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黑皮書》:從坦波夫到大饑荒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編者按:《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本書1997年在法國首度出版後,震撼歐美,被譽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大紀元和博大出版社獲得本書原著出版方簽約授權,翻譯和發行中文全譯本。大紀元網站率先連載,以饗讀者。文章標題為編者所加。)

5. 從坦波夫到大饑荒

1920年底,布爾什維克政權似乎勝利在望。白軍的殘餘部隊已被擊敗,哥薩克人也遭遇挫敗,馬克諾的分遣隊正在撤退。儘管對白軍的戰爭實際上已經結束,但新政權與大部分人之間的衝突在日益激化。1921年頭幾個月,對農民的戰爭達到高峰。當時,各省實際上並未完全被布爾什維克掌控。在坦波夫省──西西伯利亞的伏爾加河諸省(也包括薩馬拉、薩拉托夫、察里津和辛比爾斯克)之一,布爾什維克僅控制著坦波夫市本身。農村掌握在某個綠軍團體(當時有數百個綠軍團體)手中,或在某支農民軍(有多支農民軍)的控制之下。當地的紅軍駐軍中,每天都爆發兵變。在該國工業仍在運行的少數地區──莫斯科、彼得格勒、伊萬諾沃—沃茲涅先斯克和圖拉,罷工、騷亂和工人抗議運動成倍增加。1921年2月底,彼得格勒附近喀琅施塔得海軍基地的水兵發動兵變。形勢變得日益具有爆炸性,該國變得難以管治。社會動盪的巨大浪潮預示著要掃除這個政權。面對這波浪潮,布爾什維克領導人被迫退卻,並採取唯一的步驟──承諾終止徵用(後來被以實物繳稅取代),來暫時平息大規模、危險和普遍的不滿情緒。1921年3月,在社會與該政權衝突的背景下,新經濟政策(NEP)應運而生。

主流觀點認為,1921年3月標誌著與過去的決裂,但這種觀點長久以來都誇大了變化的程度。用實物繳稅取代徵用,在布爾什維克第十次黨代會最後一天倉促通過後,既沒有終止工人罷工,也沒有令恐怖減輕。現在可查閱的檔案顯示,1921年春季的這一新規並未立即促成和平。事實上,局勢依然極為緊張,至少持續到1922年夏季;在一些地區,則持續到相當晚。徵用隊繼續在農村徹底搜刮,罷工依舊被殘酷撲滅,最後的激進社會主義者也遭到逮捕。「對森林土匪的剷除行動」,仍以任何可能的方式進行著,包括大規模處決人質和用毒氣轟炸村莊。歸根究底,反抗的農村是被1921年至1922年的大饑荒所征服的:最飽受徵用之苦的地區,就是反抗的地區,也是這次大饑荒中受害最重的地區。作為該政權一個「客觀存在的」盟友,飢餓是可想像得到的最強大武器,也充當了布爾什維克重擊東正教教會和知識分子的藉口。後兩者已經起來反抗該政權。

自1918年夏季徵用政策推行以來爆發的所有反抗中,坦波夫的農民起義是最大、最有組織,因而也是最持久的。坦波夫省位於莫斯科東南不足300英里處,自19世紀末20世紀初以來,一直是社會革命黨的堡壘之一。自1918年至1920年,儘管遭到嚴厲處罰,該黨仍有眾多激進的活動人士。坦波夫省也是莫斯科附近最大的小麥產區。自1918年秋季以來,已有百餘支徵用隊搜遍了這個人口稠密的農業地區。1919年,很多起短暫的暴亂一爆發就被撲滅了。1920年,徵用需求量從1800萬增加至2700萬普特,而農民已大大減少播種量,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未消費的任何東西都會立即被徵用。如此一來,要完成定額,就等於逼農民餓死。1920年8月19日,涉及徵糧隊的常規事件在希特羅沃(Khitrovo)鎮突然出現惡化。正如該地區當局自己所承認的,「這些分遣隊犯下了一系列暴行。他們所到之處搶掠一切,連枕頭和廚房用具也不放過,瓜分這些贓物,並在眾目睽睽之下暴打七旬老人。這些老人受懲罰,是因為其兒子不在。他們是逃兵,藏匿在森林裡。農民們也氣憤,因為遭沒收的糧食被滿車運到最近的車站,就被丟棄讓其露天腐爛。」

這場反抗,自希特羅沃迅速蔓延。到1920年8月底,超過14,000名男子,其中多數是逃兵,手持步槍、乾草叉和大鐮刀趕走或殺死了來自坦波夫省三個縣的所有蘇維埃政權代表。起初,這場農民反抗,還無法與過去兩年俄國和烏克蘭全境爆發的其它數百場反抗區分開來。幾個星期內,在一流軍事領袖亞歷山大.斯捷潘諾維奇.安東諾夫(Aleksandr Stepanovich Antonov)鼓舞人心的領導下,這場反抗就變成了一場組織良好的起義。

