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發:深挖紅黃藍背景 孟亮父叔直通孟建柱和前上將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1月27日訊】涉嫌虐童性侵的紅黃藍幼兒園反控幼兒家長「誣告」,其CFO受訪時多次強調要「相信政府」,其「底氣」如此之足,引起關注。新唐人調查發現,紅黃藍幕後大股東孟亮的父親孟慶勝是孟建柱的上海舊相識,叔叔孟慶利與原總後政委張文台上將關係密切。

北京紅黃藍朝陽區管庄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分園)被曝虐童猥褻後,園方發聲明否認,並報警控告學生家長「誣告」。

紅黃藍CFO(財務首席)魏萍接受陸媒採訪時,對涉及性侵的關鍵內容支吾其詞,但強調要「相信政府調查結果」時卻顯得「底氣十足」。

那麼,讓紅黃藍高管如此「相信」的,到底是哪些「政府」呢?新唐人記者經深入查證,發現紅黃藍與中共政法系、軍方均有多方聯繫,背景並不簡單。

幕後大股東的父親是孟建柱的老相識

紅黃藍事件曝光後,其母公司「紅黃藍教育」的幕後大股東孟亮被曝光。還有網友挖出中共前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去年「視察」紅黃藍海南國際幼兒園的舊聞,並傳言孟亮是孟建柱的親戚,甚至是兒子。隨後,「製造謠言」的網友遭警方拘捕。

陸媒隨後澄清,孟亮的父親其實是上海商人孟慶勝。報導引述一家大陸公司的股份交割公告顯示,孟慶勝出生於1943年3月8日,上海市徐匯區戶口。孟慶勝曾出資參與過5家企業,還擔任過6家企業的高管。

據公開資料,紅黃藍教育的最大股東是投資機構 Ascendent Rainbow,而Ascendent Rainbow隸屬於私募投資機構上達資本。上達資本官網顯示,該公司由孟亮、張奕兩人創立和管理。

私募基金備案信息顯示,孟亮作為法定代表人/執行事務合伙人(委派代表)的私募基金有兩隻,分別為義烏上達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和蘇州上達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上述兩隻私募基金的管理人,分別為義烏上達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以及蘇州上達股權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11月25日,上海知名媒體人楊海鵬在推特引述對義烏上達和蘇州上達參與認購香港通達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上述兩家公司中,孟慶勝、趙蘭花、張穎都持有大量股份。其中孟慶勝是孟亮的父親,趙蘭花是孟亮的岳母,張穎是張奕的妹妹。


楊海鵬在推特引述的調查報告。(網絡截圖)

楊海鵬因多年來為給妻子梅曉陽申冤,持續舉報上海市檢察院前檢察長陳旭(已落馬)而聞名。

他在25日的推文中還爆料,「孟慶勝是上海前進農場場長兼書記,該農場在我故鄉崇明島中北部。孟建柱是前衛農場場長兼書記,這個農場在東南邊三十公里的長興島。兩位孟書記有否親緣關係不知道,至少是很熟悉,他們均屬於上海農口。」


楊海鵬在推特爆料,孟慶勝和孟建柱曾在上海時相識。(楊海鵬推特)

還有網友稱,1973年,孟建柱在上海前衛農場擔任運輸連黨支部書記,孟慶勝在上海前進農場擔任五七連黨支部書記。


上海知青網上有關孟慶勝歷史資料的介紹。(網絡截圖)

翻查新浪網1995年的一份報導指,孟慶勝當年52歲(據此推斷其1943年出生),大專文化程度,經濟師,歷任上海市前進農工商實業總公司總經理,中國農墾部外訓班主任,上海市遼原農工商實業總公司總經理,上海市農工商總公司常務副總經理,上海市星火開發區開發總公司總經理,開發區管委會主任。


上海中西藥業股份有限公司1995年的公告,有對該公司新任董事孟慶勝的介紹。(新浪財經網頁截圖)

而據公開資料顯示,孟建柱1968年開始到上海長江口長興島的前衞農場工作。從一名拖拉機手做起,歷任該農場供銷運輸站團支部書記、船隊副隊長、站副指導員、運輸連黨支部書記、農場黨委委員、政宣組組長、黨委副書記兼清查主任,1981年出任前衞農場場長,前後在該農場工作近二十年。

