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鴻茅藥酒引官媒自曝縣城政商邏輯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4月18日訊】最近引發軒然大波的鴻茅藥酒案,在強大輿論壓力下,劇情急遽反轉。中共官媒還特別刊文,自曝像內蒙古涼城這樣的小縣城的政商邏輯。

「進去一個醫生,出來一個民工。」這是網友對譚秦東被拘三個月前後對比照的感慨。

因在去年12月發帖質疑鴻茅藥酒,廣州醫生譚秦東今年1月被內蒙古涼城警方,穿越大半個中國前來抓捕。

4月15號,涼城縣公安局通報,該案已移送審查起訴。

事情經由媒體披露後,引起群情激憤,中共主管部門開始介入,促使案情大逆轉。

黨媒《健康時報》16號發文質問,鴻茅藥酒廣告違法2630次,誰是它的護身符?

當天,中國醫師協會發聲明稱要為譚秦東提供法律援助。

當晚,中共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文,要求內蒙古藥監部門責成鴻茅藥酒就虛假廣告問題作出解釋,並對鴻茅藥酒由非處方藥轉化為處方藥進行論證。

17號,譚秦東走出看守所。內蒙古檢方通報稱,該案證據不足,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

而對於涼城警方對鴻茅藥酒愛護有加,越出警權邊界的質疑,當天,中共官媒《澎湃新聞》刊出特約評論員張豐的文章,來起底小縣城的政商邏輯。

據《烏蘭察布日報》8號報導,鴻茅藥酒2017年零售規模突破50億元,繳納稅金達2.7億元。

而2016年涼城縣的公共財政預算收入才4.08億。

因此澎湃文章說,保護鴻茅藥酒就等於保護涼城經濟,甚至可以上升到保民生的高度,成為全縣的中心工作。

而就在4月13號,鴻茅國藥董事長鮑洪升剛剛獲得2017年內蒙古年度十大經濟人物稱號。

對此,文章認為,鴻茅藥酒對涼城的統治地位,要遠遠高於阿里巴巴對杭州的地位。越是經濟落後的地方,政商關係可能也就越緊密。鴻茅藥酒董事長的地位不弱於涼城的主政者。因為縣級幹部很多且來去頻繁,而像鴻茅藥酒這樣的地方企業卻不多見。這種情況下,安全性、違規廣告等就不再是問題。

文章還說,不管誰來涼城縣主政,都必須為鴻茅藥酒的發展保駕護航,這已經是地方官員政績考核的一部分。地方官員在公務接待時,會自然談起GDP,談起本地知名企業。「政商邊界」日益變模糊。這是縣城普遍存在的政商相處方式。

海航集團員工易先生:「你隨便問一個大陸的人,他都認為這個在國內確實是屬於黑的,腐敗的東西,但是都覺得很正常的(常見的)。當地政府保護有錢的企業,鴻茅藥酒它這個品牌啊很掙錢的。」

在海航集團融資部門工作的易先生表示,在大陸,不僅是掙錢的大企業,連虧損的企業當地政府都保護,拿錢來扶持,怕的就是影響當地GDP。

有評論稱,這是一次資本強姦法律的勇敢嘗試。

也有網友發推文說:內蒙警界名揚四海的除呼格錯案、也有為企業出頭的緹騎千里、跨省辦案。正所謂:蒙企生意興隆通四海,公安威風凜凜達三江。前些年,還出了一個從廳長到死囚的傳奇——趙黎平。趙擔任過7年內蒙警隊「一哥」,其間風波不斷,均安然無恙。

世界南蒙古議會主席席海明:「為什麼在內蒙呢?並不是說內蒙是法外之地,內蒙是共產黨統治得更嚴,總是怕蒙古人造反,實際蒙古人現在還沒有造過反。那麼為什麼對藥酒內蒙當局就網開一面呢?中國這裡面就是資本的力量。資本現在在中國是控制不了的。而且資本是權貴資本,跟權力一結合,你拿它沒轍。」

世界南蒙古議會主席席海明說,鴻茅藥酒不是偶然事件,它反映出在中國對法律的踐踏是制度性的。

不過在中共主管部門介入後,這家年產值幾十億元的明星企業,似乎迅速走到了危險邊緣。

有網友則感慨:是熱心的網友,是跟風轉發的自媒體,是鋪天蓋地的輿情救了譚秦東,而不是法律!

採訪/陳漢 編輯/王子琦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