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軍方「白手套」葉簡明被查指向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在安邦公司原董事長吳小暉被抓並在近日被提起公訴後,大陸再有一名民營企業富商被曝出現危機。據大陸財新網以及其它門戶網站3月1日刊文披露,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葉簡明被調查,其公司股價隨之暴跌。據報,其被查是因為去年9月,曾在安徽和甘肅擔任省長和省委書記的王三運落馬,他被請去說明情況。但僅僅是由於這一點嗎?

毫無疑問,對於普通公眾而言,這個名字應該是相當的陌生,那是因為葉簡明為人十分低調,甚少出現在大眾的視野中。但在業界,今年41歲的他頗有傳奇色彩。2002年創立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主營能源與金融。2009年,在上海設立中國華信總部。2013年,在捷克設立中國華信歐洲總部(華信第二總部)。2017年7 月,華信連續第四年進入《財富》雜誌世界500強榜單,並以437億美元營業收入位列第222位,較上年上升七位。目前,上海有8家財富500強公司,華信是唯一的民企。

也是在2017年9月,全球資源貿易巨頭瑞士嘉能可( Glencore)公告,將其與卡塔爾主權基金共同持有的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14.16%股權轉讓給中國華信,交易對價約91億美元。華信一躍成為僅次於俄羅斯政府(通過控股公司 Rosneftegaz 持股 50%)和 BP(持股 19.75%)的俄油第三大股東。

可以主營能源與金融,能發展到今天這樣的規模,成為俄羅斯石油公司第三大股東,在中共治下的奇葩大地上,沒有官方背景應該是完全不可想像的,要知道,被起訴的吳小暉的後台不僅有「紅二代」家族,還有江派人馬,其主營的也不過是保險業,而低調的葉簡明主營的卻是更為重要的能源和金融,背後強大的後台更為神祕。在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剛剛落幕,「兩會」即將召開之際,葉簡明謎團正在浮出水面,而其被調查消息被有習陣營背景的財新網報道,應該是意有所指。

財新網文章開篇即點出,葉簡明「給奇蹟橫生的中國商界製造的一個巨大的謎團,即將到了揭底時刻」。

文章透露葉簡明「習慣把自己的影子藏得嚴嚴實實」,他的來歷和華信真實業務狀態在內部也顯得模糊。他的管理是切割式的,其它版塊永遠對你保持神祕,這樣就不會出現信息上的串通,而他公開的形象是「實業家、慈善家」。

這個「實業家」在公開活動中,總是跟外國政界要人走在一起。他的合影者有以色列總統佩雷斯、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乍得總統代比、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等,他還受到過阿布扎比王儲、保加利亞總理、緬甸昂山素季的接見;2015年4月,他獲聘擔任捷克總統澤曼的「對華經濟、外交與投資事務顧問」。顯然,一個單純「實業家」的身分不會讓他受到這許多世界政要的青睞,而更多的是在於他在能源和金融領域背後擁有的強有力的靠山。

葉簡明的靠山是誰呢?他曾在接受《財富》雜誌採訪時所說,他正是廈門華航石油公司的買家,並以此為起點建立了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進入了石油行業。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末,廈門華航石油的母公司福建省廈門輪船總公司,涉入震驚全國的廈門遠華特大走私大案,而彼時年僅29歲的葉簡明究竟憑藉什麼拍下了廈門華航石油公司,從現有的公開資料中無法得知。

不過,大家都知道,廈門遠華案的主角廈門遠華集團董事長賴昌星,背後的靠山一個是前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一個是江澤民的大祕書賈廷安,而江為了保這兩個親信,下令遠華案查到公安部副部級官員就戛然而止。但既然葉簡明能在紛亂中,在中共高官紛紛避之的情況下,拍下一家頗有發展前景的公司,而且隨後發展迅速,恰恰說明其背後的指點者已知曉自己在下怎樣的一盤棋。

迅速發展的華信公司,與其它民營企業明顯不同的是,其獲得了民企少見的「中國」冠名;其最高管理層董事局的執行董事們早期被稱為「常委」; 其獨特的組織架構服從於五個統一:統一領導、統一方略、統一號令、統一行動、統一步調。

