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紅黃藍虐童案 中產家庭遇絕境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北京朝陽區紅黃藍幼稚園近日爆發猥褻、虐童事件。據媒體披露,一些孩子不僅在幼兒園遭到老師用針刺、睡前被老師餵可疑藥物,還有孩童遭到猥褻,甚至性侵。目前園方已於27日恢復營業。

更誇張的是,28日晚間北京朝陽警方的通告稱「沒發現有兒童被侵害」,「係家長編造」,相關討論在中國大陸不僅被刪帖、媒體禁止報導,而且受害者家長也遭噤聲,甚至遭刑事拘留、受到死亡威脅,讓關心此事的人們目瞪口呆。

眾多大陸網友直斥當局侮辱了他們的智商,有人留言,「原本只是懷疑(性侵),現在終於相信了」、「許多家長都吃錯了藥,用自己女兒的清白去誣陷一個幼兒園」、「真的是本年度最佳笑話。」

學齡前的小小孩,他們沒有辦法獨立思考,表達能力也非常有限,父母、師長就是他們的天與地,特別是到了幼稚園階段,比起父母,他們在社會化歷程中會更仰賴老師。如果就在這個階段,老師對他們伸出了狼爪,全世界理應當最保護他們的人卻變成恐怖的加害者,對這群孩子來說,造成身心各方面的打擊實在難以估計。

一直記得台灣藝術家陳潔晧的故事。在三歲時陳潔晧的父母告訴他,他們要搬到新家,他則是被送往奶媽家。在那一年開始,他長期被奶媽一家四人性侵,每一天的生活如同在煉獄一般。長大成人之後,他一度選擇遺忘,把這段黑暗記憶深深封存,但是,心理的傷口還在,只是被忽略。終於,在看到一段兒童心理研究文字之後,他崩潰了。

當時陳潔皓身心狀況都出現很大的問題,除了皮膚嚴重過敏,也不時會有氣喘的症狀,頭痛、心絞痛……當他去看醫生,醫生總告訴他:「你精神壓力太大了……」陳潔皓的妻子徐思寧表示,「有時他會痛苦到倒在地上打滾大哭,所以我根本不可能留他一人在家,去哪都得帶着。」「我最害怕的是,他的回憶會不會殺死他,他會不會回不來了。我不能催他、也不知道怎麼幫他,甚麼安慰的話都用不上。」

想想現在北京這些遭虐的孩子們怎麼辦呀!這段可怖的經歷會對他們的人生造成多大的傷害!

另外,令人不敢置信的是,紅黃藍的目標鎖定中產階層家庭,園生收費高,普通班一個月需3,000元人民幣,國際班需5,000元人民幣。

對此,時事評論員朱明博士表示:「這是中產最大的痛,也是中產最後的底線—連自己的孩子都保護不了。作為大陸的中產,他們篤信資本的力量,堅信市場能夠做到最大的效率和公平,但是卻遺忘了中共治下道德下滑的大環境。」

有網友說:「以前我想只要多多賺錢,給孩子買最好的奶粉,這樣,他就不會被毒奶粉弄成大頭娃娃;我買最好的家具,給他弄一個沒有污染的房間,不讓他接觸甲醛……我把他送進最好的幼兒園,為了讓老師好好對他,我每個月交5,000塊;每次放學,我都提前半小時自己去接孩子,這樣他就不會被人販子拐走了……」

一路上,「我避開了毒奶粉、污染、碰撞,躲開了縱火的保姆、黑心的幼教、人販子,趕走了碰瓷的老人、校園的霸凌,我就像玩一個大型的遊戲一樣,小心翼翼,步步為營,哪怕一步走錯,就全盤皆輸。」

作為中產,「我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我怕我走不對,我怕那些我信任的奶粉、保姆、老師會像餓狼一樣,我稍不注意,他們就對我的孩子露出獠牙。」

這位網民的發言引起了眾多共鳴。

在出事的紅黃藍幼兒園門前,一個已交定金來退款的家長說:「今天覺得不關你的事,不是你的孩子,都不吭聲,誰知道明天會不會輪到你?」

他的叩問引人深思。#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