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正述】商之三十七:箕子為之奴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箕子為之奴

箕子這個人,僅僅用「賢」來評價是不夠的,孔子將他歸為三仁之一,就從他的仁來說起。

商朝末年,國勢漸微,亂象四起,商紂王越來越昏庸,箕子和比干、微子的處理方式是截然不同的。

他瘋了。

當然不是真的瘋了。

箕子是紂王的伯父,多年來一直為紂王操心,紂王剛開始使用象牙筷子的時候,箕子就嘆氣了:「吃飯用象牙筷子,就不會再用土陶做的器皿,以後一定會用犀玉之杯;象牙筷子犀玉杯,就不會再盛五穀之羹,就會想吃犛牛、大象和豹胎之類的山珍海味, 就會想著把天下的珍奇寶物都擁為己有,再發展下去還會造豪華的車子、奢華的宮殿,這樣下去,君王哪裡還會振作精神處理國家大事呢?」

令他嘆氣的紂王,縱情聲色徹夜長飲,有一次竟忘記了日期,問身邊的文武大臣,大家也都不知道,於是派人向箕子詢問。箕子對自己的學生說,身為一國之君和周圍的人都不知道了日期,天下就要危險了;而一國之人都不知道日期,獨有我知道,那我就更危險了。於是就讓門人告訴來人,說箕子也喝多了,不知道是什麼日子。

這樣一個人,當然知道紂王是沒有辦法聽進諫言的,也知道商朝的末日就在面前了。

他勸微子離開以保全商族的血脈,他卻不離開。


箕子畫像(公有領域)


箕子說:「為人臣諫不聽而去,是彰君之惡而自說於民,吾不忍為也。」身為臣子,君王不聽你的就離開他,那是向世人彰揚君主的錯誤而宣揚自己,是取悅和籠絡民心,我不忍心做這樣的事情啊。

箕子披散開頭髮,和奴隸們混在一起,假裝瘋了。實在鬱悶不過的時候,就抱著一把琴在朝歌城北的桑林中彈唱他自己作的曲子。紂王發現箕子裝瘋,便把他囚禁起來。

武王伐紂,紂王兵敗自焚。周武王進入朝歌,將箕子釋放,箕子出獄時已經51歲了。

兩年後,仰慕箕子的周武王專程去拜訪箕子,想請教一些治國方略,他向箕子求教時,詢問道:「殷商為什麼會滅亡呢?」箕子不作答。武王意識到失言,趕緊改口問:怎樣才能順應天命治理國家?

箕子這才開了口,給武王陳述了從大禹時代傳下來的治理天下、國家的九條大法則。這九條大法則被後世譽為君主治國的基本準則,在《尚書》中自成一章,名為《洪範九疇》。其中的五行學說、天人感應學說、王道學說,到三千多年後,今人還是耳熟能詳。

箕子將「洪範九疇」傳授給周武王,但不答應輔佐文王。箕子早就對微子說過:「商其淪喪,我罔為臣僕。」意思是商朝滅亡之後,我不會做新王朝的臣僕的。他請求前往與商有一定族緣關係的朝鮮。

周武王答應了他的要求,並且對他不以君臣之禮相待。他將朝鮮島封給了箕子,聽憑其自行發展。

箕子帶了5000個殷商的臣民,遠離故土到達古朝鮮,在那裡建立起「箕氏朝鮮」。箕子帶去的5000人中,有懂詩書、禮樂、醫藥、陰陽、巫術的士林一族,有各行業的能工巧匠,還有殷商的禮樂、官制、飲食、耕作、養殖技術。

「箕氏朝鮮」在如今的遼東和朝鮮的北部,歷41代君主,傳國近九百年。

「箕氏朝鮮」發展得風調雨順,多年後,箕氏回來朝見周天子,在路過殷商故都的時候,他看到宮室已被廢棄,有些地方變成了田地,長出了青青的禾苗。箕子非常傷心,於是即興作了一首詩大聲吟唱,以歌當哭。詩說:
麥秀漸漸兮,禾黍油油,
彼狡童兮,不與我好兮。

其中的狡童,說的就是紂王,他的侄子。

這首歌被視為中國的第一首文人詩,名字叫做《麥秀》,真切地說出對紂王失國的痛惜。大意是:
淇河兩岸麥已秀齊,
早秋禾苗染綠大地。
那頑劣的小孩子呀,
不和我友好瞎淘氣。

《史記》中寫道:「殷民聞之,皆為流涕。」 殷遺民聽到箕子的歌,都痛哭流涕。

《史記》也在這首歌上作了一點文學性描述:「欲哭則不可,欲泣為其近婦人」,說箕子很想哭但是又不能哭,哭的話就比較像女人了。作者怎麼知道箕子的想法,可見也是動了一點感情。

箕子去世在朝鮮他的領地裡,享年93歲。


箕子畫像(公有領域)

箕子是當時的太師,主管觀測天文、諳熟曆法,農事由他「授時制曆」,指導農事漁牧。所以當紂王喝迷了不知日期時,要趕緊派人去問箕子。

他傳給周武王的卻不僅僅是明察和敬順天象的心法,而且還有真真切切的治國大方略。

他開發古朝鮮而創立的「箕子朝鮮」,在朝鮮半島統治了九百年;如今的朝鮮,還有很多箕子的後人,還有很多和箕子有關的習俗。

「披髮佯狂於奴,遂隱而鼓琴以自悲」,箕子裝瘋時,為排遣積鬱譜寫了《箕子操》,又名《箕子吟》,是中國著名的古琴曲。

經他傳下來的《洪範九疇》,被尊為《尚書》中最可信、最受重視的篇章。

真的也不是一個「仁」字所能盡言。還有智,大智,還有義。

參考文獻:
1.《竹書紀年》
2.《尚書‧洪範》
3.《史記‧宋微子世家》
4.《遼史地誌》
5.《古今樂錄》

神傳文化之中國歷史研究組

反饋信箱:zglszs@feitiancollege.org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