此外,公司內設黨委和紀委,由曾有過軍職的退休官員擔綱。如2012年武警上海總隊前副政委、武警上海政治學院前院長蔣春余擔任公司黨委書記。不僅如此,早在2011年搖搖欲墜之時,華信就成立了兩個基金會:在上海成立華信公益基金會,由前一年剛退休的上海警備區前政委李光金擔任執行理事長,王宏源擔任常務理事,而王宏源是中央軍委辦公廳管理局負責財務營後建設的前副局長;在香港成立中華能源基金會,聘請香港民政事務局前局長何志平任祕書長。

而這個擔任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祕書長何志平,業已於2017年11月在美國紐約被逮捕,其被控代表一家中國能源公司向非洲高層巨額行賄,而這家能源公司據信就是葉簡明的華信公司,葉也是香港中華能源基金會的主席。

與各國政要觥籌交錯,賄賂非洲高層,公司有軍方背景人員任職,業務涉及能源金融等與國家經濟命脈息息相關的領域,享有特權,等等,不正說明葉簡明的背後不簡單嗎?而他作為為軍方站台的「白手套」這個角色已不難定位。

還可以佐證葉簡明具有軍方背景的是他曾在2003年至2005年任中國國際友好聯絡會的副祕書長,而該聯絡會與中共軍隊總政治部對外聯絡部存在關聯。這是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分析師邁克爾‧科爾(Michael Cole)於2015年透露的。

科爾還稱,在台北101大樓的21樓,有一間辦公室屬於中國能源基金委員會,該基金會正是華信公司的子公司,其聲稱與包括多所中國大學、國家漢辦、石油公司、蘭德公司、加拿大樞密院和聯合國經社理事會等均有合作關係。2012年,華信還在香港註冊中國文化院,在大陸台灣組織了系列文化活動,這應該是中共對外統戰的具體表現。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底香港政界籌備特首選舉期間,宣布參選的葉劉淑儀牽頭成立「海上絲綢之路協會」,又力邀葉簡明成為該協會的特別顧問,隨後又邀請葉簡明擔任其政治顧問。彼時香港《成報》披露,在這次特首選舉籌備過程中,江派大員、時任全國人大委員長的張德江與中聯辦曾考慮將葉劉淑儀捧做梁振英的後備。葉簡明聽從了誰的指令,力捧葉劉淑儀?

遊走在商界、政界、文化界的葉簡明,似乎在構建一個許多人看不懂的巨大的關係網。財新網文章引述消息人士的話就是:他打的是替換牌,拿國內的資源去撬動海外,又拿海外的故事在國內說話,國內也搞不明白,將此神祕化。而其神祕化應該說更是為了掩蓋其背後的靠山。

網上曾有文章指葉簡明的做派很像受過專門訓練的軍人,因為有些軍人特有的痕跡是無法徹底消除的,比如自然坐下時兩手擺放的位置。

基於上述表象,或許我們可以進行一個大膽的推理,那就是在廈門遠華案後,軍方總政治部精心挑選了葉簡明作為站在前台的白手套,其任務不僅是賺取經濟上的利潤,而且更重要的是以此結交世界政要,用利益收買他國核心人物,並在全球實行統戰。

資料顯示,廈門遠華案曝光時任總政治部主任的是于永波,而他一路高升正是仰賴江澤民的提拔。其後,于永波將徐才厚提拔到總政治部擔任主任助理兼解放軍報社社長的位置上,並暗助江使鄧小平廢掉了楊尚昆兄弟的兵權。至於繼任徐才厚任總政治部主任的李繼耐仍是江的馬仔,其對徐是馬首是瞻。能夠被一窩江家人馬選中的葉簡明,到底在為誰效力也就不言自明了。

如今,在中共釋放國家主席任期修改、三中全會落幕、「兩會」馬上召開的節點,曾推出幾十篇曝光吳小暉的文章的財新網,再度重磅起底葉簡明,針對的極有可能是其背後軍方某些退役但暗中興風作浪的高級將領。這似乎說明,困擾中南海的暗流仍在涌動。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