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千金萬銀不如一部《轉法輪》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摘要】23年來,《轉法輪》從北京走向全世界,現在成了遍及全球114個國家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必讀的經典。有的看了幾百遍,有的看了幾千遍,有的將《轉法輪》全部背誦下來了,有的一個字一個字的抄寫《轉法輪》,抄了許多遍!他們中間有不識字的文盲,有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有獲得過多個學位的博士後,有醫學專家、哲學教授、著名科學家,有曾經的武術大師,也有曾經在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等宗教中修行幾十年的人。為什麼《轉法輪》能成為上下五千中華文明史上被翻譯成外文最多的中文書?

法輪功的經典著作《轉法輪》由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於1994年12月正式公開出版發行,至今已經23周年了。

至2017年4月,《轉法輪》已被翻譯成40多種外語,在中國大陸以外的世界各地公開出版發行,成為上下五千年中華文明史上被翻譯成外文最多的中文書。

1995年1月4日,《轉法輪》首發式在北京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禮堂舉行。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師父親臨講法。

1996年年1月21日,《轉法輪》精裝本首發式在清華大學建築館舉行,李洪志師父親臨講法,並與清華大學法輪功學員合影。

1996年1月,《轉法輪》被《北京青年報》列入北京市十大暢銷書之一;1996年3月22日,《北京晚報》刊載一、二月份暢銷書,《轉法輪》名列其中。1996年6月8日,《北京日報》刊載4月份前十名的暢銷書,《轉法輪》名列其中。

2003年10月13日,法輪大法書籍在德國法蘭克福參加全球最大規模的書展,共展出包括斯洛伐克語、克羅地亞語、希伯來語等小語種的25種不同語種的《轉法輪》。

2004年12月5日,澳大利亞廣播公司(ABC)揭曉了該國100本最受讀者歡迎的書籍排行榜,《轉法輪》名列第14名,且是這100本最受歡迎的書籍中唯一來自東方的關於佛法修鍊的書。

2007年9月21日,波蘭語的《轉法輪》在波蘭首都華沙面世。負責出版事務的薩爾茨曼女士說,這家出版社原計劃出版一個東方系列叢書,其中包括風水、算卦、氣功等內容,而在通讀《轉法輪》之後,編輯部決定只出版《轉法輪》,因為「其它書籍的內容實在難以和《轉法輪》相提並論」。

2017年8月20日,瑞典斯德哥爾摩市圖書館主辦名為「世界最長書桌」的書展活動在該市最繁華的步行商業街舉行。瑞典語的《法輪功》被安排在整個書展最好的位置。

23年來,《轉法輪》從北京走向全世界,現在成了遍及全球114個國家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每天必讀的經典。有的看了幾百遍,有的看了幾千遍,有的將《轉法輪》全部背誦下來了,有的一個字一個字的抄寫《轉法輪》,抄了許多遍!他們中間有不識字的文盲,有小學生、中學生、大學生,有獲得過多個學位的博士後,有醫學專家、哲學教授、著名科學家,有曾經的武術大師,也有曾經在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猶太教等宗教中修行幾十年的人。

為什麼《轉法輪》會受到全世界那麼多人發自內心的喜愛?為什麼這本書能成為上下五千中華文明史上被翻譯成外文最多的中文書?還是讓我們來聽一聽一些讀者的心聲吧。

1961年5月生於北京,畢業於清華大學無線電系,獲美國佐治亞州理工學院物理學博士學位的楊森回憶說:1982年,他在一次體檢中發現得了嚴重的乙型肝炎,曾住院8個月,休學1年。出院後,經常去查肝功能指標,沒有一次正常過。有個大夫就直接對他說:你這個病沒治了,以後一輩子都好不了了。

「1995年7月的一天,那是我永遠難忘的一天,父母托來美國探親的岳母帶來了兩本書:《轉法輪》和《法輪功》。那天晚上,我翻開書,剛剛讀完書開頭的《論語》,就覺得身心受到了強烈的震撼,我再不願放下這本書,所以,一直讀到第二天早晨。後來的幾天,我又把《轉法輪》讀了好幾遍,每次都有截然不同的體會,書中的每句話,每個字,都說到了我的心裏,我真象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家一樣。我明白了人為什麼活着,明白了煉功為什麼不長功的原因,明白了人的生、老、病、死的根源所在。所有在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在書中都一一找到了答案。」

