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中美聯合聲明出台 貿易戰免打?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下載視頻
請點擊右鍵,選擇“另存為”下載視頻。如遇到問題,請發郵件至:editor@ntdtv.com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5月22日訊】【熱點互動】(1764)中美聯合聲明出台 貿易戰免打?

上週六美中發表自貿易談判以來的第一份聯合聲明,稱雙方在減少貿易逆差上達成共識,中國將大幅增加購買美國商品與服務,但沒有提及具體數字。因聲明缺乏細節,引發外界多種解讀,中美雙方表述也不盡相同。中方稱雙方已同意不打貿易戰;而美方的說法則是「暫時擱置」。那麼美中到底達成了什麼樣的共識?貿易戰是否真的能夠避免?從這份聲明來看,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上週六,美中發表自貿易談判以來的第一份聯合聲明,稱雙方在減少貿易逆差上達成共識,同時,中國會大幅增加從美國進口商品和服務,不過沒有給出具體目標。

這份聲明缺乏細節,引發外界多方解讀,而中美的表述也不盡相同,中方說,雙方同意不打貿易戰;美方的說法則是「暫時擱置」。那麼中美雙方到底達成了什麼樣的共識,貿易戰是否真的能夠避免,就這份聲明來看到底誰是輸家、誰是贏家?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些問題深度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你好。

傑森:你好,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在電話上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田園先生,田園你好。

田園:方菲你好。

主持人:非常感謝。星期天財政部長梅努欽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又比較細節地解釋了雙方達成的共識,我們觀看採訪片段。

美中第二輪貿易談判,於上週四和週五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美國代表團由財長梅努欽率領,與中國副總理劉鶴帶領的談判團隊,取得了一定進展。

根據雙方週六發表的聯合聲明,中方同意,大幅減少其與美國的「貿易不平衡」。

美國財長 梅努欽(2018.05.20):我很高興地告訴你,我們的談判取得了很有意義的進展。我們達成一項框架協議,很重要。內容包括,中方要大幅削減美中貿易赤字,以擴大購買美國商品來實現。我們也討論了很重要的結構性問題,他們要改善經濟體制,使美國企業有更公平的競爭環境。我們也探討了對美國技術的保護,川普總統相當重視這一點。

不過,外界觀察到,雙方的聯合聲明中,並不包含具體細節。

美國商務部長也很快要再度訪問中國,繼續就協議細節與中方磋商。

梅努欽表示,協議細節將牽涉具體行業。

美國財長 梅努欽(2018.05.20):農業方面,我們可以看到顯著的貿易增長,35%到40%的增長幅度,單在2018年就是。還有能源產業,(中方對)能源產品的購買量將翻倍,每年會增加500至600億美元的能源產品購買,在接下來的3至5年。

美中達成完整協議還需要時間。雙方同意,將繼續高層會晤,以主動方式解決經濟和貿易問題。

而雙方週六的聯合聲明中,也沒有提到如何處置「中興通訊」。

美國財長 梅努欽(2018.05.20):我可以保證,對中興執法的任何變化,都會(立足)保護美國技術及就業。我還可以保證,總統希望我們對中興很強硬,他對中興的所有行動都會讓商務部長把關。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在節目中間和我們互動,談談您的看法,您可以透過手機短信或者在YouTube上觀看我們的直播,或者打電話和我們互動。

傑森,我想先請問您,有關聯合聲明一出來可以說是眾說紛紜,有人說,到底誰贏、誰輸?我這裡有一份網上問卷,一家美國的中文媒體說,28%的人認為是美國贏了;12%的人認為是中國贏了;58%的人認為「難說」,不知道誰贏誰輸,要看中方是否能兌現承諾等等。您怎麼看?

傑森:我覺得還沒有開始談判就談誰輸誰贏好像有點為時過早,我可能是在百分之五十多那個陣營裡頭。其實這一次大家非常明確知道,這是一份聯合聲明,不是協議。

主持人:美方也是這麼說。

傑森:而且用的詞是「框架」,就是說大約是個方向。其實這是意料之中的事,這只是整體中美貿易的一個階段性過程。我從一開始就說,中美貿易戰不可能真的打起來,因為影響太大了!美國先是說500億,針對中國500億產品,後來又增加了1,000億,就是1,500億的產品要加關稅;中國那邊也說500億,這都是嚇唬人的。誰一開始都知道,喊的數字越大越不可能打起來,就像現在大家都有原子彈的時候,就沒有戰爭了;越是有威脅力、破壞力就越不能發生。

