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為人知越戰醜聞:黨支部研究後全體投降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4月30日訊】中共軍隊在1979年越戰中裝備落後,指揮混亂,加上高層軍官爭名奪利,造成軍隊傷亡慘重。除此之外,也造就了一大醜聞,步兵第50軍150師448團孤軍突圍失敗被殲,殘部幾乎全部投降,投降決定還是由黨支部會議做出。

4月28日,編輯部設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在歷史欄目中曝光了中共這段不光彩的往事。

文章說,根據越戰後在國際紅十字會協調下的戰俘交換記錄,中共戰俘中大部分人來自同一個團,就是448團。

在越戰期間,150師一直作為預備隊,留在中國境內。直到中共1979年3月5日宣布撤軍時,才劃歸41軍指揮,到越南高平省配合撤退任務。出兵時,50軍副軍長關豁明、劉忠和及副政委侯培聚組成工作組,進駐150師,參與指揮。

448團下轄3個步兵連、1個炮兵連、1個重機槍連,全團約2,500餘人。3月6日上午,作為150師先頭部隊,448團進入越南高平省。14日,在完成查找中共軍隊失散人員和陣亡遺體的任務後,150師長被命令回國。

在選擇回撤路線時,50軍副軍長關豁明與150師師長劉同發生分歧。關豁明認為,150師任務完成得還不夠,主張改變路線,經天豐嶺地區返回,以「擴大戰果」。但劉同認為天豐嶺地形複雜,越軍出沒,經這一地區撤迴風險太大,因此主張原路返回。

兩人分歧相持不下,只得向軍部去電請示。負責東線作戰的廣州軍區前指回電,命令150師原路返回。然而,這樣一份決定150師命運的重要電報,卻被機要科一名參謀銷毀了。

 

中共不為人知越戰醜聞:黨支部研究後全體投降

 

中共史料稱,此事出於這名參謀的「疏忽」。但在指揮層嚴重分歧的情況下,到底是「疏忽」還是「故意」令人生疑。甚至這份電報是否真正存在過,也值得懷疑。

最終,關豁明以軍駐師工作組名義命令150師向北經天豐嶺山區回國。當時,150師3個團處於分散狀態,448團各連也沒有集結。各部隊分散撤退,給了越軍圍殲的機會。

11日,448團前指在班英以北的那噶南側遭遇越軍襲擊,命令2營就地隱蔽防禦,並向團部報告遇襲。團部請示師部,要求收攏全團部隊,邊打邊撤。但因為師部和軍工作組爭執不下,導致448團既無援軍,也沒有及時得到明確的行動指令。

於是,處於孤立狀態的448團前指部隊,整個11日下午都在固守待援,到夜間見師團按兵不動,才決定繼續向北回撤。12日清晨,在朗庄南側的一條狹窄的山谷里陷入越軍包圍攻擊,損失慘重,副團長鬍慶忠中彈身亡,副政委龍德昶在混亂中不知去向,2營營長雷群榮、教導員唐秉元也被打散,部隊失去了指揮,處於崩潰狀態。

12日下午,448團指揮部得知前指方向傳來密集槍聲,再次向師部求援,但得到的命令是448團前指自行突圍。448團只得於當晚20時左右,命令團副參謀長付培德帶領1連、8連及火力分隊一部前去接應前指部隊。

不過,付培德帶領的兩個連援軍,在途中遭遇到越軍的圍攻,被打散。最後,付培德與8連連長、指導員等人向越軍投降。

1連連長李和平與另一名幹部馮增敏等人,也徹底失去了鬥志。在黨支部會議上,決定集體放下武器向越軍投降。

13日,41軍指揮曾命令附近部隊前往救援,然而尚未抵達就被撤回。據說,中共軍委認為448團前指被圍深山,不出動大部隊難以解圍,而中共政府已經宣布撤軍,再展開大規模軍事行動「國際影響不好」,於是命令援軍撤回。

文章稱,中方兵力分散,一再貽誤戰機,既不準備打又不迅速突圍,被圍後又不予以救援,終釀成慘劇。

文章中提到,448團前指部隊沒有等到增援,最後也被打散。但文章沒有說明448團團部的去向。

此前,有署名劉蔚的博客文章爆料,可能還原了此事的真實經過。博文披露,當時研究做出投降決定的是448團團部,該團領導層幾乎都成了越軍俘虜。

博文稱,該團在回撤時行動忙亂,誤入一個馬蹄形的山地,四周所有出路都被越軍的機槍封鎖。該團領導層以為對方是一個團人馬,再加上地形不利,本團人困馬乏,最後決定投降。其實,圍困448團的只是越軍一個機槍連。最後,越軍一個連全殲了中共一個團,成了越戰一大醜聞。

博文說,448團在此戰中只有約一個排的兵力衝出了越軍包圍圈,香港鳳凰衛視還專門為此播出了《尖刀班的五天五夜》,意圖掩蓋該團被越軍全殲的真相。後來中越交換俘虜,448團的團長、政委、參謀長一過邊境線就被中共槍斃了。

(記者和穆報導/責任編輯:明軒)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