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查丹瑪斯輪迴轉世 成南非神童小博克?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07日訊】先知諾查丹瑪斯在世的時候以其非凡的預測能力而聞名遐邇,他曾經預言當時法國國王亨利二世之死,及法國大革命狂飆、拿破崙時代、希特勒掌權、肯尼迪遇刺等事件,據傳後來他轉生為南非神童小博克並成為南非「國寶」。

法國人諾查丹瑪斯(1503年12月14日——1566年7月2日)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預言家,他在傳世之作《諸世紀》中預言了未來近400年世界上將要發生的種種大事,並一一應驗,其準確程度令人驚嘆。

諾查丹瑪斯預測,原子彈在日本爆炸,日本在舉國震驚、走投無路後投降,成為二戰中最後一個投降的法西斯國家。

他預言「瑪爾斯」(馬克思)將統治世界。事實證明馬克思已經在統治世界,西方大國的高稅收、高福利,實質也就是在搞共產主義。

諾查丹瑪斯還預言了當時的法國國王亨利二世之死,還有幾位王子的命運,以及法國大革命狂飆、希特勒的掌權、約翰•肯尼迪的遇刺等事件,這些都寫在《諸世紀》中。

在20世紀70年代,日本學者五島勉曾統計過,在諾查丹瑪斯的《諸世紀》中,預言應驗概率高達99%。

諾查丹瑪斯的最後一個預言是關於他自己的,預言自己將於400年後轉生到南非,並繼續展現神奇。

他說:親人們不要為我悲傷,我的靈魂400年後將會在一個黑白相間的世界短暫遊盪,依附在一個白人的軀殼上……

南非是個白人和黑人相處的國家,一位家住南非東部小城凡洛城的英格蘭後裔博克最崇拜諾查丹瑪斯,他每天就餐前都要向諾查丹瑪斯祈禱。然而博克7世單傳的愛子,年僅7歲的小博克對老爸的虔誠卻不屑一顧。

1964年春天,老博克的摯友富塔從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亞來訪,他和小博克非常合得來。在富塔離開博克家的半年後,在一個雨夜小博克突然驚醒,悲傷地對父親說,他夢見富塔大叔被人害了,而兇手竟是富塔的愛妻夏蓮。

儘管小博克連夏蓮都沒見過,但卻能把她的相貌和作案手段都描述的清清楚楚,老博克還是認為他在說囈語。誰知,一週後,老博克竟收到夏蓮的一封來信,說富塔從博克家歸來後就得了一種奇怪的病,現在已變成植物人。

老博克十分震驚,他火速趕到比勒陀利亞,將小博克的預言向西城區警察署作了彙報。卡夫署長也是諾查丹瑪斯的崇拜者,十分相信有一種冥冥中的暗示,可使非凡的人先知先覺,他後來終於使夏蓮供出謀害富塔的罪惡,作案手段竟與小博克的預言毫無差別。

小博克後來又精確地預見到南非軍火走私案和星都劇院爆炸案。因小博克預見準確並事先密報南非警方,致使兩案均被偵破,沒有造成惡果,使他名聲大噪。

1964年12月7日上午,小博克突然打電話給卡夫署長,說在東城區國民大道將發生一場慘烈車禍,有數十名小學生,將於當天下午喪命於一輛大卡車車輪下,而駕車司機是個「無頭鬼」。但所有人都相信這些離奇的說法。

據南非《人道報》資深記者蒙尼爾撰文介紹,當他接到卡夫署長的爆料後,迅速和同仁趕到現場,並沒有發現任何險情,就在他們準備撤離時,突然看到有一群剛放學的孩子從一條巷子走出來,準備到街對面的兒童樂園玩耍。

這時小博克也趕到現場,他見沒有警察,不由得放聲大哭。小博克痛苦地指着這群小童說:「這是一群幽靈……」。

正當蒙尼爾感到納悶時,突然有一輛疾駛而來的失控卡車衝進人群,當場軋死37名小學生,這些過街的孩子無一倖免。據悉,慘案發生前的數秒鐘前,因卡車上裝載的鋼板捆紮鐵條突然斷裂將肇事司機「斬首」,無頭司機「駕車」狂奔而釀成慘禍。

為什麼小博克先說小學生們是一群幽靈,之後孩子們才被撞死的?原來,小博克看到的那個空間的時間比我們人間來的快,那邊這件事情發生完了,這邊還沒開始呢。

小博克快滿10周歲時,他語調低沉地說:「我只有一個星期的時間了」,10周歲當天,他竟吐血而亡,那年是1965年春,事後調查證明,小博克身體一直很健康無疾而終。

小博克歸天后,老博克發現了小博克在臨終前一天寫下的一紙遺囑。遺囑上說:請雙親大人在為我送行時務必傾其所有為兒置辦一具特大銅棺,最後埋棺在菲空力馬山……20年後,銅棺將物歸原主,而我則將以「國寶」的身份在南非大地遊盪……

老博克將愛子的遺囑給卡夫署長看了,他倆商定,按小博克的遺囑去辦,定製了一具重達10噸的紫銅棺,將小博克安葬在南非菲空力馬山的公墓里。

轉眼間20年過去了。1985年夏,一場罕見的山體滑坡使菲空力馬山的公墓內的「沉熟的靈魂」全部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小博克的紫銅棺在雨後驕陽的照耀下,顯得異常奪目。有幾個好事者出於好奇,使勁將棺蓋打開。

這時,奇蹟出現了:已安葬20年之久的小博克身上的衣服已成碎片,但他仍像熟睡一般,栩栩如生。在見到天日後,小博克在一周內變成木乃伊,整個人像紫銅鑄就的銅人一般。

這次小博克的「出世」使他又一次在南非引起轟動,全國各大城市均視小博克為南非「國寶」,「小博克」所到之處甚至所受到的歡迎程度是任何政要都難以比肩的。

小博克「重新出世」後不久,他生前的另一個預言也應驗。他的父親老博克因心臟病發作不治身亡,不足48小時,老博克的妻子希爾瑪也因急症去世,兩人被合葬在了小博克暫厝的紫銅棺里安息了。

事後,卡夫署長在接受南非媒體採訪時說,我對小博克是諾查丹瑪斯轉世深信不疑。

(責任編輯:古風)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