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聲:解析中美貿易戰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2018年4月4日美國商務部正式啟動301調查,涵蓋1300多項中國商品,涉及加稅金額500億美金,第二天中國政府也宣布對等的制裁措施,涉及106項美國商品,大多為農產品,金額也是500億美金。可謂針鋒相對。緊接著川普總統宣布:鑒於中國的對抗態度,美國將考慮追加1000億美金的中國商品,這一次中共政府沒有提出同等數額的反制措施,只是在言辭上激烈回應:「如果美國一意孤行挑起貿易戰,中國將奉陪到底。。。」。4月16日美國政府對中國電信巨頭中興通訊發出禁售令,因為中興違反了美國關於制裁伊朗北韓的相關制裁法令,美國政府將要求美國公司停止給中興通訊提供芯片軟件等零件和服務,禁售期為7年。中興股票隨即在深圳和香港停牌,在世界手機電信市場占有很大份額的中興通訊面臨倒閉。幾天後美國政府又宣布一系列法規限制中國對美國科技產業的投資。這些行動可謂是緊鑼密鼓,令人目不暇接。相比較上屆政府,美國本屆政府對中國貿易問題上的態度可謂是空前的強硬,看來是要動真格的了。

為了穩定人心,中共官方媒體還是以「貿易戰是否會打響」或「貿易戰可能避免」的口吻來繼續誤導觀眾,事實上中美貿易戰已經打響,而且將愈演愈烈。正如川普總統說的那樣,500億美金的加稅清單還只是一個開始,因為多年來中美之間積累下來的貿易逆差已經是天文數字。中國一直對美國商品徵收高額的關稅,而美國卻對中國產品實行低關稅或免稅,美國沒有打算跟中國打貿易戰,而中國一直在對美國進行著貿易戰,美國此次加稅不過是一種自衛行為。

根據美國方面的說法,中美貿易不平衡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國經濟是一個國家控股的非市場經濟,中共政府通過一些列手段來干預經濟運作,比如操縱匯率,高額關稅,出口補貼,禁止工會,忽視環保等。結果導致美國企業在同中國企業競爭中處於極其不利的地位。中國通過低工資低環保低人權所換來的「比較優勢」將大量美國和其他外國企業吸引到中國投資,美國的一些跨國公司在這個過程中獲取了巨大利潤。但是,導致大量美國工作的流失,大批美國工人失業。同時,中國也是世界公認的不尊重知識產權的國家。據調查,目前在世界市場上流通的仿冒偽劣產品中的很大一部分都來自於中國,美國認為中國的侵權仿冒行為大大地損害了美國廠商的利益。

多年來中國進口的美國產品和服務遠低於中國對美國的出口,這是由於幾個原因造成的,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中國經濟不是一個靠消費拉動的經濟,中國人普遍收入低,再加上兌換率以及關稅等因素,美國產品和服務對中國大眾消費者來說是很難承受的。同時,中國通過自身的比較優勢,也就是低成本低工資以及國家補貼,大量向美國出口,囤積了大量美元外匯,但是進口的美國商品卻很少,於是就產生了巨額逆差,多年累積下來已經是天文數字。但是,中國勞動者創造的財富並沒有讓大多數中國人富裕起來,中國式世界上公認的貧富懸殊最嚴重的國家之一。中國的資源和財富源源不斷地流向了海外和中央。從太平洋沿岸貿易產生的財富被不斷地吸入中共獨裁政權這個無底洞,這些財富被用於房地產開發,政府開銷,豢養著一個巨大的鎮壓機器,同時也向世界上行賄援助,來壯大中共紅色帝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

美國總統貿易顧問彼得內瓦羅(Peter Navarro)在其所著的致命中國(Death by China)這本書裡詳盡的闡述了中美貿易問題的根本原因,並提出了解決的方案。內瓦羅的觀點和川普的觀點不謀而合。兩人都認為美國多年來在貿易問題上讓共產中國占了大便宜,美國的市場技術資金一直在慷慨地幫助著一個和自己意識形態完全敵對的國家,使其壯大發展,在世界上擴張,最終將挑戰美國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這無疑是極端愚蠢的行為,不能讓其繼續下去了。

