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紅色娘子軍》版權風波 劇團法院互咬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1月05日訊】中共洗腦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的版權糾紛再掀波瀾。中央芭蕾舞團1月2日發表聲明,嚴厲批判北京西城區法院枉法,西城區法院則迅速回應稱將繼續強制執行,甚至連最高法院都加入了戰局,引發多方關注。下面來了解一下這場狗咬狗的鬧劇。

1月2號,中央芭蕾舞團的一紙聲明引爆網絡。聲明稱,北京西城區法院作出「罔顧案件事實的自相矛盾的荒唐枉法判決」。聲明也把矛頭指向法官,稱「這是哪個法學院教出來如此濫竽充數的法官」,還揚言「堅決與司法腐敗鬥爭」。

中央芭蕾舞團為何發出如此激烈的言辭呢?

據了解,中央芭蕾舞團前身,也就是北京舞蹈學校實驗芭蕾舞劇團,在1964年進行芭蕾舞劇《紅色娘子軍》的首演。1993年6月,原作者梁信與中央芭蕾舞團補訂協議,確認《紅色娘子軍》改編自同名電影劇本,舞團依協議給付梁信5000元。據當時的「著作權法」,使用合同有效期限不超過10年。2003年協議期滿後,雙方未再續約並爭執不下,最終訴至法院。

據《新京報》報導,2015年5月,中央芭蕾舞團侵權案一審判決,北京市西城區法院認定《紅色娘子軍》演出不侵權,但舞團在2003年6月後,沒有向梁信支付表演報酬,所以判決舞團賠償梁信12萬元。

但梁信與中央芭蕾舞團均不服判決,分別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出上訴,該法院維持原判。

大陸網絡作家荊楚:「0243沒經過原作者同意,它們進行改編,進行商業演出,那事實上存在侵權的行為。法院又判決它賠償,又說沒有侵權,在法律上這塊,它自己就打嘴巴了。0347估計它是出於政治壓力,主旋律啊,政治需要,高層宣傳部門介入了。」

由於中央芭蕾舞團一直拒絕支付12萬元,去年12月底,西城區法院查扣了舞團包括利息在內的13萬多元。為此,舞團在1月2號發出嚴正聲明,還稱法院的枉法判決使《紅色娘子軍》將遭遇被迫停演的命運。

大陸自由撰稿人朱欣欣:「都是政治性的語言,而不是從法律的角度來談問題,從這能看出來,芭蕾舞團這些領導們,還停留在文革的這種思維。自恃是官方的一個文藝團體,再一個,它認為芭蕾舞劇是它們的版權,它們為黨文化作出了自己的貢獻,自恃自己的政治資本。」

針對中央芭蕾舞團的聲明,西城區法院迅速回應稱,舞團尚未履行向梁信書面道歉的義務,將繼續強制執行。最高法院也發表題為「蔑視法律者,舞姿再優美,也會形象掃地」的文章。中共黨媒人民日報則稱,中央芭蕾舞團發嚴正聲明與法制背道而馳。

朱欣欣:「有的網友說,它們是之間狗咬狗,我覺得是體制內部的利益之爭,從文化、政治上來講,它們實際上都是在為中共的暴發史進行美化,從這個角度上來講,網友們的評論也是十分正確的。」

網民發起的圍觀讓事態迅速發酵,該芭蕾舞劇再次成了被調侃的對象。3號早上,中共網信辦下令查刪與此事有關的所有資訊。芭蕾舞團的聲明和法院系統的說明也被立即屏蔽。

朱欣欣:「它是唯恐大家通過討論《紅色娘子軍》版權的爭端,來進一步深入,擴展到對中共的它的歷史的反思,對中共現狀的批判,它是很怕借題發揮,這樣會危及到它所謂的統治的合法性。」

荊楚:「0932扯出蘿蔔帶出泥嘛,把這個事情追索下去,《紅色娘子軍》所塑造的那些人都是虛假的,1032促使更多的人清醒,共產黨怕得要死,它只好趕緊刪帖,做出這樣子一個歇斯底里的應對措施。」

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由江青組織改編的樣板戲之一《紅色娘子軍》曾紅極一時。大陸網絡作家荊楚指出,該劇的劇情都是虛構的,是為中共的階級鬥爭製造社會對立,劇中的大壞蛋角色南霸天,其實是當地的一名紳士,心地非常善良。

採訪/朱智善 編輯/陳潔 後製/周天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