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中共高調祭拜馬克思主義意味著什麼?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文革後,儘管中共還把馬克思主義在神壇上供著,但與毛時代相比,它的實際地位顯然已經大不如前了,從中共黨魁到普通黨員和老百姓,早就沒什麼人真正篤信馬克思主義了,連鄧小平都自認說不清馬克思主義是什麼。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到來之際,中共卻突然又重新高調宣傳起馬克思主義來了,不但把這個早已被歷史淘汰的邪惡理論再次捧上了天,而且赤裸裸的擺出了一付以當代馬克思主義自居的架勢!

先是4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集體學習了《共產黨宣言》。接著, 5月4日上午,中共中央又隆重舉行了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中共領導人在會上發表講話強調,馬克思主義始終是中共的指導思想,中國共產黨人要高揚馬克思主義旗幟,讓馬克思、恩格斯設想的所謂人類社會「美好前景」不斷在中國大地上生動展現出來。

很多人感到納悶,文革後與正統馬克思主義漸行漸遠的中共為何又突然祭出這個亡靈了?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在分析這個問題之前,我們首先得明白馬克思主義究竟是什麼。馬克思主義的要點其實就是這麼幾條,一是鼓吹「階級鬥爭」,二是消滅私有制,三是主張暴力「革命」,四是實行「無產階級」專政,而貫穿在這些具體內容背後的最本質的東西也可以說是馬克思主義的靈魂,則是對權力的攫取獨佔和對普世價值的敵視踐踏,各國共產黨的暴行暴政可以說皆源出於此。

眾所周知,上世紀末,隨著以蘇聯為代表的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的解體,馬克思主義在全球範圍內遭到了慘敗。在這種大背景下,苟延殘喘的中共不得不搞起了所謂的改革開放,宣佈將工作重點由以往的「階級鬥爭」轉變為經濟建設,不但復活了私有制,而且將資本家重新請了回來,還與西方國家做起了生意,「無產階級」專政的高壓也有所放鬆。可以說在許多方面,中共都在推行非馬克思主義化,以至於有許多人,包括西方的政要和知識份子都天真的以為,隨著市場經濟的不斷發展,中共最終會實現民主,接納普世價值,順應歷史潮流,融入國際大家庭。但結果卻完全不是這麼回事。

縱觀整個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歷史,如果說前蘇聯和中國毛時代搞的馬克思主義是正統版的馬克思主義,那麼中國「改革開放」後搞的則是換了一付面孔的新馬克思主義。相比較而言,後者儘管在許多方面確實程度不同的非馬克思主義化了,但在最本質的一點上,也就是在對權力的攫取獨佔和對普世價值的敵視踐踏上,跟老的正統的馬克思主義可以說並無二致。新瓶子裡裝的其實還是舊酒。

換句話說,中共對馬克思主義的態度不是一成不變的。隨著形勢的變化,它可以不強調「階級鬥爭」,可以放棄消滅私有制,可以把資本家請回來,可以暫時停止暴力「革命」,可以把「無產階級」專政的弦鬆一鬆,但不管怎麼改變,中共絕不會拋棄馬克思主義最本質的東西——對權力的攫取獨佔和對普世價值的敵視踐踏。否則,它就不是共產黨了。

那麼為何時隔多年中共又突然高調祭出馬克思主義這具亡靈呢?其實,中共對老祖宗的忠誠從來就不曾變過,只是因為當年文革和東歐解體後,馬克思主義的名聲實在太臭了,它沒法再理直氣壯的扛著馬克思主義這面破旗了,想扛也扛不下去了,只好打出了「改革開放」的旗幟,而現在,因為經過四十年的「改革開放」,終於搞出了一個GDP躍居世界第二的所謂「中國奇跡」,中共覺得自己有實力有底氣了,不但可以理直氣壯的把馬克思主義這具亡靈重新請回來,而且可以堂而皇之的以當代馬克思主義自居了。說白了,這其實是它一直想幹的事,之所以過去幾十年裡沒幹現在才幹,是因為過去時機不成熟條件不具備,而現在它覺的時機成熟了條件具備了罷了。

綜上所述,中共高調祭拜馬克思主義充分說明了一點,那就是不管再怎麼「改革開放」,它都是馬克思主義的忠實子孫,都不會改變它源於老祖宗的邪惡本性,都不會放棄對權力的攫取獨佔和對普世價值的敵視踐踏。

作者提供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