「在看書時,就感覺到身上有熱流在流動,暖融融的,非常舒服。有時,覺得有一隻大手在抓我的肝臟。在看書十天左右的時候,右邊肋骨前邊肝的部位出了一片淤血,就象被重物撞擊後的那種紫色,而且後背相應的部位也出現了同樣大小的淤血,幾天後就散掉了。」「1998年2月,我所在的公司做了一次身體年度檢查,在32項指標當中,有4項肝功能指標,結果全都正常。這是1982年以來的第一次。不僅如此,其它28項指標全都正常!」

張錦華是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學士、台灣政治大學新聞學研究所碩士、美國愛荷華大學新聞與大眾傳播學博士;曾任教於淡江大學與台灣政治大學,1991年起,執教於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曾任該所所長,台灣大學人口與性別研究中心主任,中華傳播學會理事長;2009年,獲選中華民國教育部20年資深優良教師獎。

張錦華回憶說:「在我人過中年之後,身體開始一天不如一天,鼻子過敏、腸胃不適、虛寒體質、血壓過低、骨質疏鬆,更年期、婦科毛病、頭疼牙疼什麼的,身體四處亮起黃燈;而家庭關係、人際關係、工作關係,也處處是瓶頸和矛盾。最糟糕的是,我發現自己雖然讀了40年以上的書,有了常人所稱羨的名聲與地位,但我卻只是更深切的了解到:以人類有限的能力,恐怕是難以知道生命真正的答案了!人生如果像是爬山的話,我似乎就像身處於險象環生的峻岭之中,一身的疲憊,兩肩的重擔,卻不知將攀向何方!」

「就在此時,一位中華經濟研究院的老朋友請我吃飯,告訴我他在學煉法輪功,因為我一向對修鍊很有興趣,便送我《轉法輪》一書,叫我回去看看。他說我亂修一通,身體都亂套了。回家後,我用了一個周末,一口氣便將此書看完了,看完之後,我內心極為震撼,這一本書以簡白的口語內容,卻提供了一套對宇宙、人體、時空、生命的無比高妙觀點,而且理論體系博大完整,實踐方式簡單易學,效果神奇驚人!」

「這是真的嗎?我當時心中在思辨判斷着,如果是假的,絕不可能說得這麼清晰明白,馬上就可以接受任何挑戰;如果是真的,那我們不是太幸運了嗎?我於是立即決定,我應該透過親身實踐來『檢驗』這個法理是否為真?於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找到了住家附近的煉功點,開始學法煉功了。」這一修鍊,就是17年,無論是從身體上的變化,還是從精神上的體驗,都切切實實印證了《轉法輪》講述的法理絕對是真實不虛的!

從伊朗移居加拿大的Elham,30歲那年得了癌症,躺在床上過了3年,當時她很痛苦,她說:「我一直不明白上天為什麼這麼不公平,我這麼年輕就要等死?」於是,她在心裏祈求上天能夠給予她答案,然後再讓她死。2008年的一天,她偶然在網上發現了一本叫《轉法輪(英文版)》的書,就下載了,但是很遺憾,她當時沒當回事兒。過了一年後,她偶然翻開這本書,只讀了第一段,就感覺很神奇。

她回憶說:「開始我不知道將會發生什麼,只知道我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這本書拯救了我的靈魂!」然後,她就開始在網上學煉法輪功的5套功法。「我一點點地學,一點點地煉,開始很難,一周一次,兩次……慢慢地我學會了全套,三個月以後,我就可以起床了,可以走路了,可以做家務了,再以後就可以上街買東西了。」

「記得有一次,當時才兩歲的兒子跑到我的房間里來,我正在讀《轉法輪》,他指着第一頁的師父法像,然後又指着我的肚子說:『媽媽,他給了你一個黃色的球,我也想要一個。』當他翻到第二頁的法輪圖形,他說就是這個球。當時我覺得小孩子只是隨便說說,就叫他出去玩,不要影響我讀書。後來才明白是他的天目看到了師父給我下的法輪。」

「然後我更有信心煉下去了,我堅持每天學法,不斷增加煉功時間,多難都堅持煉完5套功法。7個月後,我到醫院去檢查,結果證明我完全好了,整個就是一個健康的人了。我告訴所有的醫生和護士,我是煉法輪功煉好的,他們都說太神奇了。」

比利時的安•圖爾玲茲(Ann Teurlings)女士,30年前經歷過一場非常嚴重的車禍。從那以後,她周身都是病痛,平時身體疼的幾乎不能走路,要站起來、走路都得用拐杖。這讓她的生活變得很艱難。她一邊承受病痛,一邊努力承擔撫養孩子的責任,過得非常辛苦。「我不能跑、不能追趕汽車、不能追逐照顧到處跑的孩子,我也不能跟孩子們玩兒。」