自1906年以來,安東諾夫一直是社會革命黨的一名活動家。1908年以後,他作為政治流亡者在西伯利亞度過了數年,1917年10月才返回。和很多左翼社會革命黨人一樣,他一度與眾人共同支持布爾什維克的事業,並曾是其出生地基爾薩諾夫(Kirsanov)當地民兵組織的首領。1918年8月,他與布爾什維克決裂,並擔任一群逃兵的領導者。當時有許多群逃兵。他們在鄉村流浪,以游擊戰的方式與徵用隊作戰,並襲擊少數敢出去進入偏遠村莊的蘇維埃官員。當這場農民反抗於1920年8月在基爾薩諾夫扎下根時,安東諾夫組建了一支高度有效的農民民兵和一個非凡的信息網路。該網路甚至滲透了坦波夫的契卡。他還組建了一支宣傳軍。其分發譴責「布爾什維克人民委員體制」的小冊子和文告,並基於一些關鍵的民眾訴求來動員農民,諸如實行自由貿易、終結徵用、自由選舉、撤銷布爾什維克各人民委員部以及解散契卡等。

與此同時,地下社會革命黨組織建立了勞動農民聯盟(Union of Working Peasants)。這是一個來自周邊地區的激進農民組成的祕密網路。儘管安東諾夫與勞動農民聯盟的領導人之間關係嚴重緊張,但坦波夫地區的農民運動基本上有共同的軍事組織、信息網路,以及一個給予其力量、使其團結的政治綱領──這些都是其它農民運動所不具備的(可能馬克諾運動除外)。

1920年10月,布爾什維克僅僅控制了坦波夫市和幾個省級城市中心。逃兵成千上萬地蜂擁加入安東諾夫的農民軍。這支軍隊在其全盛時期人數超過了5萬。10月19日,列寧最終意識到局勢的嚴重性後,寫信給捷爾任斯基:「以最具儆戒性的方式,儘可能迅速地粉碎這場運動,是至關重要的:我們必須比這更厲害!」

11月初,該地區的布爾什維克只有不超過5,000人的共和國內衛部隊。在克里米亞擊敗弗蘭格爾後,部署到坦波夫省的部隊人數迅速達到10萬,其中包括一些來自紅軍的小分隊,但就鎮壓民眾反抗而言,他們仍然保持在最小量。

1月1日以後,農民起義蔓延到其它幾個地區,包括整個伏爾加河下游(薩馬拉、薩拉托夫、察里津和阿斯特拉罕諸省)以及西西伯利亞。當飢荒威脅著這些富庶而肥沃的地區時,局勢變得具有爆炸性。這些地區多年來已被過度徵稅。在薩馬拉省,伏爾加軍區指揮官於1921年2月12日報告,「數以千計的飢餓農民正在成群包圍各穀倉。糧食小分隊在那裡儲存著為城市地區和軍隊徵用來的糧食。局勢已數度惡化。軍隊被迫再三向暴怒的人群開火。」薩拉托夫當地的布爾什維克領導人,從該省向莫斯科發送了如下電報:「匪幫征服了全省。農民們從國家糧倉中搶奪了所有儲備糧──300萬普特。得益於來自逃兵的所有步槍,他們全副武裝。紅軍各分隊整個都被消滅了。」

與此同時,向東約600英里處,一個新的動盪地區正在形成。從俄國南部和烏克蘭繁榮的農業地區榨取所能榨取的一切資源後,布爾什維克政府於1919年秋季轉向西西伯利亞。在那裡,配額是基於自1913年開始的小麥出口數字隨意定下的。過去,農民會把收成的一部分上交用於出口,並獲得以金本位制盧布支付。這部分收成與此時農民留給徵用的少得可憐的儲備糧不同。新的配額顯然完全未考慮這一點。和其它地區一樣,為了保護自己的勞動成果,並保證自己生存,西伯利亞農民以起義作出回應。從1921年1月到3月,布爾什維克失去了對秋明、鄂木斯克、車里雅賓斯克和葉卡捷琳堡諸省的控制。這片地區比法國還大。西伯利亞大鐵路──俄國西部和西伯利亞之間唯一的通道,也被切斷了。2月21日,一支俄國農民軍奪取了托博爾斯克(Tobolsk)市,紅軍分隊直到3月30日才重新奪回。#(待續)

──轉自《大紀元》譯者:言純均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