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克江:上海市第三任公安局長許建國被關押秦城監獄7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摘要】文革爆發後,造反派三番五次到他家裡抄家,並公然索要材料。因為他將絕密材料藏得很隱蔽,造反派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為了防止意外,一天深夜,許建國含淚忍痛將以往的機密筆記本銷毀。此後的第三天,他就被隔離審查了。秉承江青的旨意,造反派開始對他實施車輪式的審訊,這樣的審訊持續了3個月之久。但是,不管遭受怎樣的折磨,許建國始終不承認強加給自己的罪行,最終,江青無可奈何,只好指示以「叛徒、特務」的罪名,將他關進秦城監獄

中共上海市第一任公安局局長李士英,在文革中被非法關押7年。
中共上海市第二任公安局局長揚帆,從1954年底,被非法關押長達25年!
中共上海市第三任公安局局長許建國,在文革中被非法關押7年。
中共上海市第四任公安局局長黃赤波,在文革中被非法關押8年。
中共上海市第五任公安局局長王維國,1971年被關押,後被判刑14年。

這五任上海市公安局局長都與毛澤東妻子江青有關係。前四任皆因為挨江青的整,被關押;第五任被打成「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成員,被判刑。這裡,專門講一講上海市第三任公安局局長許建國在文革中挨整的事。

許建國,湖北黃陂人,1922年加入中共,長期從事中共秘密情報工作和保衛工作。1949年以後,曾任天津市副市長兼公安局局長,上海市副市長兼公安局長等職,後出任中共駐羅馬尼亞和阿爾巴尼亞大使。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發後,許建國從阿爾巴尼亞回國後,被留在北京參加運動。1967年底,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毛澤東妻子江青在天津接見造反派時,專門點了許建國的名,公開稱他為「叛徒、特務」,指責許建國暗中整了她許多年。1968年1月,許建國被秘密逮捕,並被押解秦城監獄。這一關,就是7年!

許建國和江青的恩怨說來話長。

許建國與江青結怨始於延安時期。1937年,許建國任陝甘寧邊區政府保衛處副處長,兼任中央組織部特科科長;1938年,任中共中央保衛部部長;1939年,任中共中央社會部副部長。當時,他的主要工作是負責中共中央的保衛和審干工作。

1937年,毛澤東喜新厭舊,想和上海來的風騷女演員江青結婚。為此,身為中共中央保衛委員會委員的許建國,在調查了江青在上海當三流演員時的風流韻事之後,對此很不以為然。當中共政治局常委朱德、周恩來、劉少奇、任弼時等徵求中央保衛委員會的意見時,許建國毫不客氣的提出了反對意見。在反對無效之後,據稱,在許建國的提議下,中共政治局作出了江青婚後不得干預政治的規定。這件事,江青一直懷恨在心。

1943年,在延安整風審干期間,許建國還兼任了晉察冀邊區政府黨團書記,住在邊區黨校一部。有一天,江青突然來找許建國,請他當她的歷史證明人。此時,江青已成為中共政治局主席和中央書記處主席——毛澤東的夫人,她原本以為,許建國會看在毛澤東的面子上,給她送一個順水人情,同時,她也想讓中央負責保衛和審幹的主要領導許建國為她的歷史做證明人,從今往後,就沒有人再敢拿她的歷史問題作文章。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許建國居然說,她在延安工作的這一段,他可以做證明人,至於她以前在上海的歷史,他沒法證明,建議她最好找別人做證明人。許建國的這一做法,把江青氣的夠嗆。從此,一直到中共奪取政權之後的幾年裡,江青看到許建國,就像沒有看到一樣!

