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重溫「革命烈士」夏明翰的《就義詩》(上)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如今的年輕人追星,而他們的父輩、父輩的父輩年輕時崇拜的則是共產黨的所謂「革命先烈」。夏明翰便是其中很出名的一位。

夏明翰是誰?估計今天的年輕人知道的不會多了。

他是毛澤東的湖南同鄉,由毛澤東和何叔衡介紹加入中共,不僅是中共早期黨員,還是中共早期農民運動的領導人之一。

1928年3月18日,夏明翰在奉中共之命組織指導武裝暴動期間在武漢被當局逮捕。

入獄後,面對當局的勸說,夏明翰不為所動,聲稱「為了勞苦工農的解放,為了使我們的後代能過上美滿幸福的生活,我們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生命。」

1928年3月20日,夏明翰被押送到漢口餘記裡刑場。臨刑前寫下了日後因被中共熱捧而廣為人知的《就義詩》:「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殺了夏明翰,還有後來人!」

夏明翰死時還很年輕,只有28歲。為了自己鍾情的共產主義理想,他不但拋下了妻子兒女和老母,最後連自己的性命都毫不猶豫的搭進去了。正因為如此,年輕時我們都曾虔誠的視他為「英雄」,為自己人生的榜樣。

然而,距離夏明翰離世將近一個世紀後的今天,當我從中共的洗腦教育中幡然醒悟,重新回顧他的一生,特別是重溫他的《就義詩》時,卻有了與當年全然不同的感受和認識。

古往今來,人們總是對那些甘願為理想獻身的志士深懷敬意,總是容易被他們身上的獻身精神以及理想主義與英雄主義與所打動和吸引。這恐怕也正是「革命先烈」夏明翰和他的《就義詩》之所以能夠俘虜一代又一代年輕人的原因吧。然而我在想,撇開理想的善惡,抽象的頌揚理想主義者的獻身精神有意義嗎?我認為沒有意義,不但沒有意義,還容易誤入歧途。因為獻身精神可以服務於為人類造福的美好理想,也可以為禍害人類的邪惡理想所用;當它為造福人類的美好理想服務時,它是珍貴的,是值得頌揚的,當它為禍害人類的邪惡理想所用時,它則是有害的,不僅不值得頌揚,而且應該堅決的予以否定和拋棄。換句話說,我們不能撇開共產主義的善惡來抽象的看待夏明翰的獻身精神。

「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這兩句詩的意思是說,只要一個人信仰的主義是真理,即使被砍頭也沒關係,也是值得的。這話有錯嗎?沒錯,即使今天我認為也是對的。但問題是夏明翰為之獻身的共產主義理想究竟是不是真正的真理?既然連命都為它豁出去了,夏明翰自己當然認為它是真理。但共產主義究竟是不是真理,歸根結底不取決於夏明翰的認識與虔誠,而取決於客觀事實,取決於共產主義的本質及其在實踐中產生的結果,取決於它帶給人民的真實的一切。恰恰是這些業已表明,共產主義根本就不是什麼真理,而是喬裝成真理的十足的歪理邪說!

顯而易見,夏明翰之所以甘願為共產主義「隨時準備犧牲自己的生命」,是因為他堅信共產主義實現之後,「勞苦工農」便能獲得「解放」,「我們的後代能過上美滿幸福的生活」。但事實究竟如何呢?與夏明翰憧憬與追求的完全相反,共產黨掌權後,夏明翰的同胞們不但沒有獲的解放,過上美滿幸福的生活,反而連之前還擁有的一些權利與自由也都喪失殆盡,受到的奴役易發深重了。最最可怕的是,甚至連生命都失去了最基本的保障。

在共產黨的宣傳中,國民黨可以說是殺人如麻。國民黨殺過人嗎?肯定殺過,夏明翰就是死於國民黨之手。國民黨不僅殺了夏明翰,還殺了成千上萬的共產黨員,這是無可諱言的事實。然而,且不論他們該不該殺,殺的合不合法,僅以數量而言,死於國民黨之手的人卻遠遠要少於死於共產黨之手的人,前者與後者相比,純屬小巫見大巫。

瞭解中共歷史的人都知道,它就是靠殺人起家的。僅在1927年到1936年所謂第一次國共內戰時期,中共盤踞的江西一地人口就從二千多萬下降到了一千多萬,他們中許多人便是中共的刀下鬼。當年,中共廣東「農運大王」彭湃曾厲聲疾呼:「把反動派和土豪劣紳殺得乾乾淨淨,讓他們的鮮血染紅海港,染紅每一個人的衣裳!」他效法明末張獻忠發佈「七殺令」,下達每一個蘇維埃代表殺20個人的指標。

奪取政權後,中共的殺人節奏也絲毫沒有放緩。正如《九評共產黨》所言:「建政後,它採取『殺地主』的辦法解決農村的生產關係;『殺資產階級』完成工商改造,解決城市的生產關係。這兩個階級殺完,經濟基礎的問題就基本解決了。上層建築的問題也要靠殺人來解決,包括鎮壓『胡風反黨集團』和『反右』以整肅知識份子;『殺會道門』解決宗教問題;『文革殺人』解決文化上和政治上黨的絕對領導權問題;『六四』殺人逃避政治危機,解決民主訴求問題;『迫害法輪功』解決信仰和健身運動的問題等等。」據專家估算,從1949年至今,被中共迫害致死的國人在6千萬至8千萬人左右,差不多占全國人口的十分之一,大大超過了之前近三十年的戰爭時期,也超過了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是希特勒納粹所屠殺的猶太人總數的13倍。

即便以政治犯的死來說,夏明翰被捕後,國民黨還允許他當著記者的面高呼「打倒國民黨反動派!」「中國共產黨萬歲!」臨刑前還問他有無遺言,還給他提供筆,否則,哪會有那首著名的《就義詩》?而在共產黨當政的所謂「新中國」,政治犯能有這樣的待遇嗎?文革中張志新等人臨刑前被割斷喉管的事不是恍若就發生在昨天嗎!僅此一點也足以看出共產主義與共產黨的邪惡與殘暴。

大量無可辯駁的事實表明,儘管共產主義千方百計把自己打扮成救國救民的真理,其實卻是地地道道禍國殃民的歪理邪說。既然如此,夏明翰為其拋頭顱灑熱血又有何價值可言?無論他怎麼寧死不屈捨生取義,也無論他的獻身精神怎麼令人敬佩仰視,也不過是誤入歧途而已!正所謂:砍頭不要緊,只要主義真。主義若不真,死了白送死。夏明翰不正是白送死的典型嗎?

如果僅僅只是白死也就罷了,充其量只不過浪費了夏明翰自己的生命,連帶殃及了他的家人。然而夏明翰豈止是白死?他不僅白白搭進了自己的一條性命,還禍害了他人的生命。試想,如果沒有夏明翰的流血犧牲,沒有千千萬萬夏明翰們的流血犧牲,共產黨能奪得天下嗎?中國人民會在共產黨日後的極權暴政下蒙受一輪又一輪的苦難嗎?換句話說,因為夏明翰誤入了共產主義的歧途,不但沒對中國人民的「解放」起到任何有益的作用,反而是在幫著共產黨把中國人民往火坑裡推。這豈止是白送了自己的命,而且還是在對中國人民犯罪!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