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習金會反應不同 川金會變數多大?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3月31日訊】【熱點互動】(1742)習金會反應不同 川金會變數多大?

金正恩4天的北京之行,所釋放的信息,各方均有不同解讀,相關國家也有不同反應。就在金正恩結束訪問的第二天,韓朝首腦會晤已經確定具體時間,日本方面也傳出消息,正在積極促成兩國峰會。然而有多種跡象顯示,金正恩似乎並非真心棄核。那麼該如何看待各國對習金會的反應?「川金會」又會有多大的變數?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金正恩4天的北京之行已經結束,所釋放出的訊息各方有不同的解讀,相關的幾個國家也有不同的反應。就在金正恩訪問結束的第二天,韓朝兩國領導人峰會的具體日期已經敲定;另外日本方面也傳出消息,安倍晉三正在促成與金正恩的會面。

然而也有種種跡象顯示,金正恩似乎並不是真心棄核,那麼該如何解讀各方對習金會的反應、川金會將會有多大的變數?就這些相關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分析、解讀。兩位都在Skype上,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藍述先生,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二位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藍述:主持人好。

主持人:感謝二位。請觀眾朋友在節目當中給我們撥打電話或者發送手機短信,也可以在YouTube上給我們留言進行文字互動。今天的話題是:習金會結束,對川金會究竟有多大的影響?川金會會有多大的變數?

節目開始,我們先請藍述先生向我們介紹一下,據您觀察,習金會結束以後,各個國家有什麼不同的反應?

藍述:首先你可以看得出來,在訪問過程中,中朝雙方在文字報導上就已經有一些不同了,北京官方報導提到,金正恩同意朝鮮半島無核化(算是金正恩的表態),說是金正恩要繼承金日成、金正日的一貫政策「朝鮮半島無核化」。但是朝鮮方面的官方報導並沒有提這一條,只提習近平同意去訪問北朝鮮。可以看得出來,中朝在北京的這一次習金會,並沒有完全達到雙方的目的,還是存在著諸多分歧。

美國方面,川普總統在推特上講,他收到來自於習近平的訊息,習金會基本上很不錯,結果還不錯。從川普總統推特上的訊息來說,既然川普總統認為他們之間的會談還不錯,應該他是從美國的方面來考慮的,換句話說,他認為得到了來自於北京方面的確認,確認北朝鮮在無核化問題上要作一些讓步。

可以從川普總統的推文裡面看得非常清楚,他的腦袋是非常清楚、清晰的,他仍然要保持對北朝鮮的制裁。因為北朝鮮過去的紀錄實在是太糟糕。

至於南韓;習金會突然之間發生,很多國家、國際社會基本上都覺得出乎意料之外,南韓方面肯定心裡在猜,習金會到底意味著什麼?所以金正恩回到北朝鮮之後,北京立刻派楊潔篪到南韓,應該是給予訊息上的通報,楊潔篪應該身上還帶有北京方面想要做的一些事情和考量,同時對南韓進行訪問。

至於日本方面,安倍已經通過南韓從中斡旋,希望能夠和北朝鮮也有進一步的互動。日本是美日韓三方最堅決制裁北朝鮮的,是態度最堅決的國家,隨著美國態度的有所轉變,可以看得出來日本也在相應調整。

主持人:趙培先生,剛才藍述先生提到金正恩邀請習近平訪問朝鮮。我們了解到的訊息是習近平訪問朝鮮的時間已經確定,據說是在今年的7月26日。這個日期應該是比較敏感的一個日期,因為我們知道1953年的7月26日是韓戰停戰協議簽署的日子。選在這樣一個時間點,我不知道習近平是不是有什麼深意在裡面呢?