據此可知,孟慶勝出身於上海官場,後下海開公司,是個亦官亦商的人物。他和孟建柱在上海農場有長時間的工作交集,應是老相識。但目前無法確定二人是否有同族親屬關係。

不過,去年孟建柱作為政法系官員,卻去「視察」孟亮旗下的幼教機構,顯得頗不尋常。

孟亮叔叔和前總後政委張文台關係密切

紅黃藍教育的公司高管,多人被曝有軍方背景。而最新爆料顯示,其大股東孟亮的家族也與軍方高層有緊密聯繫。

除了孟慶勝和孟建柱相識外,網友「老燈」11月25日還在推特爆料,孟慶勝的弟弟孟慶利,曾任中共38軍坦克團營級幹部,和退役上將張文台關係密切。孟慶利辦有大風堂書畫研究院,為軍隊腐敗基地。他曾送胡錦濤書畫刻匾,被胡退還。


網友「老燈」爆料,孟慶利和張文台關係密切。(老燈推特)

張文台曾任中共軍隊總後勤部政委,一度是軍內實權人物。

翻查此前陸媒報導,孟慶利自稱孟子第七十三代宗孫,現任中共中央直屬機關書畫協會副主席、中華文明復興促進會常務副會長、中國大風堂藝術研究院院長、中國新聞出版書法家協會副主席、北京大學客座教授和研究員。

此外,孟慶利和孟慶勝兄弟二人還合夥開辦很多公司。


網上有關孟慶勝和孟慶利合夥公司的資料。(網絡截圖)

陸媒公開報導顯示,舞文弄墨是張文台的一大愛好。2011年10月,孟慶利開辦的大風堂藝術研究院,曾聘張文台擔任名譽院長和世界孔孟文化促進會名譽會長。

2015年,孟慶利舉辦「習近平用典」全國青少年書法大展,張文台曾為大展題詞。

張文台為徐才厚餘黨 涉嫌參與活摘器官

去年8月,中共第42軍集團軍政委陳傑少將離奇自殺,引起外界關注。陳傑被曝是張文台的女婿。

《南華早報》當時引述軍事觀察人士指,近期一系列的自殺案,說明習近平在軍中的反腐進入了第二輪。時政評論員周曉輝表示,陳傑的自殺並不簡單,或許是為了掩護其岳父和其他相關人等。

張文台當年受到徐才厚的提拔,升任中共濟南軍區政委。江澤民主政時期,先後晉升中共總後勤部政委和上將。張文台非常善於巴結江澤民,曾為江澤民主編過兩本書。


張文台(左上)、陳傑(右上)和徐才厚、谷俊山、江澤民。(新唐人合成)

此外,張文台在總後勤部任職期間,與時任中共總後勤部部長的廖錫龍有長時間交集。從2002年11月至2012年10月,廖錫龍為總後勤部第七任部長。而張文台2002年至2005年,任總後勤部政委。

去年,多家港媒披露,廖錫龍和原中共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接受調查。中共原軍事學院出版社社長辛子陵對大紀元證實,習近平要他們交代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

辛子陵披露,廖錫龍任總後勤部長時,負責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產業化、軍事化,當作一場戰爭來指揮。

正是從張文台和廖錫龍調任總後勤部的2002年開始,中國器官移植快速發展,到2006年被曝光前達到了頂峰。

2014年10月,大紀元引述知情人透露,中共軍內活摘器官的主要來源由總後勤部掌握,主管活摘業務的是總後勤部長,而總後政委負責對外宣傳和消聲。「器官移植」成為軍隊醫院發展最快的領域之一。中共軍隊將這血腥、殘暴的罪惡產業化,秘密殺害百姓倒賣器官,成為全球最大的活體器官庫。


「追查國際」對全國醫院參與活摘的電話調查。(追查國際網站)

中共軍隊系統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是由江澤民親自下令,而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谷俊山等中共軍頭負有不可推卸的直接責任。

相關視頻:《鐵證如山 —— 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國家犯罪講座(更新版)》

(記者和穆綜合報導/責任編輯:古韻)

相關鏈接: 【禁聞】紅黃藍虐童案發酵 陸惡勢力根源引思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