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社會信用系統監控人民 誰來監控政府?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2018年05月11日訊】中共推出所謂的社會信用系統,強調是為了「淨化社會」「淨化人民」,遭到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在節目上大肆嘲諷,中國最該淨化的是空氣。不僅如此,社會信用系統還將加強整合國民監控力度,針對國民的一舉一動進行檢測評分。有評論認為,信用是通過行動來表現,而不是通過監控。

Stephen Colbert:「如果你覺得臉書追蹤你的一舉一動,已經夠可怕了,其實這跟中共政府比起來,根本是小兒科。」

中共當局加強整合監控國民的力度,透過增加安裝街口攝像頭,再配合人臉辨識系統,針對民眾的一舉一動進行檢測評分,藉口獎勵所謂的正確行為,同時懲罰錯誤行為。當局強調這一切都是為了「淨化社會」。對此,美國知名脫口秀主持在節目上大肆嘲諷。

Stephen Colbert:「中國,如果你想搞『淨化』,或許可以從空氣開始做起!」

中共自2014年起,宣稱為了提升所謂的「信用水準」與「誠信意識」,規畫社會信用系統,並預計在2020年全面落實。透過民眾的信用紀錄及網路提供的大數據,政府依據個人在社會行為、商業活動及行政事務等面向的表現給分數,利用「社會信用評價系統」,決定民眾可以享有多少權利。

大陸獨立製片人朱日坤表示,大陸很多人對中共的信用體系有誤解,以為跟西方的信用制度一樣,其實不是一回事。西方社會的信用制度,主要是個人經濟方面信用積累的表現。

大陸獨立製片人朱日坤:「中共所謂的信用制度,它其實對個人跟社會層面關係之間的監控。就是說,如果你做任何事情,對這個政權有威脅性的時候,你就會被監控,可能會對你採取措施。而且這個監控它不僅是政府對你的監控,它可能還鼓勵人民之間互相揭發,所以它會造成人民最後就是互相不信任的這樣一種生活狀態。」

評論認為,中共想藉著維穩社會手段達到的所謂和諧社會,都只是為了保障中國共產黨的獨裁統治,但往往都適得其反。

朱日坤:「它主要還是為了防止民眾對政府的威脅,主要還是箝制人的一種方式。我想它可能會讓每個人過得更加有威脅,大家會更加的擔心,更加的處在一種恐懼之中。」

東南大學法學教授張讚寧:「這個有些會適得其反,會造成公民對政府的不信任,因為他感到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政府的監視之下,自然會有一種恐懼感,這是起負面效應的一種情況。」

東南大學法學教授張讚寧認為,信用是通過行動來表現,而不是通過監控。更重要的是,政府沒有起到示範作用。

張讚寧:「現在我幫很多訪民的案件,政府承諾給他多少多少的錢,結果還沒有等到實現,就把公民給抓起來了,說他非法上訪,甚至說他敲詐政府給他抓起來了,這就是政府不講信譽的表現。」

毛澤東就說過:「我們共產黨鬧革命就是靠造『輿論』」。但時至今日,中共靠輿論宣傳出來的「偉大光榮正確」,在一再失信於民的情況下,在百姓眼中完全褪色。

張讚寧:「政府過去講那個『只生一個好,獨生子女好,政府來養老』,後來就變成了政府不養老了。所以政府都不講信譽,那麼老百姓的信譽是不可能提高的,信譽只會崩壞。」

據了解,這套人民評分系統,強調可以讓執政者分辨出「好公民」和「壞公民」,而民眾一旦被列入「信用黑名單」,往後生活權益將受到影響。截至今年4月中旬,社會信用體系累計逾165億條數據,將1036萬人送上黑名單。

大數據社會控制下,缺乏監督制度,不透明的評分機制,誰知還將會給中國社會帶來多少隱憂?

採訪/秦越 編輯/黃億美 後製/葛雷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