趙培:其實我們分析了半天、包括現在所有的媒體都沒分析整個朝鮮半島現在的主角是誰、習近平和金正恩會面的前提條件是什麼?大家注意,它的前提條件是3月8日在白宮,韓國的高級官員對媒體說,川普接受了金正恩峰會的要求,而且金正恩峰會的要求提得非常高:我答應你停止核武實驗、停止導彈實驗,我們致力於朝鮮無核化。

也就是說,他提的要求讓美國人覺得,你這等於是把我們的要求全盤接受,這種會談可以談嗎?所以是雙方已經同意會談,這時候北京急切地切入。為什麼北京要急切切入?非常簡單,等於北京提出六方會談和稀泥的主張各方都不接受,川普要直接跟金正恩談。在這種情境下,到底是金正恩迫切地見習近平還是習近平迫切見金正恩呢?從中共的角度講,中共迫切要跟金正恩會面。為什麼呢?因為這樣才能表現出中共沒有被朝鮮半島危機各方給拋出舞台。

實際結果,現在中共的策略就是北京要大面積、迅速介入,比如我們看到中共的特使也去了韓國;中共也在見完金正恩之後,立馬跟川普通報:大哥,妥了,這小子已經答應放棄核武器。但是川普就微微一笑說:不行,制裁還得繼續。這就很明顯地知道到底金正恩跟習近平談了什麼。金正恩也很高興:你讓我去我就去嘛,我獅子大開口,我得要東西的呀!

但這時候中共對他說的是:不是大哥不給小弟東西,是人家美國警察不讓我給你。你只要到談判桌上能跟川普說明白,說通了川普,你放棄核武器也好、幹什麼也好,讓川普同意結束對你的制裁,或者放輕鬆對你的制裁,我立馬火車皮開進平壤,你要什麼有什麼!

大家通過川普的推文也明顯發現川普提了兩點,第一點,好,金正恩已經跟北京說了,他同意;第二點,我現在不打算放棄制裁,接著幹,直到他什麼時候徹底(跟當年利比亞一樣)先放棄核武器,咱們再談能否給新制。所以整個故事的背景,等於是中共強烈要求在朝鮮核武器的舞台上表演。

其實之前,朝鮮金正恩這隻老虎已經被鋼鐵棍打趴在地下了,就差泰山一隻腳,金正恩就得無條件接受川普的一切要求。這時候中共出來是攪局的作用,從頭到尾有什麼特意嗎?其實它去是給金家王朝鼓勁:我們兩個社會主義好哥們,中共去了,社會主義好哥們,我們還是一樣的,我特別選這天來,你看明白沒有?大哥給小弟面子,你小弟不能端著!你得給大哥面子。這就是雙方。

當然,中國有中宣部;朝鮮還有朝中社,雙方的報導都給自己臉蛋上貼金,金正恩那邊的報導:你看習近平給我敬酒;中宣部的報導:你看習近平講話的時候金正恩還做筆記呢,你看這小弟多聽話!

所以是雙方各取所需的一個過程,其實這也是整個朝鮮問題的縮影,金正恩在前面鬧;背後就是中共,不管中共對他是冷、是熱,如果中共切斷對它的石油、所有的糧食供給,朝鮮不用幾天就完!

川普上台之後,他跟前幾任的政策不一樣,他擺出了三條,第一條,你想打嗎?我三艘航母在你家門口準備好了,你一想開戰,咱們立馬開戰,這是第一條。接著把朝鮮金正恩就嚇過去了,就膽怯一半了,他只要同意和談就膽怯一半。

第二點是,我給你制裁,但我不像前任求著中共幫我讓你妥協;我不了!我是逼著中共妥協,我在聯合國裡去說這事、在哪裡都說這事,中共要是被我衛星拍到,你不能給他送油,你給他送油,我就連你一塊制裁。

第三點,我不光制裁朝鮮,我對你中共幹的事,我不會像以前為了換取你的幫助而不制裁。

大家可以看到連續的制裁,包括對鋼和鋁材的徵稅,對中共600億的涉及知識產權盜竊的產品的徵稅。就是說,我跟你中共講:你要是不遵守自由世界的法則,那我不會為了朝鮮的利益去換取。
你要麼就放棄你的小兄弟,讓你小兄弟走回談判桌;要麼我兩個一塊制裁,我不信你還有多餘能力再去救你的小兄弟。

所以他這三步走下來,特別有意思,他每次推文只要說「朝鮮問題」必然提中方、必然提習近平;或者提習近平,或者是:你看,中方做得非常好。他其實本意是告訴朝鮮跟中共,我看著你們兩個呢!你們兩個都在我的視線之內,你們兩個知道應該怎麼做吧?!他非常講究時效,現在他的時效來了,朝鮮同意回到談判桌。

