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從低端人口遭逐到高端幼稚園孩子被性侵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最近,北京接連發生了兩件震驚國人的大事——當局強行驅逐所謂低端人口與高端幼稚園紅黃藍涉嫌虐待、猥褻孩童,引發了社會輿論的廣泛關注和強烈譴責。

11月18日,由於政府管理不善,北京大興區一座公寓發生大火,造成19人喪生。令民眾憤怒的是,外地人的悲慘遭遇不僅沒有引起政府同情,北京當局反而借機連夜發佈清查命令,大火當晚即啟動強制驅逐行動,數以萬計被政府視為低端人口的民眾帶著行李,不得不離開自己居住的租屋,走向天寒地凍的大街。

「那網上出現錄影不止一條,控制的,踹門的,警察發最後通牒了,馬上走,那今天晚上睡哪去?不管,愛睡哪睡哪,就這類型的這種對話全都有啊。」北京維權人士胡佳對大紀元描述。

緊接這之後, 11月22日晚,一家收費昂貴的高端幼稚園、北京朝陽區管莊紅黃藍幼稚園(新天地分園)猥褻、虐童事件遭曝光。據媒體披露,這家幼稚園的老師不僅用針扎孩子,還讓2、3歲的小孩兒脫光衣服圍觀「叔叔醫生」猥褻大班小朋友。另外,還有小朋友親口證實被經常吃藥。

但沒過多久,在官方的干預下,網路上關於這次事件的真相帖子即被大量刪除,如今在微博上輸入「紅黃藍幼稚園」,出來的訊息除了該幼稚園的官方微博,沒有其它任何消息。剩下各大媒體有關該幼稚園的消息也均轉向正面報導。

從表面上看,上述兩件大事似乎並無聯繫,前者涉及的是所謂低端人口,即處於社會最底層的貧民,後者涉及的則是中產階級家庭,顯而易見,這是兩個社會地位、生活水準相差懸殊的完全不同的階層。但如果我們再往深處想一想就不難發現,就其本質而言這兩件事其實是完全一致的,或者說,它們所暴露出的這兩個階層的生存處境在本質上其實並無不同。那就是,不管你是處於社會底層的低端人口,還是低端人口所仰慕的中產階層,你的基本人權都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障,你的生活都沒有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安全感。

底層貧民收入低,社會地位也低,被人瞧不起,為了生存不得不整日奔波,其基本人權固然得不到保障,生活毫無安全感可言,而中產階級雖然很多人都實現了財務自由,有房有車有存款,生活富足,無需為菜米油鹽擔憂,但他們的基本人權同樣缺乏有效的保障,生活同樣沒有安全感。

從低端人口遭逐到高端幼稚園孩子被虐待性侵,殘酷的事實再一次給中國民眾上了一堂生動的政治課。

中共不是最愛宣稱自己代表了全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嗎?可你瞧它,這一回竟然完全不顧上萬北京外來人口的溫暖,在冬天的寒夜強行將他們粗暴的驅趕到大街上,致使很多人不得不露宿街頭。試想,這跟當年納粹驅趕猶太人有什麼兩樣?這不等於是在用行動告訴老百姓,它所宣稱的那一套都是騙人的鬼話嗎?

中產階級有著溫暖的窩,他們倒不會被驅趕到大街上去過夜,可他們能保證自己的孩子不被虐待,不被性侵嗎?能保證這樣的惡性事件發生後自己的大聲疾呼不會在網上被刪除嗎?能保證事件的當事者以及與此相關的責任人會得到應有的嚴懲嗎?顯然不能。面對遭遇的不幸,他們的無力感跟所謂的低端人口沒什麼不同。

說到底,共產黨六十八年的暴政,已把今天的中國變成了一個人權橫遭踐踏的屠宰場,一個弱肉強食的叢林世界,一個毫無道德底線的互害社會。我們今天遭受的所有不幸,絕大多數都是在為中共的暴政買單。不信大家就等著瞧,只要中共一黨專政的體制不結束,從低端人口遭逐到高端幼稚園孩子被虐待性侵的事件仍會不斷上演,而且會愈演愈烈。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李明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