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企混改再出重拳 牽動李鵬家族企業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08月31日訊】8月29日,中國國企中的兩大能源巨頭:中國國電集團與神華集團,合併重組為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有觀點認為:兩大巨頭合併,證明中共前總理李鵬家族控制的電力勢力得到削減甚至被吞併。

中國國電集團與神華集團合併重組為國家能源投資集團有限責任公司,媒體驚呼,這僅僅是中國國企改革的開始,國家能源不僅是資產總額1.78萬億元,位列世界百強企業的巨無霸,「更為當前我國煤電頂牛的困局提供了有益範本。」

公開資料顯示,中國神華是中國甚至全球第一大煤炭上市公司,2015年中國神華煤炭銷售量達到370.5百萬噸,在世界500強的排名270位。其旗下煤炭收入佔比約為54%,發電收入約佔38%。

國電電力由中國國內五大發電集團之一的中國國電集團公司控股,是中國國電集團公司在資本市場的直接融資窗口和實施整體改制的平台,在世界500強排名第345位。

6月4日,中國神華、國電電力曾發布公告,公司於6月2日接到各自控股股東——神華集團和中國國電集團公司的通知,獲悉其擬籌劃涉及兩家上市公司的重大事項。

6月5日,兩家公司股票停牌,隨後,神華、國電要合併的新聞紛至沓來。當時,陸媒還推演了「神電」出現的幾個必要的理由,但沒有人肯相信。

8月30日,總部設在北京的美媒多維報導稱,在中國,煤、電分家的「傳統」一直沒有被打破過。而海外一些分析人士強調:煤電兩大巨頭的合併,至少證明,李鵬家族控制的電力勢力得到削減甚至是被吞併。

大陸體制內人士分析,不可否認李鵬子女曾長期在中國能源部門工作,並一度在國企擔當要職,但是以此推斷李鵬家族把控了大陸電力能源的說法站不住腳。

理由是,在大陸電力體系不僅是煤電,還包括水電、風電、光伏等,不可能是「由一個家族掌控的」。

李鵬家族中,曾被視為中國「電力一姐」的李鵬之女李小琳,早年曾擔任中國電力國際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中國電力新能源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

2015年7月份,中國國資委宣布李小琳任大唐集團公司副總經理和黨組成員,顯示其與電力企業進行了權力切割。

李鵬之子李小鵬,曾長期擔任中國華能集團和華能國際的領導職務,被稱為「亞洲電王」,但最終走入了仕途,曾任山西省委副書記、山西省省長。

觀察人士認為,無論李鵬家族曾經在能源企業方面的控制力有多大,僅從李小琳職位變動的時間上看,早已成為過往。

有海外評論指,「國企混改的力度的確顯示出超人的想像力,也讓會中國經濟引發連鎖反應,但本質上,這仍然是中共權貴集團的新一輪內部分餐。」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教授謝田分析說,混合制不能真正解決國有企業壟斷問題,只是吸收一些民間和外資資本,必須從政治上解決這一問題,反腐可以起到剝奪控制權的作用。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則表示,政治體制不改革,經濟體制改革必然走向權貴壟斷的市場經濟,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

公開資料顯示,第一批混改試點的央企,集中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七大壟斷行業。而這些壟斷行業,大部分長期被掌控在江派利益集團手中。如中石油曾被曾慶紅和周永康控制;聯通被指與江澤民兒子有關;東航股東之一的上海聯和投資有限公司,江澤民長子江綿恆曾任該公司的法人代表。

華頗分析說,當局確實想針對壟斷、移除利益家族這些絆腳石,但從過去的情況來看,由於政治體制不改革,經濟體制改革必然走向權貴的壟斷市場經濟,不是真正的市場經濟。權貴們中飽私囊、最底層的民眾來承受失業等負擔。

謝田教授表示,混合所有制就是為了用來吸納資本、增加資本,實際上控股的地位是不會放棄的。真正要把控制權拿過來的話,他就必須從政治上解決。

他說,「如果因為把貪腐官員抓起來,受賄得來的錢物都會充公,這些經濟資源自然就會回到現政府的手中;也只有從政治上打倒,從形式上判罪了,才有可能剝奪他們的那些控制權。」

謝田認為,搞混合制國有企業並沒有什麼新意,只是來吸收一些民間資本和外資資本,在國企面臨困境的時候,想整合、重組,希望變得大一點、強一點,中共不會放棄對國企的控制,基本是換湯不換藥。

(記者李芸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