至於朝鮮這個流氓提出的是緩兵之計還是真的想朝鮮無核化?不要緊,這取決於美國作為一個警察,我到底接不接受你的談判要求,我接受你談判要求,我就看你能不能達成談判要求的條件,你要達不成,那咱們就,警察嘛,合法使用暴力維護和平,我就可以繼續制裁下去,更嚴格的制裁、更嚴格的軍事打擊我都能做得出來。所以這取決於美國川普答不答應他的會談要求。從現在看來,川普答應了會談要求,美國也是釋放積極的姿態:你可以去中國訪問,我不多說什麼,你也可以跟韓國之間的峰會,我也不多說什麼;我只等著川普跟你峰會的時候能不能談得攏,談不攏,我們接著做下一步。

主持人:藍述先生,剛才趙培先生提到金正恩承諾致力於無核化,當然這是中共媒體宣傳的一種說法,但是我們想了解一下,金正恩所說的「致力於半島無核化」跟川普所要求的「棄核」是不是一回事?

藍述:是不是?只能在下一步談判中才能看得出來。因為金家王朝的幾代人一直都是在玩這個把戲,在各個國家、各個大國之間玩走平衡,利用互相之間利益上的衝突獲取它自己最大的利益。他有沒有可能最終得到美國的認可呢?完全取決於他願不願意能夠真正達到川普總統提出來的這些要求。

大家知道,川普總統上任以後,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在朝核問題上他不像前任的幾屆總統那樣有太多的轉圜餘地;前任的這些總統,當時他們所面對的情況是北朝鮮流氓政權還並沒有真正擁有核武器以及攜帶核武器進行遠程打擊的能力。現在談了這麼多年,談來談去不論中間出現了什麼事情,最後的結果擺在這個地方,北朝鮮核武器也有了,遠程的打擊能力也基本上能夠達到美國本土了。所以川普總統基本上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下一步來自於白宮的要求非常清楚:你放棄核武器,必須能夠在充分的監測、在充分的有可能證實的情況之下,美國才願意做出其它反應,和不和談,我們才談是否接受來自於金正恩的要求。大家可以看得出來,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將由約翰‧博爾頓擔任,馬上他就要上任,他一直以來都是以強硬政策出名,他在這時候出任國家安全顧問,傳遞的是非常明確、強硬的訊息:你必須真正能達到美國的要求,美國才有可能考慮金正恩提出來的其它方面的要求、在談判桌上提出來的要求。

當然,金正恩所急需要解決的問題,主要就是由於經濟制裁,北朝鮮受到經濟上的重創,隨之他想解決經濟問題,他也必然會提相應的要求。

主持人:趙培先生,我們知道韓朝峰會日期已經確定,4月27日文在寅要和金正恩會面。我們知道歷史上已經有過兩次韓朝峰會,最終的結果應該說都是失敗了。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這一次、第三次韓朝領導人的峰會?

趙培:其實這一次的峰會也談不出什麼更有建設性的內容。當然,媒體還會繼續報導朝鮮已經同意無核化,具體的步驟是利比亞模式:你先放棄核武器,美國解決對你的制裁。這一次川普總統的新內閣,新的國務卿和安全顧問上任之後,肯定會堅持這一點。為什麼?大家看到新的國家安全顧問已經質疑朝鮮:你金正恩又是來耍我們的是不是?是不是又為了你的核武器開發拖延時間?你一旦真正擁有,你就強調你核武器國家的地位,是不是這樣?他是一直打問號。

而新的國務卿之前曾說過什麼?就直接用武力把他推翻就完了嘛,把金家王朝推翻,嶄新的朝鮮、自由的朝鮮出現這不就完了?!還費那麼多的勁去相信、不相信,這麼多外交努力措施難道不是資源嗎?都是資源。這麼消耗是不是得當呢?這是美國歷來考量的問題,可以說是非常強硬的。

