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戈培爾妻子的理想歧途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古往今來,理想的光彩一直很誘人,但人生在世,光有理想卻是遠遠不夠的,因為理想本身也有正邪對錯之分。如果你選擇了正確的理想,你的人生當然就會走在正道上,你做的事當然就會利人利己;反之,如果你在理想這條道上誤入歧途了,選擇了錯誤乃至邪惡的理想,你的人生則必定踏上邪路,最終以害人害己甚至遺臭萬年收場。納粹德國宣傳部長戈培爾的妻子瑪格達‧戈培爾便是個典型的例子。

對戈培爾,人們可謂耳熟能詳,而了解瑪格達的人就很少了。跟戈培爾一樣,她也是一個狂熱的納粹分子,不但對法西斯主義死心塌地,而且對希特勒充滿崇敬之心。她說:「我當然也愛我丈夫,但我對希特勒的愛更強烈,為了他我願意犧牲自己的生命。」平時,她完全按照納粹理想女性的標準履行女人的職責。甚至連她生六個孩子(此外還曾流產兩次)也是按照納粹主義的婦女觀行事的模範行為。由於生了一大群日爾曼血統的孩子「贈與元首」,1938年瑪格達成為首位獲得「德國母親榮譽十字勳章」的婦女。

這年11月9日,戈培爾策劃了大規模迫害猶太人的「帝國水晶之夜」,接著又採取一系列越來越極端的反猶步驟,包括強迫猶太人必須佩戴猶太標誌「大衛之星」等,加緊推行種族清洗活動。對此瑪格達對女友說:「約瑟夫(戈培爾)給我的解釋是國家利益高於一切。第三帝國既然反對猶太人,他只能去完成交給他的任務,通過報紙和電台對付猶太人。元首想這樣,約瑟夫只能照辦。」

最能夠體現瑪格達對理想忠貞的莫過於她生命的最後一段。當時,蘇聯紅軍已經包圍了柏林,納粹政權即將滅亡,儘管如此,瑪格達仍然忠心耿耿追隨希特勒,和丈夫一起帶著六個孩子住進希特勒的總理府地下室。

母愛可以說是天下所有女人的天性,但在瑪格達這個女人身上,母性也要服從納粹黨性。身臨絕境之時,她沒有為自己和孩子們的命運流淚,然而當希特勒在地下室裡從西服翻領上摘下自己的金質納粹黨徽給她戴上時,她卻流下了激動的淚水。

1945年4月28日,瑪格達在總理府地下室給她與前夫的兒子寫下一封訣別信,交給德軍女飛行員漢娜‧賴奇捎出,信中依然充滿了可怕的狂熱:「······上個星期天元首還想幫我離開這裡。你了解你的母親,我們有同樣的性格,我沒有絲毫猶豫。我們美好的理想破滅了,我所知道的一切美好、值得欽佩、高尚、優秀的事物也隨之而去了。在元首和國家社會主義之後到來的世界,不值得我們為之生存,所以我把孩子們也帶來了,讓他們在我們身後的世界上活著,可惜他們了。我親自給他們解脫的時候,仁慈的上帝會理解我的。」「孩子們是好樣的。······他們在這裡還算是一件好事,他們還能時不時地讓元首露出笑容。」她在信中還向兒子發出告誡:「要忠誠,對自己,對別人,對你的國家都要忠誠,在一切一切時候!······要為我們感到驕傲,要儘量努力自豪、高興地懷念我們。人總歸要死,生命雖然短暫,但活得光榮、活得勇敢,不比在可恥的境遇裡苟且偷生更好嗎?」

5月1日,戈培爾夫婦決定自殺。希特勒的女秘書和愛娃的女傭請求把孩子們交給她們設法帶出去,戈培爾不同意。所有的女人、炊事人員、辦公室工作人員都進來向瑪格達下跪,為孩子們求情,但瑪格達冷酷地拒絕了。六個孩子(最大的十二歲,最小的才四歲)喝下安眠藥後,由一名醫生給他們注射毒劑而死。隨後,戈培爾開槍自殺,瑪格達也服毒自盡。直到死亡,瑪格達都認為自己有權決定他人的命運,剝奪他人的生命,包括自己孩子的生命。這本身即是地地道道的法西斯主義!瑪格達徹底接受了納粹思想,狂熱地用納粹思想毒害他人,而最終使自己和孩子也成為納粹思想的受害者。

回顧瑪格達的一生,她對理想的追求可以說完全達到了奮不顧身視死如歸的程度,只不過她自以為選擇的理想是美好的,實際上卻是極端邪惡的,這種邪惡的理想不但顛倒了她的是非,而且扭曲了她的愛憎,以至於讓她完全喪失了人心,最終害了別人,也害了她自己。

跟法西斯主義一樣,共產主義也是一種極具迷惑性卻極端邪惡的理想,其邪惡程度甚至有過之無不及。就像瑪格達曾經被法西斯主義理想洗腦葬送了自己的人生一樣,許多受共產主義欺騙的人也被這種理想葬送了自己的人生。今天,雖然時代和社會發生了極大的變化,但中共還在繼續用邪惡的共產主義理想矇騙人,特別是矇騙青少年兒童。

善良的中國人啊,請分清邪惡,千萬不要在尋找和確立理想時誤入歧途,重蹈瑪格達的覆轍!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