美國和中國現在面臨這個星期二(5月22日)美國可能會啟動徵收關稅,在這之前,一定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主持人:22日,說是22日之前聽證會截止;22日之後,有180天的時間考慮要不要徵收關稅,現在的說法當然是「暫時擱置」。

傑森:對,但問題是,按道理說,從22日開始這一天就可以做了,180天跟現在是沒有區別的;如果22日宣稱再等180天,跟現在說是「暫時擱置」其實沒有區別,在我看來這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過程,只是媒體想把事情戲劇化一些。中共那邊又想把它談判的勝利成果,很快的給大家報告一下子,它就用這樣的語言:「啊,中國勝了!」好像這件事情已經結束了。

其實大家要記住,下一週美國的商務部長羅斯還要去中國開始談的,具體談判還剛剛開始。在我看來沒有必要這時候談輸贏。

主持人:對,無所謂輸贏。

傑森:關鍵的是大家到底說了什麼,產生的後效應是什麼,下一步往哪個方向談、看點在哪裡?

主持人:我想請田園博士講一講,畢竟這是第一份中美的聯合聲明,大家非常關注,我不知道田園博士您怎麼看這份聲明,您覺得發出什麼信息?

田園:首先我覺得就像剛才傑森博士已經提到的,目前真正的正式談判還沒有開始。要知道,美國和任何其它國家締結合約,締結一份有關貿易通常還包括服務、包括勞工的合約,締結一份這樣的合約是非常困難的一件事情。目前來看到底談誰輸、誰贏,其實完全是中共出於內宣的目的,是在向自己的國民吹噓自己如何給國家爭了光,如何給自家民族爭了口氣。其實根本就沒有這麼回事,完全是它撒謊的伎倆。

我個人理解,中美兩國發出一份框架性的聲明之後,走向將會是怎麼樣?首先第一點,我們要明確的是,川普總統對於解決中美貿易之間結構性的不平衡,他有決心、有魄力也有膽量。我估計川普總統為了要永久性解決問題,最後形成的合約要經過美國參議院的批准,批准之後徹底正式成為美國的法律。兩個國家,至少美國這邊會要遵守。

所以目前的談判美國將會非常慎重,同時美國手中也握有、捏住了中共非常多的軟肋,這就是為什麼中共派了好幾個使團到美國來,要跟美國談這份合約的原因,因為它畢竟知道,如果兩國的貿易戰真打起來,受傷最多的將是中共,而不是美國。

我過去經常比喻,如果兩國真有貿易戰,美國可能會有感冒發燒;中國就是心肌梗塞,對它來說就是致命的打擊。所以對於中共來說,它要達成一份協議、要美國高抬貴手的動機,要比美國強烈很多。我認為這場貿易戰是有可能避免的,當然,中共在執行方面會出現什麼問題、會不會欺騙美國?這是將來的事情,目前對於美國在很多方面我個人表示謹慎樂觀。

主持人:對不起,田園博士,我插一句,光就這份聲明來說,您認為誰讓步更多呢?

田園:我覺得就目前來看,應該是中共讓步比較多。目前傳出風聲,是中共早就拋出的風聲,將開放中國的金融市場給美國公司。過去為什麼中共把外國的金融公司掐得死死的,為什麼它不願意開放金融市場?就是因為金融市場對中國來說醞釀著非常大的危機。

舉一個例子。過去一個人,就像索羅斯這樣一個人,他就可以挑戰英國,他可以拿出自己基金裡面的錢來狙擊英鎊,他從一項交易裡面一下賺了將近超過10億英鎊。

中共怕的就是這個,哪怕一個外國的大基金進入中國,真正在金融市場興風作浪的話,中共的倒台我估計那也就是幾天的事情。中共聲稱願意開放金融市場,我對這種說法完全持懷疑態度,因為它很清楚知道開放金融市場對它來說意味著什麼。

主持人:請講完,田園博士。

田園:它拋出這種風聲,另外還拋出:中共可以允許美國公司在中國成立獨資公司。這都表明它對以前死死抓住不放的市場有了一些鬆動。如何量化?中共的讓步能夠給美國公司每年製造多少利潤?非常難說。這也就是為什麼兩個國家可能都不太願意談具體數目的一個原因。