我們上星期五也談到這個問題,陳破空先生也談得非常好,是強硬的行動政府。金正恩可以用中國足球一句話,說是「留給金正恩的時間不多了」;你去跟文在寅談,你如果能拿出實實在在的東西,川普還會給你機會,川普還會跟你談。你都拿不出來,那麼川普下一步的制裁和軍事打擊,可能會立馬就提上一個日程,繼續再怎麼做讓你必須達到國際社會的要求,這就是下一步的問題。

他跟文在寅的討論,我們會看到媒體怎麼報導?我們會看到:朝鮮跟他談得很愉快、雙方致力於朝鮮的和平、致力於朝鮮的無核化達成一定的共識。但是細節可能還是沒有。因為在朝鮮半島上的問題,真正事情的男主角其實就是川普,而反面的那一個就是金正恩,可以說這件事情前面所有人的談判包括文在寅的嘗試,都只是打先鋒的作用。美國不反對你去談,因為你是美國的盟友,我要尊重你盡所有的努力,但是你能談到什麼樣不關鍵;關鍵是美國真正從整個亞洲安全衡量,它是否能達到我們的要求,這才是美國最終考量的關鍵因素。

所以說,我們可能不寄希望類似於能談出什麼來,但是肯定給大家的印象是好的。今天就是為了最後能騙川普內部,他也得先把文在寅穩住,答應他的某些要求。所以這一切事情還是重錘買賣,還是在川普和金正恩會面能夠達成什麼樣的協議。

主持人:您覺得文在寅會相信金正恩嗎?因為有這樣一個消息,文在寅已經宣布要把首爾遷都,向南邊遷移到世宗市,有分析說是因為首爾離朝鮮太近,在它的砲彈射程之內。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這件事?

趙培:確實是這樣!其實遷都這件事情不是這一次即興的,文在寅一拍腦袋說「我們馬上遷都」,不是這樣的。遷都在很久之前已經是既定的一個過程,已經在討論了,比如2002年,為什麼盧武鉉在總統大選期間能夠擊敗其他候選人成為韓國總統?他提出口號,「遷都」是一個重要口號。

韓國的遷都是一直在考慮的,當然您剛才說的也確實是最主要的一個原因,首爾(以前的漢城)已經沒有地利,不用導彈,直接萬砲齊發可能就打到那個地方。所以遷都是軍事上的考量也是避戰的要求,這是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韓國跟中國非常類似,首都的人口太集中,據說附近的人口有一半居住在首都圈裡,導致環境汙染、交通堵塞等各種情況都非常嚴重。政府機構遷移其實是處於經濟的考量或是城市負載的考量。政府機構遷移會帶動與政府相關的譬如政府機構人員立馬都在別的地方買房子,立馬首爾的壓力會減少很多,首爾可能會單純變成一個經濟城市,這樣會好很多。

遷都還有政治因素,我剛才已經講了是競選口號。其實文在寅遷都這件事也是為了他政治上的考量,因為遷都到中部,很多中部選民會投票給他。其實遷都的三點考量並不是一時興起,最重要的考量就是跟朝鮮流氓太近了,確實不好;從戰略要求來講,也應該把首都給遷到越靠近日本越好的戰略考量。

主持人:現在有朋友發手機短信:金正恩是不會放棄發展核武的,北韓人民的命運只在這個狂人的一念之差,不知他什麼時候才會明白,東德最終只有唾棄共產黨。藍述先生,我不知道您對觀眾朋友的留言持什麼樣的一種看法?

藍述:要讓北朝鮮放棄核武確實是非常難,要不然也不會從老布什總統一直到現在拖了二十多年,北朝鮮仍然一直沒有放棄所有的核實驗、導彈的發展等等,而且它把擁有核武器成為擁核國家,已經寫進北朝鮮的憲章、黨章裡面,即使將來要轉過來,它可能對內也要進行一場大的洗腦,怎麼把它說成是朝鮮人民的偉大勝利,當然還是在敬愛的金正恩領袖之下取得的偉大勝利。他怎麼做當然是另外一回事情!