此次對中興通訊的制裁也凸顯出了中國科技企業的短板,眾所周知,中國的科技企業在零件技術方面對外的依賴程度很高。以中興為例,其手機的核心芯片就是由美國高通公司(Qualcomm)提供,軟件也來自於美國谷歌公司。而中國的另一個手機巨頭華為的麒麟芯片也是依賴外國設計技術,由台積電來代工。事實上,中國的這些所謂「高科技企業」本質上不過是外國零件技術的組裝工廠,所以,一旦關鍵部件斷供,經營將陷入困境。

作為一個國家控股的非市場經濟,中國經濟的一個主要特點就是急功近利,好大喜功,全國上下都是在追逐利潤,大量的資金人力都投入到了門檻低見效快的行業,比如房地產金融等領域。而高科技和製造業投資回報周期長,同時也需要長期的技術積累和紮實的基礎研究做後盾,這些條件都是目前中國所缺少的。中國的大多數科技公司都是利用外國的技術零件包裝起來,貼了一個「中國製造」的標籤來賺錢,或者像馬雲那樣利用外國開發出來的技術平台運營一些零售或金融業務,這些公司也往往也被冠以「高科技公司」,其實他們和80年代初充斥中國街頭的那些放映盜版錄像帶的錄像廳從本質上沒有什麼兩樣。在管理上,中共控股的企業往往人浮於事,官僚作風嚴重,大量的時間精力都花在了和經營研發無關的事務上,很少有人會認真地靜下心來搞研發創新。華為中興這樣的企業雖然號稱是「民營企業」,實際上也是中共政權控制下的企業,在中國這個環境裡很難有真正意義上的獨立的民營企業。在中國一個企業達到了一定規模,如果不和政府發生關係,那麼就很難生存下去,這幾乎是一個公開的祕密。很顯然,這樣的環境裡成長起來的企業很難有真正的競爭力。

中興的轟然倒下撕掉了中共政府所謂「科技大國」的遮羞布,讓大家清楚地看到了中國在高科技領域和世界的真實差距。中美貿易戰其實是一場不對稱的戰爭,中國沒有什麼可以要挾美國的牌,中國提供的外包裝配能力是可以替代的,隨著TPP的形成和製造業向美國本土的回歸,這一趨勢將日益明顯。而美國卻是中國產品的巨大消費市場,失去美國市場中國經濟將一蹶不振。更重要的是,美國掌握著中國科技產業的命脈。儘管貿易戰對雙方都有損害,但是,中國沒有可能打贏一場中美貿易戰,因為雙方實力相差太懸殊。中共執意對抗下去,其結果必然是災難性的,中國經濟將徹底被世界市場開除,中國再次退回到開放以前的狀態。

美國已經在5月3日派出了一個貿易代表團來華磋商貿易問題,美國要求中國在兩年內減少貿易赤字2000億美金。談判沒有取得實質性的成果,根據中共官方的說法只是達成了一些的「共識」,同時在其他領域仍存在著巨大的「分歧」,這個結果並不意外,中共在關鍵的問題上,比如兌換率,金融改革,國企,補貼,關稅等問題上是不會做出實質性的讓步。中共仍然採取其慣用的伎倆來對付美國人,也就是像對付中國上訪者的那一套:拖,耍,騙,泡,打太極拳,以時間換空間,一直混下去。

此次美國貿易團隊涵蓋了幾乎所有川普政府的經濟界人物,其中包括財政部長商業部長以及貿易和經濟顧問等眾多白宮經濟方面的決策人士。這些人也大多是對華貿易問題上的鷹派人物。很顯然,美國政府已經不對談判抱有太多幻想,美國在此時派出這個代表團的用意不過是做給大家看的,讓美國商家和世界輿論無話可說,也就是說美國政府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問題上已經做到了仁至義盡,衝突無法通過談判解決,因為中共不願在原則問題上讓步,再談也無意義了。這樣也就為下一步實施具體制裁找到了法理依據。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