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為人知另類《芳華》:粟裕之子被手下提槍追殺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7年12月22日訊】近日,電影《芳華》上映爆紅,令1980年代的中越戰爭再次受到關注。網文披露一段越南往事,稱中共元老粟裕之子靠裙帶關係當上前線指揮,卻逼迫大批官兵無端送死,激起底層憤怒,遭一名倖存的士兵開槍追殺。

日前,海外網站轉載了網名「越戰救護兵」的一篇博客文章,指責「紅二代」在越戰前線亂指揮,導致1985年中共67軍在老山的慘敗。

文章說,1985年5月18日,67軍與1軍換防,從1軍手中接過了老山前線那拉口子戰區211高地。但僅13天後,該高地的1、2號哨位就被越軍輕鬆奪走。

但當天67軍對昆明軍區與總參彙報中謊報軍情,稱211高地「仍在控制中」。沒想到,時任總參作戰部長隗福臨中將表示將親自去老山視察,還要67軍到時候從211高地叫個士兵下來談話。

為避免謊言被拆穿,67軍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奪回211高地1、2號哨位。但當時的199師師長鄭廣臣少將反對冒險出擊,認為要先熟悉戰況,務求首戰告捷。

時任67軍參謀長粟戎生指責199師「畏戰」,還到軍長面前告了鄭廣臣的狀。軍長解除了鄭廣臣的指揮權,讓粟戎生直接帶軍部機關組織199師595團反擊。

6月1日,粟戎生命令595團1營組織突擊隊,進攻211高地1、2號哨位。雙方的炮火打成一團,彈雨橫飛。期間突擊隊一度佔領1、2號哨位,但很快被越軍優勢兵力包圍,突擊隊被迫退到仍在中方掌握中的3號哨位,最後只剩下8人,其中還有5名受傷。

由於中共軍隊和211高地之間被越軍火力封鎖,救援上不去,幾天後,這5名傷員也先後死去。

6月2日到6月11日,粟戎生繼續逼迫前線官兵向211高地猛攻。但是,211高地上的越軍佔據有利地形,而且雙方的炮火太過猛烈,突擊隊員根本沒有辦法接近高地。在根本不可能奪回高地的情況下,67軍還是投入了大量的兵員和彈藥「不惜任何代價」的反覆爭奪。

在11天的戰鬥中,595團的2個營都被打垮,團連建制完全被打亂。為增援595團,作為師預備隊的597團3連也在毫無希望的衝鋒中損失慘重。突擊隊員屍橫遍野,遺體根本無法奪回,595團1連副連長賈柯的屍體還被越軍掛在高地上示眾。

除了陣亡者之外,輕重傷員更是不計其數,211高地附近的大小數百個山洞、石隙中到處都有突擊隊的傷員,但醫生根本無法上去施救,只能坐等他們死去。這次戰鬥後,自己撤回出發陣地的突擊隊員還不到十分之一。

文章說,從地形上看,211高地沒有任何軍事價值,但67軍指揮層只為了一個面子,將大量的官兵一次次地送入越軍的炮火中。

最後,199師全師上下對此極其憤怒,一大批幹部戰士聯名向軍委總部告狀。粟戎生也覺得很沒面子,帶着軍機關撤回了軍部。

這次慘敗還直接導致了一次罕見的事件。一個在211高地倖存下來的棗莊籍戰士,早飯時衝入軍指揮所的飯堂,向粟戎生開槍。粟馬上躲到餐桌下面,沒有受傷。但粟的警衛員被打死,67軍軍長張志堅肩胛骨貫通傷,當場還打傷10多名官兵。而這名戰士卻全身而退。

當時整個場面大亂,還以為是越南特工隊來偷襲,好幾天都沒搞清楚是怎麼回事。直到幾天後,才在軍指揮所後面的水窖裡發現開槍戰士的屍體,他已經自殺,懷裡還抱着衝鋒槍。67軍因此被全軍通報。

文章說,粟戎生是中共元老粟裕之子,越戰前夕是200師師長。但200師是乙種師,不去老山作戰。粟因急於上戰場表現,就通過其母找鄧小平的後門。鄧讓總政主任余秋里解決,余想讓粟與199師師長鄭廣臣對調,但鄭不同意。余無奈,只好將67軍參謀長提為副軍長,將粟提為67軍參謀長。

67軍慘敗後,粟戎生在軍參謀長位置上窩了五年,1990年被平調總參軍務部副部長賦閑。1997年11月又被提拔為北京軍區副司令員,1999年晉陞中將軍銜。

這次中越戰爭的諸多真相一直被中共掩蓋。大部分中國人對越戰的印象只有一首洗腦歌曲《血染的風采》。

但據多名當年參戰的官兵回憶,中共軍隊開戰時,由於文革剛過,軍隊連續十年忙於政治鬥爭,從沒有軍事訓練,也沒有認真戰備。所以,整個越戰中,中共軍隊武器落後,士兵毫無作戰經驗,軍官指揮混亂,因此傷亡極其慘重。

而無數官兵以鮮血為代價奪取的老山和法卡山,後來又由前中共黨魁江澤民輕輕一筆,劃歸了越南這個「共產小兄弟」。

(記者和穆報導/責任編輯:古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