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紹政:張維迎教授的貢獻和侷限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2月01日訊】本次參會的張維迎教授從外部性、壟斷、信息不對稱角度駁斥了這些所謂的市場失靈是政府必須管制市場觀點的謬誤。在他看來,任何一個市場都有外部性,有壟斷,有信息不對稱。沒有外部性、壟斷和信息不對稱的市場是不存在的。取消了外部性、壟斷和信息不對稱的本質是取消市場。因此外部性、壟斷和信息不對稱不是政府管制市場的理由。

筆者認為完全競爭市場理論本就不是真實的現實市場,但是不是真實市場的完全競爭理論是不是就沒有理論價值?這個問題就相當於說牛頓假設摩擦力為零時的經典力學理論不符合現實情況,而沒有意義。答案顯然是否定的。理論模型不可能完全符合現實世界,完全競爭市場理論抽掉外部性、壟斷和信息不對稱也不是要取消現實的市場,而是要解釋和預測真實市場的各種經濟現象。

還有外部性、壟斷和信息不對稱理論會導致市場失靈的假說能夠被張維迎教授的反例,例如好車賣高價,差車買低價,所證偽,這本身就是波普意義上科學的本性。市場失靈是不是一定就必須要政府去管制,也不是必然結論。

張維迎教授是對我影響很大的國內經濟學家之一,他和林毅夫教授關於國有企業改革的爭論、和周其仁教授關於所有權、產權的分歧,他的關於國有企業委託代理鏈條過長導致低效率的論證,以及最近和林毅夫教授關於政府要不要干預市場和經濟的爭論都對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隨著自己學術思想的成長,我發現曾經對我學術思想影響深遠的張維迎、林毅夫等著名經濟學家也有諸多侷限。以在張維迎教授為例,曾經覺得他的委託代理理論討論國有企業改革很有價值,近年來我發現包括張維迎教授在內的理論家和實踐家,均有意無意迴避了國有企業非常重要的問題——中國大陸近20萬家國有企業的每一家國企均有需要企業供養的政黨專職黨務人員,多的上萬人,少的幾人,幾十人,總數估計上千萬。而這些人員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的國有企業、非國有企業,均不存在。就假設我國這些企業在其它方面和國外企業是一樣的,效率也是一樣的,我國企業供養的專職黨務人員就會給企業帶來高於國外同等企業的成本。在一個競爭的國際市場上,假以時日,我國這些國企難道不會因此被淘汰?這麼嚴重的問題,難道聰明的張維迎、林毅夫教授會不知道?為什麼就要集體無意識,迴避這樣的問題?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陳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