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笑快評】為何抓魯煒極可能帶出爆炸性消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11月21日19大閉幕不到一個月習近平拿下了原中宣部副部長魯煒。這裡有一個重要情節:魯煒早在去年6月已被免去網信辦主任的實權職務,已是一只半死的老虎。為何習近平要選擇半死的老虎作為19大後的“首虎”?

首先,此時拿下魯煒的最主要原因是盡快對外宣示反腐打江不變的信號。我們知道19大後盡管習近平和趙樂際都在不同場合強調了繼續反腐不停歇的決心,但趙樂際畢竟在資歷和經驗上比王岐山差了一點,外界對習趙打虎還能不能維持習王打虎的路數和力度還有疑問,此時必須盡快拿下一只有說服力和標桿性的老虎,才能釋疑,而魯煒就是這樣一只有指標意義的人物。可以釋出有力信號。

這裏有兩點:其一、王岐山18屆中紀委的最後一輪巡視,即第12輪巡視己經發現魯煒除了有經濟和生活腐敗外,還有大量對抗習近平的政治腐敗,但由於劉雲山阻礙沒來得及拿下來。那現在拿下上一屆習王沒來得及拿下的人,不就證明原來打虎的路子和力度不變嗎?

其二、更重要的,第一屆習王最突出的政績就是反腐打江。註意:不僅僅是反腐,而且是打江。習王拿下的幾百只老虎,而其中江派成員占了大多數,尤其在大老虎中幾乎清一色是江派成員,如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等。魯煒最主要特征是他是江派重要的文宣打手,而不是他在新華社、中宣部的貪腐醜聞。

魯煒仕途發展的最關鍵時期是2001-2002年,也就是從新華社廣西分社調到新華社總社前後,之後被迅速連續提升,很快升到核心黨組成員、新聞信息中心主任、直至副社長。而2001-2002年正值江澤民瘋狂鎮壓法輪功時期,新華社和宣傳口的一切工作和提升都是圍繞配合鎮壓法輪功進行的。誰能提升肯定是因為迫害法輪功特別賣力。魯煒正是符合了這一標準,被劉雲山看上後不斷提拔的。魯煒擔任新聞信息中心主任後,新華社攻擊詆毀法輪功的文章數量明顯增長。新華社炮制汙蔑法輪功的重要報道;如“傅怡彬殺人案”和“浙江毒殺乞丐案”都跟魯煒的安排落實有關。

魯煒是典型的“兩面人”,在網信辦表面受習近平和劉雲山雙重領導,實質上是跟隨劉雲山對習搞高級黑,手段相當毒辣,棒殺捧殺並用,一邊利用官方媒體對習大搞個人崇拜,一邊又操縱所謂自由派人士攻擊文革復辟、影射習搞個人崇拜;並設埋伏讓習中計上當,一手陽一手陰,混淆視聽,(例一2014年文藝座談會推薦周小平花千芳),甚至參與對習的政變(例二2016年兩會“無界網”要習下臺的公開信)。註意:習的反腐並不是單純反腐,而是反腐打江,即在反腐同時清理江派犯罪集團。而魯煒是江派在網絡和宣傳口重要成員,一直跟隨劉雲山破壞習反腐打江,當習19大後要對外明示繼續反腐打江,選擇魯煒開刀就成了重要指標,這是習發出的一個重要戰略信號。

其次,順理成章,此時拿魯煒開刀也釋出了必然要動劉雲山的信號。劉雲山是江派在文宣口跟習近平搗亂的主要黑手和領軍人物,習拿下劉是早晚的事。魯煒進入網信辦是劉雲山的運作。劉雲山一直是魯煒的提拔者和保護傘。兩者也必然是一損俱損。

11月23日《中國紀檢監察報》有一篇評論已經點破這一點。文章把18大後“首虎”李春城和19大後“首虎” 魯煒並列作了比較。這背後的含義非常明確:李春城是周永康馬仔,魯煒是劉雲山馬仔;周永康與劉雲山都是退位常委;先動李春城接著動周永康與先動魯煒接著動劉雲山邏輯上非常一致。這篇文章的標題也有提示作用:《別以為昨天犯的事今天就無人再問》。這是一語雙關,既可指魯煒也可指劉雲山。所以劉雲山步周永康後塵被追責拿下的可能性很大,也就是對大老虎追殺不放,新賬舊賬一起算。如果真的由從魯煒動到劉雲山,這也意味習趙延續習王打虎“刑上常委”的力度。同時這也預示宣傳口大規模清洗江派將開始。

總之,拿下魯煒意味反腐打江會繼續,在打江過程中,包括抓捕江澤民,對江派言論的控制也可能伴隨網絡收緊。中國互聯網真正與世界接軌,中國真正放開網絡自由只有清除江派、在制度層面徹底解體中共後才能實現。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天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