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杜撰四大地主 醜化鄉紳階層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09月19日訊】土改中的血腥歷史,至今被掩蓋,中共宣傳部門也對鄉紳階層進行污名化,試圖給中共的暴力土改蒙上一層正義的面紗。中共宣稱的四大地主,除了周扒皮,其他三人的故事,也都被披露來自杜撰。

「就說這個地主吧,他叫周扒皮。長工們給他幹了一年活兒,工錢還一個沒拿到,你看,他又在出甚麼鬼主意了。」

1964年,上海美術電影製片廠製作的木偶動畫短片,將一個半夜學雞叫,迫使長工起來幹活的刻薄地主周扒皮,刻在了人們的腦海裏。

「周扒皮」這個人物,最初來自自傳體小說《高玉寶》。據曾在大連新聞單位供職的記者顧玉如調查,高玉寶曾公開承認,周扒皮是按他家鄉的一位地主來刻畫的。而這本小說也並非高玉寶所寫,而是他所在的軍區宣傳幹事安排作家荒草代筆寫成。

被當成「周扒皮」原型的,是遼東半島复縣黃店屯村的農民周春富。然而,據媒體事後調查,周春富是個厚道人,起先並不算富裕,靠著異常的勤奮節儉,一點點的攢錢,買地。周家在1946年的土改中甚至沒被當作對象,但1947年底,中共土改工作隊第二次進村後,周家被劃為富農,周春富被當作「階級敵人」的典型打死了。

那次運動打死了2850名地主富農,周春富在其中原本默默無聞,但一個編造的「半夜雞叫」,一個冒名頂替的作者,最終讓「周扒皮」成為了中國千千萬萬地主的代名詞,也讓周家後人備受歧視。

旅美作家遇羅文:「好像是『周扒皮』的弟弟曾經就投訴這個高玉寶,說你這是胡編的。後來呢政府方面因為已經塑造出這個形象,不好改了,所以就和稀泥吧。他們這個官司也沒打成。高玉寶還胡攪蠻纏,他說,我這個是屬於文藝的東西,可以編造。」

除了「周扒皮」,中國知名的「四大地主」中的黃世仁,南霸天也都是杜撰。

至今被中共當作經典上演的樣板戲《白毛女》,被很多人信以為真。戲中逼死楊白勞,霸占喜兒的地主黃世仁遭人深惡痛絕。然而據《中華讀書報》披露,《白毛女》來源於晉察冀民間懲惡揚善的「白毛仙姑」傳說,被西北戰地服務團的作家邵子南發現並編成了舞台劇,後經「魯迅藝術學院」的賀敬之改編,一股《白毛女》旋風迅速席捲全國,燃起了人們對地主的仇恨。

而《紅色娘子軍》中的反派地主南霸天,據《海南視窗》報導,其原型是海南陵水縣當地一個叫張鴻猷的地主。他的親孫子張國梅說,《紅色娘子軍》很多內容是虛構的。在他爺爺死後4年,紅色娘子軍才組建。陵水縣史誌辦的一位工作人員說,張鴻猷沒有血債,他家只是教師世家。

而「四大地主」中唯一真實存在的劉文彩,也被證實同樣是背負著杜撰的罪行。

《收租院》:「冷月英,解放前因为欠四川西部有名的恶霸地主刘文彩五斗二升租子,就被押在水牢里整整七天七夜。害的她骨断筋折,家破人亡。」

1966年,这部宣传刘文彩所谓「恶行」的纪录片《收租院》在全国发行,将人们对他的仇恨推向顶峰。此前刘文彩已经在阶级斗争中被四川当局树为「恶霸地主」的典型。当局还特别指示美院师生制作了大型泥塑《收租院》,114个泥人夸张的呈现着刘文彩小斗放贷,大斗收租;私设地牢;剥削雇工等所谓罪行。

旅美作家遇罗文:「那时候我姐姐正好在北京工艺美术学校上学,她们学校就承担了这个任务,做这个所谓泥塑《收租院》。描写的就是这个刘文彩地主怎么坏。那时候她们改了好几回。比方说最早做出来一个塑像,然后上级就说不行,农民的仇恨,和地主的残暴没表现出来,你们还得改。改来改去,改了不知道多少回。」

这些泥塑不仅在1965年底到1966年初在北京展出,而且还在全国巡回展出,甚至最后还上了小学课本。早在1949年去世的刘文彩被人掘坟抛尸,他的后人也遭到了非人的迫害。刘家房产被悉数没收,刘氏家族四分之一的成员在各种运动中被迫害致死。

但刘小飞调查考证后告诉人们,祖父庄园陈列馆里没有一件展品是真的,祖父被扣的那些罪名都不是事实。他说,祖父在家乡将一条路修成七条路,出资盖学校,修水坝,火电站,当地所有的穷人都受过他的帮助,在当地口碑非常好。

1988年,四川当局终于承认「水牢」是捏造的。当年因为声讨刘文彩上升为政治明星的冷月英,后来被记者追问时,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你们追着我问什么?又不是我要那样讲的,是县委要我那样讲的。」

而刘文彩之所以被选中作为地主典型,并非因为他和共产党有什么过节,相反,刘家曾是中共的「老朋友」。

刘文彩的弟弟,川西军阀刘文辉,1942年在重庆秘密会见周恩来,悄悄开始与共产党合作。之后,刘文彩也开始为当地的地下党提供帮助。刘文彩出资建立了一支约50人的地下党游击队,指挥部就设在自己庄园里。

而在1958年毛泽东强调阶级斗争以后,已经作古近10年的刘文彩被「过河拆桥」,突然「恶名」远播。

遇罗文:「他是为了迎合阶级斗争的需要,毛泽东那时候提出阶级斗争,他出于这个需要,就编造出所谓的坏人。」

旅德学者仲维光:「大家知道刘文彩是作为一个地主的典型。对地主,整个在中国社会的地主这个阶层或者这个群体都做了一个非常恶毒的丑化,来激起整个社会对他们的仇恨。」

1992年,中共大邑县县委统计历史上谁给大邑县的贡献最大?结果是刘文彩。但中共至今没有正式还原真实的刘文彩。为控诉刘文彩而改建的庄园陈列馆,如今被彆扭的宣传为「传统地主庄园巅峰」。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中共醜化的這些地主,其實就是中國社會過去叫的鄉紳階層。他們興辦義學,修建道路,排解鄰里之間的糾紛,對農村社會秩序的穩定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那麼中共在建政之後醜化地主,並且屠殺了地主和他們的家人,主要起到兩個目的:一個就是中國在農村傳統文化和道德秩序被全面的破壞。另外一方面就是中共完成了對中國社會,包括農村基層的全方面控制。」

數百萬地主在土改中被直接殺戮。此後幾十年中,他們和子女也是「黑五類」中排名第一的政治賤民。然而消滅了地主,中共卻仍沒有兌現「耕者有其田」的口號。就在土改結束的1953年,中共又以互助組,合作社的名義,把土地收歸「集體」。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