1952年1月,許建國被任命為上海市公安局局長。在此期間,他偵辦過很多案件,其中有不少涉及到文藝界,特別是30年代文藝界的一些事情,這是江青最忌諱的事情。因為30年代,她在上海當演員時,跟許多男人有不正當男女關係,風流韻事鬧得滿城風雨。這個時候,多年沒有同許建國講過話的江青,突然從北京打來電話,向許建國打聽有關情況。因為有上面的指示,許建國隻字沒有透露。對此,江青一直耿耿於懷。

1952年6月,江青又打電話讓許建國在上海幫她找一個人,她說:「此人乃是30年代我在上海僱用的老媽子,叫梅萍,對我十分忠心,在上海時很照顧我,請你幫我把這個人找到,然後送到中南海來。」許建國通過查找,終於找到了這個人。但是,他告訴江青說:「如果你想見她,可以到上海來。這個人不適宜送往中南海,因為必須要考慮到在中南海居住的中央首長們的安全。」江青氣壞了,公然在電話里發作起來,大罵許建國。

1953年春,許建國到北京開會。會後,毛澤東單獨召見了許建國。當時,毛的前妻賀子珍一直住在上海。毛澤東拿了一些錢和物品給許建國,請他回上海後轉交賀子珍。毛澤東委託辦的事,許建國當然盡心儘力,從這以後,他就成了毛澤東和賀子珍的中間聯繫人,多次將毛澤東送的東西轉交賀子珍,並在生活上給賀子珍不少關照。江青知道之後,心中極為不快,找毛澤東鬧了幾回,受到毛澤東的呵斥。江青不敢再鬧,卻把帳記在了許建國的身上。

1953年10月,時任公安部部長羅瑞卿交給上海市公安局局長許建國一封信。這是一封匿名舉報信,內容是揭發江青30年代的歷史問題的。信中稱,江青30年代在上海曾經秘密加入過國民黨軍統特務組織——藍衣社。江青對這段歷史諱莫如深,一直隱瞞。她實際上是中共的叛徒、特務!羅瑞卿說,他已將這封匿名信的內容如實向毛澤東作了彙報。毛澤東指示,要調絕對忠誠可靠的人進行秘密調查,調查結果要及時向他彙報。羅瑞卿將此事交許建國親自去辦。

不久,江青就得知這一消息實。就在許建國開展秘密調查之後沒有幾天,江青的電話便頻頻打到上海,一開口,便破口大罵寫匿名信的人不懷好意,是誣衊她,陷害她,罵完之後,便問許建國查得怎麼樣了。許建國沒有告訴她,這讓江青非常不爽。如果說,許建國過去只是讓江青不滿意的話,那麼,這一次就使她發展到恐懼乃至仇恨了。這是許建國同江青結的又一個怨。

1954年11月,許建國被任命為公安部副部長,要離開上海到北京上任去了。因為匿名信反映的問題還沒有查清楚,許建國請示公安部部長羅瑞卿該怎麼辦。羅瑞卿說:「沒有查清楚,那就算了吧,以後這件事永遠不要對別人提起。」許建國也不敢再多問。

1966年5月16日文革爆發。第一批打倒的人就是所謂「彭、羅、陸、楊反黨集團」。羅就是原公安部部長羅瑞卿。1967年春,時任駐阿爾巴尼亞大使的許建國,突然被周恩來叫到北京飯店。周恩來問他在上海工作期間,羅瑞卿是否交給他一封匿名信,信中涉及到江青30年代的歷史問題。許建國據實回道說:「是。」周恩來又問:羅瑞卿是否要你調查這封信反映的情況的真假?調查結果怎樣?許建國也如實做了回答,稱此事不了了之。但是,許建國心裏清楚,周恩來這個時候問起這件事,不簡單。加上此時的江青已經是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文化大革命的旗手」,以江青的個性,她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文革爆發不久,造反派就三番五次到他家裡抄家,並公然索要材料。因為他將絕密材料藏得很隱蔽,造反派沒有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為防止意外,一天深夜,許建國含淚忍痛將以往的機密筆記本銷毀。此後的第三天,他就被隔離審查了。秉承江青的旨意,造反派開始對他施行車輪式的審訊,這樣的審訊持續了3個月之久。但是,不管遭受怎樣的折磨,許建國始終不承認強加給自己的罪行,最終,江青無可奈何,只好指示以「叛徒、特務」的罪名,將他關押到秦城監獄。