後來,一個法輪功學員了解她的情況後,主動向她介紹了法輪功。安回憶說:「那時,在經歷了那麼多年的病痛後,我不再相信什麼能治癒自己的傷痛,甚至也在逐漸失去對人的信任。」大約3年後,也就是在安被嚴重車禍奪走健康30年後的一天,安終於開始讀《轉法輪》。

「我馬上意識到,哦,這就是我需要的,我要讀的就是這個!我於是讀呀讀呀讀呀,不斷地讀,讀了一遍後回過頭來再讀。當露西亞的媽媽後來建議我對《轉法輪》反覆讀的時候,我已經讀了幾遍了。4個月後,我渾身的病痛全部消失了。」

「去年我參加了法輪功在柏林的遊行,我堅持了下來,當我意識到自己當天走了10公里時,我感到震驚,因為我已經30年不能走這麼長的路了!」「接着,我參加了法輪功在慕尼黑的遊行。這之後我就能跑了!我11歲的小女兒伊莉驚叫起來:『我媽媽能跑了,我媽媽能跑了!』因為她從來沒看到我跑過!事實上,我的28歲的大女兒也從來沒看到我跑過。去年聖誕節時,我告訴她我能跑了,她驚喜極了,問我是怎麼回事,我告訴她就是因為我讀了《轉法輪》,女兒說這太神奇了。」

2009年5月9日,陽光明媚,為慶祝法輪大法洪傳17周年暨第十屆「世界法輪大法日」,6000多名台灣法輪功學員在南台灣墾丁風景區舉行大型排字活動,將指導大法弟子修鍊的《轉法輪》,排成200公尺長、120公尺寬的金光燦爛的立體書。當天,有不少在現場拍攝到的錄像中,都顯示出每一位大法弟子頭頂上都有神奇的光柱,光柱隨着每位大法弟子身體的移動而移動。大家一致認為,這就是《轉法輪》書中提到的修鍊人的功柱!

一位法學博士當年曾經寫過一篇《功德無量》。他寫道:「我有生以來,讀的最多的一本書是《轉法輪》,收益最多的一本書是《轉法輪》。現在每天必看的一本書也是《轉法輪》。《轉法輪》用最淺白的語言,回答了古今中外所有哲人不斷追問的三個人生的終極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將到哪裡去?回答了做人的目的是什麼?衡量好壞人的標準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修鍊?如何修鍊?修鍊中會遇到哪些問題?如何對待這些問題?人為什麼會有病?如何才能真正達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人生為什麼有苦有難?如何才能超脫生、老、病、死的輪迴?如何才能從一個層次提高到另一個層次並不斷向更高層次邁進?」

李洪志師父在講法中一再告誡弟子:「我告訴大家,要多看書,多看書,多看書,一定要多看書。」「你們學法的時候,什麼思想都要放下,根本就不去考慮其它的,就是學法。也許你在學法當中,你所思考的問題都能給你解決了,因為每個字的背後都是佛道神,你要想解決什麼、你眼前正在着急要做的是什麼,他們能不清楚嗎?那麼能不告訴你嗎?但是有一點,你必須做到不抱着所求之心學法,大家早已經明白這個問題了,不能抱着執著解決問題的心去看法,你就靜靜的去看,收到的效果就一定是非常好的。」

一位開了天目的大法弟子,真正按照李洪志師父的要求靜下心來看書學法,看到的東西真是美不勝收。他寫道:「有一次看法時,看着,看着,就看到每一個字都是神,再看下去,發現了偏旁部首都是神,他們拿着法器,形態各異,再看,發現每一個筆畫都是神,再看下去,看到這一橫里有無數的神,那一豎里也有無數的神。有一次我學法時,越學越靜,一頁一頁看下去,發現有幾段文字全都顯現佛的形像,下幾段文字全都顯現道的形像。我還記的有一次學法時看見滿紙的佛、道、神,層層的佛、道、神,真是無量無計。」

「學法時,有時出現法輪,法輪瞬間變大,象宇宙一樣廣闊,裏面什麼都有。有一次看法時,看着,看着,突然發現字與字的距離在變大,這個字看了一會,才看完,穿越長長的距離,才看到另一個字。我感覺不是在看字,而是在看一個又一個的宇宙,看裏面的結構和眾生。有一次看法時,我看到了一個字裏面的壯麗景象,雄偉巍峨的宮殿,氣定神閑的天仙,遠遠看見小童子在案子上擺好了仙果,一位寬袍大袖的道長沖我拱手施禮,請我品嘗。我輕輕的搖搖頭,意念中謝絕他的邀請,他自己坐下來品嘗。」

