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北大女生之死再次證明中共教育的失敗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因為北大傳播學碩士李悠悠的實名舉報,22年前該校中文系教師瀋陽性侵學生高岩致其自殺一事重新浮出水面,成了連日來人們高度關注的輿論熱點。

瀋陽與高岩,一個是北京大學中文系博士,現任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語言學系主任,北京大學中文系兼職教授,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一個是北大中文系學生,生前各科成績在班上名列第一,可以說都是中共應試教育培養出來的成功者,尖子中的尖子。

可偏偏這麼兩個人,一個成了色狼,一個遭色狼傷害後自殺了,這簡直太打中共教育的臉了!

與西方國家不同,中共教育是地地道道的應試教育。不用我說大家都知道,這種教育注重的只是培養學生的考試能力,而用以激勵學生提高這種能力的動力則是庸俗的成功學,至於學生的品德教育和人格塑造則是被嚴重忽視的,其結果便是造就了一大批有才無德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

什麼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用錢理群先生的話說,「精緻的利己主義者,他們的問題的要害,就在於沒有信仰,沒有超越一己私利的大關懷,大悲憫,責任感和承擔意識,就必然將個人的私欲作為唯一的追求,目標。」「這樣的人,一旦掌握了權力,其對國家、民族的損害,是大大超過那些昏官的。」

瀋陽不就是這樣一個典型的有才無德的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嗎!

20多年前的瀋陽,雖說只是個一般的大學教師,但對於高岩這樣的普通學生來說,卻又是個大權在握者。你看他,為了滿足自己見不得人的色欲,完全喪失了為人師表者應有的廉恥,挖空心思利用手中的權力,一步步的接近高岩,一點點的贏得對方的好感,精心的設置了捕獲獵物的陷阱,最終將其撲倒在地。

一個應試教育培養出來的博士、大學教授、長江學者,居然成了這樣一隻遭人唾棄的色狼,這不是中共教育的悲哀又是什麼?!

說過瀋陽接著再說高岩。

不難設想,當年擺在高岩面前的至少有兩種選擇——一種是跟遭遇的黑暗抗爭,一種是自行了斷逃避黑暗。很多人會選擇前者,高岩當然也可以選擇前者,但她沒選,而是選擇了後者。

那麼高岩為何沒有選擇跟黑暗抗爭,而是選擇了以自行了斷的方式來逃避黑暗呢?除去性格原因外(因為不清楚所以在此不論),我想主要是因為她從小到大所受的教育只教會了她怎麼死讀書,怎麼應對考試,沒有告訴她將來要面對的真實的社會與人生是怎樣的,沒有告訴她真實的社會與人生既有光明的一面,也不可避免會有黑暗的一面,甚至有時前者還可能會壓倒後者;更沒有告訴她遭遇黑暗時怎麼保護自己,怎麼跟黑暗做鬥爭。

試想,在這種教育下長大的高岩在遭遇黑暗時怎麼可能有自我保護和反抗黑暗的能力呢?說白了,她其實是只軟弱的小綿羊。不難想像她在瀋陽這頭強大的色狼的進攻面前是如何得手足無措束手被擒,在遭遇流言的傷害時又是如何得忍氣吞聲絕望至極。在這種情形下,扛不住壓力的她唯一可選擇的只能是自殺了。

寫到這裡我忽然發現,儘管瀋陽和高岩一個是施害者,一個是受害者,但他們倆也有一個共同之處,那就是在跨入大學校門之前,二人都曾經歷過無數場考試,如果說每一場考試就是一道通向大學的險關,那麼他們完全有資格驕傲的稱自己為考場上一路過關斬將的勝利者。然而,在進入大學校門之後的另一場考試中,一場全然不同的考試中,他們卻又都不約而同的考砸了。這件事再有力不過的證明了中共教育的失敗!

一言以蔽之,是扭曲的中共教育造就了瀋陽這樣的無良叫獸和高岩這樣軟弱的小綿羊。我敢斷言,他們的故事不是第一例,也不會是最後一例。只要中共教育不從根本改變,同樣的故事還會繼續上演。信不?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