)宣布,旗下學術刊物《腫瘤生物學》(Tumor Biology)所發表的107篇論文,因涉及審稿人及審稿報告造假被撤稿。這107篇論文,全都來自中國的學者。其中論文作者不少來自於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院,如中南大學附屬湘雅二院、浙大附屬第一醫院、中國醫科大學的附屬第四醫院、山東大學附屬齊魯醫院、浙江人民醫院、上海交大附屬第一人民醫院、中國醫學科學院附屬盛京醫院,等等。

上述稿件的被撤,背後隱藏的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根據海外獨立調查人士喬高、麥塔斯、葛特曼三人2016年聯合發表的最新調查報告中,估計在中國每年有6萬至10萬的器官移植數量,這達到了世界器官移植數量的頂峰。

據報,在2006年有證人指證法輪功學員被強摘器官後,麥塔斯等人便開啟了第一波的調查。當時中國幾乎不存在器官捐贈系統,而中國傳統文化中也不支持器官捐贈,但中國器官移植數量在2000年後呈指數性上升,從1999年以前的每年幾百例驟增為2000年之後的每年1萬例以上。

詭異的是,在中國缺乏器官捐贈系統的情況下,中國的器官移植等待時間卻非常的短(可在手術1至4週前預先安排)。2009年,美國的腎移植平均等待時間為3.6年,在加拿大也需要平均約3年,在中國卻只需要1至4週。而且中國還開辦器官移植旅遊項目,「移植器官游」涉及沙特阿拉伯、日本、韓國、台灣等20個國家和地區。

這樣的器官移植數量和等候時間,只能說明中共有著龐大的器官庫,裡面關押著眾多的「供體者」,有證據表明這些「供體」絕大多數是被中共殘酷迫害18年的法輪功修煉者。而這十幾年來,有多少醫院、多少器官移植醫生、多少護士涉足這罪惡中,恐怕統計出來,同樣令人不寒而慄。比如被撤稿的鄭樹森同日2015年3月,對外界宣稱自已做了1850多例肝移植,這背後有多少人被害?

是以,在中共大肆報導日本電視台曝光的731部隊罪惡的同時,卻刻意忽視發生在本土的遠超731部隊的罪惡,無疑是莫大的諷刺。

去年12月8日,丹麥議會舉行了一場以中共活摘器官罪行為議題的答辯會,此次答辯會由丹麥議會第二大黨派丹麥人民黨的肯尼斯‧克里斯坦森‧拜特等六位議員聯合發起。拜特擲地有聲的發言中有這樣一段話耐人尋味:「當有一天這個(中共)政權倒台時,當那一天到來時,這個政權的罪行將被揭露。那時我們再回過頭來看這一段歷史,看看我們在這個議會大廳裡的辯論,看看誰曾經表態說了什麼。」

天要變,誰能擋得住?歷史的車輪按照既定的軌道前行著,而中共政權垮台只爭個早晚。當那一天到來時,當中共的罪惡被清算時,每個人曾經的選擇都已經刻在歷史的那一頁,無論是選擇善還是惡,無論是選擇譴責還是冷漠。

日本NHK紀錄片最後介紹了一名悔恨自殺的醫生,但後悔已經太晚了。那些在當今中國參與罪惡的醫生、護士、警察、司法人員、高官……,還有時間後悔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遲早將為今天的罪惡買單,因為正義會遲到,但永遠不會缺席。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