由於許建國身份特殊,罪行特殊,屬於重刑嚴管對象,因此,被單獨關押在只有6平方米(長4米,寬1.5米)的牢房裡,任何人都不能見。每天的任務就是老老實實寫材料,交代自己的罪行,這樣的生活,持續了長達7年之久。

許建國是被秘密關到秦城監獄的,他的夫人方林和幾個孩子很長時間都不知道。他們到處打聽,卻毫無音訊。到1968年年底,方林也被迫離開北京,到外交部在江西的幹校勞動改造。幾個孩子也先後離開北京,分別到東北、甘肅、山西的農村插隊落戶。從1967年到1971年,許建國的家人都沒有見過他。1971年9月13日,毛澤東親自選定的接班人林彪橫死蒙古溫都爾汗之後,中國的政局有所變化。這時,方林才知道,她的丈夫被關在秦城監獄。

此後,方林多次給中央領導寫信,要求探望許建國,並為其申冤。雖然申冤未能成功,探訪的要求總算獲得批准。時隔4年多之後,1971年12月,方林和孩子們才在秦城監獄見到許建國。當許建國出現在他們面前時,方林幾乎認不出他了,幾年的監禁使他完全變了一個人,臉色蒼白,略帶浮腫,目光獃滯,兩條腿艱難的邁着碎步,左腿還一瘸一瘸的。方林和孩子們見狀,放聲大哭。

1975年夏,方林致信接替周恩來主持中央工作的鄧小平,請求批准讓許建國「保外就醫」。鄧小平明知許建國頂着「整江青黑材料」的罪名非同小可,還是批示同意了方林的請求。這樣,坐了7年監牢的許建國,才得以「保外就醫」,住進北京復興醫院。

為這事,江青找鄧小平大吵了一架,但是,鄧小平沒理睬她。不僅如此,在1975年夏,經過鄧小平努力,對那些長期被關在監獄、身體受到極大摧殘的老幹部,實行安置外地養起來的方法。這樣,許建國和其他70位老幹部一起,離開了完全沒有自由的北京復興醫院,被安置到安徽省六安地區醫院養病。

長期的單獨關押、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使許建國經常整夜整夜的咳嗽,氣憋胸悶。由於醫療條件差,技術落後,當時沒能診斷出來,他已經得了肺癌。許建國被秘密轉移到六安地區時,實行的是「流放管制」,他在六安地區醫院時,也不準講自己的名字和來歷,他頭上仍然帶着「叛徒、特務」兩頂大帽子。

1976年10月6日,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許建國非常興奮,一連幾天都沒有睡,給中共中央寫了大量揭發江青罪證的材料!然而,就在這時,他的病情加重,由六安地區醫院轉到合肥人民醫院檢查診斷,結果是,他已是未分化型肺癌晚期,他的生命只剩3個月了!

他的冤案是江青一手製造的。如今,江青被抓了,他的冤案理就平反,但是,卻遲遲不見動靜。作為晚期癌症病人,許建國感到時間緊迫。於是,他拿起筆,再次向中共中央提出申訴。他寫道:「目前,我身患肺癌,已經擴散,可能不久於人世了,我迫切的要求能在我死之前,看到黨對我的歷史作出符合歷史事實的正確結論」。信寄出去之後,他天天盼,天天等,真是望眼欲穿。

1977年10月4日,安徽省委組織部突然來人,帶來到了中共中央的審查結論。許建國竟然興奮得的坐了起來。按常理,像他這樣垂危的病人,是根本不可能坐起來的!然而,他的興奮轉眼之間變成絕望。來人面無表情的宣讀了中央的審查結論:許建國參與「黑調查」的問題屬實,「叛徒」問題屬實,中央決定:將許建國清除出黨!這當頭一棒,要了許建國的命。當天,許建國氣絕身亡!

——轉自《希望之聲》,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