但是讓他一下就放棄確實是很難,金正恩現在面臨的是一個過不去的坎,這一次對他的經濟制裁,很可能已經到了經濟上難以為繼的程度,而且這一次中共也沒有給他像以前那麼強硬的支持。在這種情況之下,因為中共自己也面臨著問題,美國馬上要跟北朝鮮進行談判的過程中,一邊同時宣布對中共的貿易制裁,剛才趙培已經談到了;另外通過《台灣旅遊法》,實際上這都是重磅炸彈。

中共現在已經是一個頭兩個大,很多情況下它也不一定照顧得到,再加上中國國內經濟下行,所以它不一定照顧得到東北亞的小兄弟,雖然在東北亞問題上中朝之間的共同利益是毫無疑問的。這種情況,應該說是金正恩過去從來沒有面臨過、前兩任北朝鮮金家王朝的領導人從來沒有面臨過的困難。在這種情況下他有沒有可能最後達到美國的要求?現在我們不能非常肯定說「有可能」,但是不排除還是有一線希望「最後他能夠答應」。

當然,事情還要看下一步美朝之間的會談能夠達到什麼結果,最關鍵的是聯合國的制裁不能停止。聯合國對朝鮮的制裁很不容易才達成,俄羅斯、中共也不得不簽署,之後是世界性的制裁。聯合制裁實際是得之不易,美國川普總統應該不會輕易就停止制裁;制裁一旦停止,下一次要重新來,再讓全世界各國達成協議、再進行制裁的話,就非常難了!所以說,只要經濟制裁不輕易停止,還是有可能最後讓金正恩作出重大讓步。

主持人:有一位觀眾朋友給我們發送手機短信:我認為習金會像是黑社會的大哥與小弟講述,對內有共同利益又互相利用,對外則共通、共存、共榮,不值一提。韓總統文在寅一直被金正恩玩,今天要金棄核,一定要價不菲,取去財、物,無多謝、無回頭、無得還的三無產品。而擁核的歷史將來一定會重演,韓國人相信無賴的話、相信無法驗證的棄核,就應由韓國人獨自承受。我就不相信朝鮮敢對美動武,美國政府不應該與朝鮮、韓國玩這種遊戲了;川普總統應該集中力量對付金正恩的大哥──中共政府,讓美國再次強大。

趙培先生,我不知道您怎麼回應觀眾朋友的問題?另外還有一個問題請問您,中共的政治局委員楊潔篪作為習近平的特使,在今天已經見到了文在寅總統,據媒體報導,楊潔篪是與韓國交換半島無核化的方案,同時還提出要解除薩德的限制,我不知道您怎麼看待,他們雙方會不會達成一致的協議?

趙培:其實協議達不達成不關鍵,因為中共是指望著韓國去勸川普同意某些做法,中共等於是強行表演。這個事情本來川普各種施壓、制裁、各種軍事部署都已經做好的情況下,其實主角已經把戲唱到這個部分,現在屬於配角強行搶戲的階段,所以你去談吧。因為最終關鍵的一錘子買賣不在文在寅,也不在中共,而是在於川普跟朝鮮怎麼談。

現在中共的特使去了,證明朝鮮已經拿出來一個計劃,跟中共商量完了,他們現在是想看看這個計劃在文在寅那邊能不能行得通;如果文在寅那邊都行不通的話,那川普那邊肯定也就行不通,所以盟國這邊也是希望前哨性的接觸。這就表明一個問題,剛才那位觀眾的問題說得非常好,其實不是朝鮮問題跟中共問題先解決哪個的問題,它倆是連在一塊兒的螞蚱,你想,如果川普真的動手打了朝鮮,是不是也可能讓中共政權垮台?也可能。

問題在於制裁了中共,也必須迫使中共同意去制裁朝鮮,這樣能不能讓朝鮮和中共同時垮台呢?也有可能。所以他們倆現在的命運體是栓在一根線上的螞蚱,這道理非常容易理解。

在歷史上所有人都在那說朝鮮鬧的背後是中共。為什麼這麼說?它倆、朝鮮跟中共現在出頭去鬧,朝鮮出頭去鬧的原因是因為它感覺到了亡黨亡國的危機。(用中共的話說)它感覺到亡黨亡國的危機:你看,我兄弟過得那麼好,我過得這麼窮、這麼慘是為什麼?不就是因為制度嘛,我們搞了共產制度,人家搞自由社會的制度,人家就能吃飽飯,人家還是亞州四小龍、對美國出口,對美國該玩貿易戰、該玩貿易合作、該怎麼玩,你看人家受到自由社會的接受。我呢?我這不光是吃不上飯,還被人家鄙視、還窮,你說怎麼辦?