「有一次學法時,我看着,看着,慢慢的所有的文字全都變成透明的能量團,這些能量團組成了能量帶,能量帶的光芒潤澤着我的雙眼,真舒服啊,我覺的自己的眼睛在順着一條能量帶在移動,能量帶象亮晶晶的小溪,我時不時的看到奇妙的景象:小溪旁邊有棵樹,一位雲遊僧人從樹上飄然而下,和我打招呼;有金色的鳳凰從小溪里飛出來,嘴裏吹着金色的簫,引的百鳥爭相飛來;金色的長翅膀的馬,昂首挺胸,煽動着翅膀飛了出來,衝著我笑;我又看到金色的大象,背上馱着色彩亮麗、圖案精美的坐墊,很溫和的在笑」。

「有一次學法時,我看見字裏面出來一個小和尚,做彌勒伸腰的動作,那種單純和美好無以言表,久久印在我的腦海中。有時學法,象坐在雞蛋殼裡一樣美妙,一切都靜止了。」

吳永圭是一位韓國僧人,已經90多歲。在他8歲時,曾拜一位老師學中文。這位老師當時已經70多歲,對韓國著名的預言書《格庵遺錄》很有研究。他對吳永圭說:「如果你能活到70歲以上,就能見到彌勒佛傳正法,屆時這個世界就變好了,會發生像開天闢地一樣的變化。我是熬不到那個時候了,又沒有後代,非常可惜。但你要想活到那個時候,就必須做到事事處處為別人着想。」吳永圭記住了老師的話,一輩子都在尋覓和等待正法開傳的那一天。

2006年的一天晚上,一起修行的老尼姑車法蓮問吳永圭:「你說過明天要去首爾,定下來沒有?」因為如果吳永圭去首爾的話,她就要起很早為吳永圭做飯。吳永圭說不去了。

吳永圭回憶說:「回到房間後不知為什麼又想去首爾了,總覺的好像有什麼好事在等着自己,不能安心在家待着。可是又已經告訴老尼姑說不去了,這個計劃已經來回變了兩次了,剛剛才說不去,現在又變卦,再跟她說要去,總覺的不好意思」。最後他想,乾脆明天早晨自己煮點麵條吃算了。

轉天清早,吳永圭到了廚房,一看,老尼姑已經做好了飯,就奇怪的問:「你怎麼做飯了?」老尼姑說,她本來在睡覺,突然有一個高中生模樣的年輕人,站在外面敲門。而且很奇怪的是,門怎麼變的像透明的一樣,外面的情景可以看的清清楚楚。她正準備起床去開門,年輕人又不見了。睡意正濃的車法蓮也沒想太多,倒下接着睡。但不一會兒,那個年輕人又來敲門,還是像上次一樣,敲了幾下。老尼姑還沒有來得及去開門,他又不敲了。這時,車法蓮已經清醒了,就想:「是不是吳永圭要去首爾,讓我去為他做飯呢?還是去做飯吧。」

坐在去首爾的地鐵上,吳永圭看到對面坐着一個婦人,手裡拿着一本金黃色封面燙金字的書,心想,一般只有經書才會做成這樣,但這本書看起來又不像經書,於是就把腰彎下來,看看書名是什麼。當看到書名是《轉法輪》三個字的時候,吳永圭大吃一驚,一下就想起了《涅槃經》里講轉輪聖王下世的事,除了法輪聖王,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敢說是在「轉法輪」呢?於是,恭恭敬敬請回了《轉法輪》。

一回到寺里,吳永圭馬上把書拿給車法蓮看。她一打開書首先看到李洪志師父的照片,驚訝的說:「就是這位早晨叫醒了我」。從此,吳永圭和車法蓮都走上了法輪大法修鍊路。

關於《轉法輪》的故事,十天十夜也說不完。中國大陸一位曾經非常虔誠的佛教徒走入法輪大法修鍊後,被《轉法輪》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震憾。他寫道:「您要想知道法輪大法到底有多好,您就去了解他,走近他,或許您也是有緣人,如果您能真正地去修鍊,您就會知道法輪大法到底有多好,您就會看到偉大的佛法真實的體現。千金萬銀不如一本《轉法輪》,百萬富翁不如修鍊法輪功。事實正是如此。請珍惜這萬古難遇的機緣啊!」

轉自「希望之聲」,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