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北大事件發酵 校友為「有預謀」正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4月26日訊】即將走過兩個甲子歷史的北京大學,因前中文系副教授沈陽涉嫌性侵案的處理手法,讓不少網友感慨「北大精神已死」。有媒體人指,向校方依法申請訊息公開的北大學生,竟被校方指控為有組織有預謀、接受境外資金資助和聯系境外媒體報導,這種污名化的話語是反人類的權力魔咒。

北京大學法律系講師王天成強調,共產黨的邏輯非常奇怪。做一件事有計劃、有預謀,沒有任何錯。

要求校方訊息公開的北大女學生岳昕,23號發表公開信,指控北大為平息醜聞,向她個人和家人施壓,她被校方和家長聯手控制。

消息引發一波又一波的聲援浪潮。

除了校園內出現大字報聲援,北大校友群也發起連署行動,聲援包括岳昕在內的要求資訊公開的北大學生。

4月25號推特消息稱,在中國傳媒大學也出現大海報,寫到:「今天他們封殺了岳昕的聲音,我沒有說話,那明天呢!」

北大則急發封口令。網上有關消息一概遭到封殺。官媒也刊出評論文章,對校方和學生「各打五十大板」,防止事態擴散。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25號下午,有一輛警車在北大門外待命。此前曾與岳昕有過聯繫的多名媒體人證實,兩天來,他們無法找到岳昕。

不過25號傍晚,大陸知名獨立記者高瑜在推特發出署名「岳昕」的字條,稱目前她已回到學校。但高瑜認為:這張便條,只能説明岳昕的手機還在被限制,微信、公衆號還不能上。它在什麽情況下完成的,令人有想像空間。

此前高瑜23號曾發推文指,北大黨委拉開對付89學潮的架勢,判斷「校內學生已經開始串聯,也有和校外勢力的串聯」。

旅居德國的中國資深媒體人長平則撰文指,北大校方以有組織有預謀、接受境外資金資助和聯繫境外媒體報導,污名要求訊息公開的學生,這些話語是反人類、反文明的權力魔咒。

《靜水流深》一書作者、北大畢業生曾錚:「我一下就覺得把我帶回了文革,帶回了六四以後的這種鎮壓,也帶回了鋪天蓋地的誣衊法輪功的那些日子。中共這麼多年來,它一貫的做法就是先把大帽子給你扣上,然後就是給你定了性了。給你扣上,尤其是跟境外資金有聯繫,有組織的大帽子之後,那你就是十惡不赦了,他下面怎麼打壓你就是很正當的,很正常的了。」

《靜水流深》一書作者、北大畢業生曾錚說,這種做法才是真正反文明的。一方面講信息公開,一方面打壓學生。

曾錚:「我感到非常的遺憾。但是走過從六四到法輪功被血腥鎮壓,這麼多年來,北大有這樣的反應,官方有這樣的反應,說實話我也不吃驚。多少年前我曾經也寫過很多文章,『為北大感到痛心』啊,『救救北大』呀。這樣的標題我都用過。到現在我就已經對他們這一套非常失望,北大已經變質到我現在都不太有這種意願,再去發出這樣的呼籲了。當然現在北大有學生能夠站出來做這樣的事情,我感到還是挺欣慰的。」

原北京大學法律系講師王天成認為,這套說法,不只是校方觀點,而是共產黨歷來用來打壓民眾的方法。但共產黨的這個邏輯非常奇怪。做一件事有計劃、有預謀,沒有任何錯。

原北京大學法律系講師王天成:「有計劃、有組織、有預謀,它也沒什麼錯。做一件事情沒有計劃,它成功的可能性就低呀。但是我相信這個事情,它像很多中國的群體性事件一樣,它不是事先有周密計劃的,它只是一個臨時性的反應。聯繫境外媒體也沒什麼錯,你中國自己的媒體你沒地方能夠報導,聯繫境外媒體有什麼錯嗎?」

有網友質問:無論出什麼事情都要先排查這四條!黨國你到底怕啥?!說好的自信呢?!

採訪/常春 編輯/王子琦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