金家王朝為了保衛他在國內的地位,他拉仇恨,誰拉仇恨最好呢?美國啊!你看,我要搞核武器美國不讓。所以就在國內製造仇恨美國的情緒。對外,他覺得核武器是我要脅我兄弟的武器、一把刀子:你看我有核武器,你作為我兄弟,不再給我點錢讓我也過得下去,要不然我不過了,我也衝你家放一枚。這就是金家王朝想存在下去、金正恩共產政權想存在下去的考量,所以他積極跳在棋盤上。

而中共也面臨著亡黨亡國的危機,它琢磨著:你看我現在全球傾銷鋼材,又通過歐盟、又通過墨西哥北美自貿協定(NAFTA)匯兌美國,我賺的錢貿易順差、我正在全世界偷技術、我在全球打壓人權、我在國內打壓人權不讓老百姓發聲、我不能讓全球自由世界看到我的這些流氓行徑,你鬧,我高興,但是我不能明著支持你,我可以暗中給你送東西啊,你就去鬧吧,讓美國的焦點集中在那裡,美國覺得我有用,就跟當年我對待我的大哥蘇聯一樣,美國覺得我有用,想把我拉入自由社會,想讓我變成自由社會,而沒想到我就是不變。

以前它躲到蘇聯的背後就能夠活下去,它現在是覺得:我躲在這個小弟的後面,美國用到我還讓我繼續占便宜。可是現在川普不了,我現在覺得朝鮮背後就是你,我現在眼前看著你們兩個,我不光是制裁它,我還得制裁你,讓你幫我去制裁它。在這個情況下,中共會覺得這個小弟沒多大作用,所以它現在要幫著小弟既能生存下去,又得幫助小弟在國內不是那麼難過,又能讓川普滿意,讓美國能減少對兩家的制裁。

它這一次真起作用,一串的外交溝通,就是它以前提的六方會談大家都不願搭理的時候,它覺得也沒意思,你們不搭理我,我不搭理你們,反正我就是悶聲發大財,就是江澤民的那句話,我悶聲發大財。現在覺得不行,你看川普一直盯著我,我也做點動作。為什麼一定要給金正恩訪問時這麼高的規格?連他爹金正日訪華都沒這麼高規格!就是因為要讓他在國內能夠還混得下去,要給面子,要給臉。本來習近平都不搭理他的,共產黨非得讓習近平去一趟,就是這個原因;一定要給他臉,不能讓金家王朝倒了。以前是我們鼓勵他明鬧,現在我們得鼓勵他哪怕拖延時間、陰的鬧,或者幹什麼,我們先看看這個行不行。

所以中共派人去問韓國意見,可能也會派人去問美國意見,他跟川普顯示:你看,我起作用了是不是?我一直在提方案、一直在幹什麼。所以證明最後這一切、東亞怎麼鬧,其實你看背後的主角、主舞台還是在白宮和平壤,剩下的一切都是沒有關聯的事情。

整個的過程當中,我覺得川普這次做得非常好,其實對共產政權能動手就別吵吵,我能部署3艘航母在那兒我就先部署;我能通過制裁決議我就一定制裁你。不要覺得:哎呀,沒有用!你看當時川普擺出戰爭姿態的時候,世界各國媒體都說川普是個戰爭販子、是什麼。現在川普要跟他會談了,你們又說什麼?為什麼不能表揚一下呢!

對共產政權、邪惡政權敢於拿出動手的精神、實戰精神就有作用,是不是金正恩回到談判桌上,不管他是為了什麼他必須這樣做;平壤的使館區都停電了,它的能源缺到什麼地步!他必然回到談判桌上。是不是這樣?

