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紅禍】一代報人儲安平的悲劇人生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7年11月25日訊】士大夫評議時政的傳統,和西方自由民主的理想,在中國著名的報業先驅——儲安平身上融為一體。在20世紀中葉,儲安平曾經躊躇滿志,要為中國言論界開闢一條民主、自由的道路,他的結局如何呢,來看看他們的故事。

儲安平,出身宜興望族,1932年畢業於上海光華大學,1936年,27歲的他到英國留學,投師自由主義思想家拉斯基(Harald Laski)門下。在英國期間,儲安平認真考察了英國社會政治民主和報刊思想,有著「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士大夫精神的他,一直想辦類似英國《泰晤士報》那樣的報紙。

1946年9月,儲安平創辦《觀察》週刊,刊物的宗旨是替廣大人民說話,由於獨立敢言,《觀察》的發行量從創刊時的400份發展到最高10萬餘份,成為全國最具影響力的媒體。

儲安平罵過國民政府,也對共產黨進行批判。《觀察》文章寫道:「在國民黨統治下,這個自由還是一個『多』『少』的問題,假如共產黨執政了,這個自由就變成了一個『有』『無』的問題了。」、「今日共產黨大唱其『民主』,要知共產黨在基本精神上,實在是一個反民主的政黨。」

當時的共產黨還是一個在野黨,天天高唱民主自由,反對一黨專政,很多人被其漂亮的口號所迷惑,然而《觀察》能做出如此剖析,外界認為從中可見儲安平眼光之超前。

中共奪權後,儲安平曾被拉攏作為鞏固政權的工具,他先後在中共的國家出版總署、九三學社擔任要職,但從1949年到1956年,他只發表過幾篇無關痛癢的文章。

1957年4月1號,儲安平出任《光明日報》總編輯。當時毛澤東提出共產黨要與民主黨派「長期共存、互相監督」,這讓沉寂近十年的儲安平決心把《光明日報》辦成「民主黨派和高級知識份子的講壇」,評議時政,體現政治監督。

語言文化專欄作家高天韻:「儲安平想為中國的建設效力的,表現在幾點,一個是擔任了光明日報的總編輯,想大幹一場,還有他把幾個孩子都送到了當時祖國建設最需要的方面,比如鼓勵女兒學農等等,但這樣一個一心想為祖國做一些實在的事情的人,在反右運動中,中了中共的圈套。」

就在儲安平緊鑼密鼓發展報社時,毛澤東多番動員民主人士及知識份子提意見,幫助共產黨整風,並重申「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毛澤東的雙百方針讓儲安平大受鼓舞,除了派出大批記者奔赴全國各地蒐集批評言論外,6月1號,他提出了「黨天下」之說,他指出:「黨領導國家並不等於這個國家即為黨所有。」

6月8號,中共拉開反右序幕,把大批曾給黨提意見的知識份子、民主人士劃成「右派份子」,總人數超過55萬人。作為著名右派,儲安平遭到鋪天蓋地的猛烈批判,他被撤銷了《光明日報》、全國人大和九三學社等一切職務,並被送到農場,進行勞動改造。

高天韻:「徵求意見是假,要整肅知識份子和民主黨派是真,一夜之間,一個處在事業頂峰的人就變成了賤民。」

1960年,儲安平回到北京,那時新聞界和出版界已和他沒有關係,但中共仍不肯放過他。1966年6月1號,《橫掃一切牛鬼蛇神》一文發表後,「大右派」儲安平理所當然被劃入「掃蕩」之列,遭到輪番批鬥、毆打。

1966年8月31號,他掃完街道回家,發現又有紅衛兵找上門。筋疲力竭、不堪毆打和受辱的他,從後院翻牆逃出,跑到數里外的潮白河投水自盡。由於河水較淺,儲安平被人救活。之後,他被押回九三學社,被那裡的造反派嚴密看管。據幼子儲望華說,自從儲安平某天被放回家之後,再也沒有人見過他。那一年儲安平57歲。

高天韻:「關於他的失蹤,人們也有各種說法,有人說他是自殺了,也有人說他出家了,還有人認為他可能遇害,對於他的結局有不同的推測,是一個謎,他這一生就這樣悲劇落幕。最後1979年,中共所謂的給右派平反,儲安平就是非常少數的幾個不予平反的右派之一。」

儲安平的朋友、前南京《中國日報》總編輯馮英子曾這樣評價他:「安平相信英國的制度,他終以為這是可以效法的。其實他只是一個書生,當別人在引蛇出洞之時,他卻自投羅網,竟以身殉,這不僅是知識份子的悲劇,也是中國的悲劇。」

採訪/常春 編輯/陳潔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