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岡山時期暴力燒殺 毛澤東親令殺地主全家老小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2月07日訊】2018年2月05日,海外中文媒體發表《裴毅然第十集:井岡山的燒殺搶掠與逃兵》的訪談文章,前上海財經大學教授、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歷史所訪問學者裴毅然教授接受訪談,介紹中共在井岡山時期,對當地民眾的暴力燒殺搶掠的歷史。裴毅然教授的研究表明,中共黨魁毛澤東在此期間至少兩次親手殺死地主鄉紳全家,連孩童也不放過,而且不止一次。

文章說,至少兩條資料可證實此事。張國燾在《我的回憶》中說毛澤東親口向他承認井岡山時期的燒殺,自己曾親令殺死地主全家,包括幾歲孩童。《胡喬木文集》中寫道:「秋收暴動期間,提倡殺人放火。毛主席說他親自點過火。一放,周圍的農民都跑了,群眾根本就不贊成。」

裴毅然介紹,1928年3月,湘南特委代表周魯對毛說:「我們的政策是燒,燒,燒!燒盡一切土豪劣紳的屋!殺,殺,殺!殺盡一切土豪劣紳的人!」「我們燒房子的目標就是要讓小資產者變成無產者,然後強迫他們革命。」

裴毅然教授評論道:與太平天國逼民入夥一樣,「房屋俱要放火燒之,家寒無食之故,而隨他也。鄉下之人,不知遠路,行百十里外,不悉回頭。加後又有追兵,而何不畏。」(太平天國將領李秀成供詞)。

另外,1928年1月,朱德率南昌暴動殘部發動湘南暴動,3月國軍進剿,中共湘南特委決定焦土政策,擬燒盡宜章至耒陽一線公路(200多公里)兩側各5裏之內房屋,鄉農暴力頂抗,追殺千餘,郴州城幾十具共幹屍體倒街,婦聯主任赤身裸體,兩乳被割,開膛剖肚,外陰被挖......

中共贛西南特委書記劉士奇1930年10月7日的報告寫道:土劣的妻女,以前威風凜凜的現在大半在吉安贛州當娼妓,土劣則挑水做工,現在又跑回來向蘇維埃自首,願意將所有家產拿出來,請蘇維埃不殺就是··· ···

1929年11月6日,中共閩西特委報告:「一般過去鬥爭失敗的同志腦子裏多充滿了殺人觀念,他們殺人太隨便了,以為反動派可以殺得盡的。」在贛西南,據1930年6月的《紅旗》記載,「農村的豪紳地主,簡直沒有生存地步,捉的捉,殺的殺,逃跑的逃跑的,贛西南有廿餘縣的鄉村,農民協會即變成了臨時政權機關。」

裴毅然教授還舉了幾個毛澤東殘暴的例子。如共軍在其「長征」逃竄途中,雲南某縣長誤將紅軍當國軍,大開城門迎納。紅軍進城後,問前來迎接的官紳:「你們給本軍辦好了糧食軍餉沒有?」回答已辦妥。紅軍吩咐要十個嚮導,也一一派定。等縣府官員前來拜訪,毛澤東下令將百餘名前來歡迎的官紳處以死刑。

毛還嘲諷地說:「如果一切敵人都像雲南這個縣長這樣蠢,中國革命早已成功了。」

裴毅然教授回億:『1980年代我就從北京學界聽聞:中央黨校的人最反動,因為他們掌握早期中共蘇區資料,明白「原來如此」,所以從歷史真相中思想認識發生變化,成為「最反動」。因此,大陸史學界傳言:一旦中共倒臺,最後一招可能會炸毀檔案館。

文革後鄧穎超拿著胡耀邦的批條上中央檔案館燒了三天檔案,即燒劉少奇一號專案、陶鋳二號專案、林彪專案等檔案。江華也持這種批條上浙江檔案館,親臨監督燒了一天反右時他整「沙楊彭孫」的檔案。沙文漢(省長)、楊思一(副省長)、彭瑞林(省檢察長)、孫章錄(省委財貿部長)。

毛澤東臨死時最擔心的就是後人議論(最主要還是黨內的「不同聲音」,怕文革翻案),他最怕留下歷史惡名,因為他知道自己實在「作惡多端」。』

裴毅然教授在訪談中強調,中共為什麼至今獨裁話筒,自己演出自己評論,既不讓民間評議時政,也不讓學者評議黨史……不想讓人民知道1960年,是中共製造的餓死四千萬人以上的大饑荒。

(記者李蒨蒨報導/責任編輯:趙雲)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