其實這個事情對我們所有中國人是一個啟示。我們中國人面對中共這個流氓,很多人說:「沒有用,我們做什麼都沒有用,你看它又有國家權力、把國家變成它一體、附體國家,你看它怎麼怎麼的,沒有用。」有用,動手幹就有用;吵吵沒有用。你說了半天,又是這個、那個理論,不如你到大紀元網站退黨;動手就有用,中國人也是這樣。

川普這件事情教育了我們,動手就有用。所以中國人不要等、不要靠美國去解決我們的問題,或者是連帶什麼突然的現象解決我們的問題;我們自己動手解決自己的問題,動手就有用,實幹就有用。還是那句話,不問收穫,只問耕耘,一定有好前程的。

主持人:藍述先生,剛才趙培先生提到只要是動手就有用,不問前程,只要動手就行。我們現在看到日本的安倍晉三也主動聯繫金正恩,要進行兩國的首腦峰會,但是我們知道日本和朝鮮是沒有外交關係的,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金正恩會不會同意和安倍晉三會面?

藍述:會不會同意;到目前為止,你看朝鮮對日本所有的舉動仍然是持批評態度。當然,過去以來,日本一直是美日韓三國最為強硬要對北朝鮮進行制裁的國家,這一次它雖然出現一些調整,主要因為日本最大的盟友就是美國,川普做出談判的調整之後,日本要相應做出一些外交政策上的調整,否則,它的政策很容易和美方政策上下出現不協調,這是日方主要要避免的事情。

至於安倍能不能夠最後去談,主要還是取決於美朝之間能夠談到什麼程度,如果真像有一些比較樂觀的媒體所說,朝鮮和韓國之間能夠進一步進行和平交往,又能夠放棄無核化等,那麼日本在這個時候做出這樣的舉動也算是未雨綢繆,為自己將來在朝韓關係上爭取到一個位置。但是朝日之間本來就沒有外交關係,所以日本所有的舉動,基本上也只能說是姿態,不能夠說是最後對朝核問題、朝鮮半島無核化會起到非常大的作用,基本上不會有影響。

主持人:趙培先生,有種種跡象顯示,金正恩好像並不是真心棄核;有消息說,在3月9日他開了一個緊急會議,要求加大保護寧邊核設施,讓它與外界隔絕,並把這個任務稱為「89號政策」(Policy No. 89),要求達到「核合法性」和堅決「不棄核」。像這樣的情況,再加上不同國家的不同反應,我想聽聽您的理解,川金會會有多大的變數?

趙培:金正恩去了一趟北京,北京到處去做一系列的遊說政策,他肯定已經跟北京作保證:我可能會同意無核化。外界一直猜測,他是同意無核化,但是不是玩以前的花招、分步驟來?美國這一次是不會允許他玩花招,你要麼就按照利比亞模式,先保證徹底無核化,然後我減輕制裁。日本那邊,主要他是要跟日本要錢嘛,日本把錢送上給他;中共也可以給他錢了,讓他活得下去。這是美國的政策。

美國新換了強硬的國務卿和強硬的國家安全顧問,他們上台,可以給金正恩表明態度:我不是跟你說說的!

為什麼制裁不能停?大家想想,朝鮮所有的大機械化作業、軍隊的運作全部是需要能源的,如果平壤的使館區都停電,等於告訴世界上跟它有邦交的國家:我的能源確實不夠,我連維持有能源的假象都維持不住了。在這個時候,為什麼川普說制裁不能停呢?制裁到一定程度,能源徹底補給、供應不上,不能支持大兵團作戰的時候,美國的軍事打擊將會遭到最小的抵抗,損失也會降至最小。這個過程,金正恩覺得他在贏取時間,其實他也是讓自己脖子上這根上吊的繩子越勒越緊的過程。

金正恩從來就沒想明白一點,其實川普最虛弱的時候是他剛剛接手美國的時候,那時整個亞太地區只有一艘航母;好幾艘航母在大修、在別的地區巡演,他的前任根本沒有給他做好戰爭態勢,去年4月份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川普度過了這段時間。

時間一切都在美國手裡,美國隨著一切的進行,將會為世界展現什麼樣的警察叫做「世界警察」的地位。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的精采分析。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和參與,觀眾朋友,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