傑森:剛才田園博士談到,中共為什麼不願意外資金融企業進入中國。其實索羅斯那樣的事情反倒是很少見,那也是中共有的時候說的一個藉口,其實中國老百姓是希望美國的金融公司能進入。畢竟現在要是轉一筆錢,從中國到美國之間轉錢,其實在任何一個國家,到歐洲、到其它國家瞬間通過PayPal、通過很多的轉錢方式都可以把錢立刻轉過去,但是中國就很難。

其實中國老百姓難道不需要這樣的服務嗎?當然需要!有很多人現在在國外置業、孩子在國外上學,他需要美國和中國之間通暢的金融服務,但是中共不願意提供,中共的說法是怕影響金融秩序。其實是什麼呢?中國老百姓的錢是它控制著,雖然名義上它說這錢是老百姓的,但是它規定你能兌換多少美元、規定你在國外怎麼花,甚至對你提出各種各樣的要求,限制門檻地讓你兌換美元。

所有這些控制,第一,它知道它的金融體系本身比較脆弱,因為它的貨幣發行量非常大,另外,它的金融企業包括銀行,各方面運作非常低效,不足以跟國際間高效的銀行或者金融企業競爭,它是內部保護主義,這也就是美國非常反感的因素之一。說好了是企業之間的國際競爭,它卻用國家政策保護它的企業,不讓美國企業進入中國跟它的企業公平競爭。

事實上美國的要求其實我們核心說的是這樣,表面上是為了解決貿易逆差的問題,說是每年你淨拿我們3,700億美元。事實上這是表,真正的本是什麼呢?美國提出來的幾點,第一點是強迫技術轉讓,換句話說是知識產權的問題;再一個就是中國的保護壁壘,貿易壁壘的問題;第三,是中共政府對於國營企業的保護和補助的問題。這三個其實是結構性的問題。

美國人說,你有那麼多的商品能進入美國,我根本進入不了中國,不是美國的企業沒有競爭力;是因為一系列的因素使得美國企業要麼是搬到了中國,要麼是美國技術被中國拿走,使得中國開始從美國買變成了向美國賣。這樣一系列的過程對於美國企業是不公平的,這是美國說要「長遠解決」,這就叫做「結構性的問題」。

主持人:二位已經談到細節了,可是恰恰因為這份聯合聲明沒有這麼多細節,所以外界作出不同的解讀。比如你們剛才講到市場、金融還有結構性的,聯合聲明裡面基本是沒有提;可能很模糊的提了美國要正常競爭等。

我想有兩個問題我們可以來談一談細節,一是這份聲明中提到,中國方面要加大力度購買美國的商品和服務。這裡「服務」指的是什麼?

第二個問題是,之前都談到2,000億,目標是2,000億,但是現在這份聲明中並沒有寫2,000億,那麼是不是像中共政府宣稱的那樣,是因為中共守住了自己的底線,沒有向這個指標低頭?

傑森:我們先不說是不是中共守住了2,000億底線;我的感覺是中共不想讓大家提這個數字,提了以後面子上過不去。美國要2,000億你就給2,000億,你現在不是說「厲害了我的國」,你怎麼就不這麼厲害了?好像它就不好意思這麼說。所以我覺得那份聲明事實上是中共要面子,它那份聲明是那麼起草的。

當然,美國這邊要求它購買美國的產品和服務,美國特別提出農產品每年增加30%、40%;能源可能會翻倍。這兩點,中國也是順理成章應該答應的,畢竟美國的農產品和能源是中國急需的。

「服務」概念沒有具體說,但是也是美國現在急需跟中國談妥,事實上也是兩邊都需要的,這個「服務」當然不是一般知道的簡單服務如理髮師之類,不可能派一批美國理髮師到中國去。

美國現在最基本的製造業已經不是特別多,很多已經被中國製造工廠吸走了。美國現在在國際上還賺錢,是哪些公司賺錢呢?比如說歌在賺錢,谷歌靠什麼賺錢?靠廣告。誰做谷歌廣告?全世界的企業都讓谷歌做廣告,但是中國企業不這麼做,為什麼呢?因為中國沒有人看谷歌。

主持人:谷歌不在中國。

傑森:換句話說,這樣的情況對於美國就是一種壁壘,因為你不讓谷歌進入中國,所以谷歌就不可能有廣告收入;另外,亞馬遜怎麼賺錢?亞馬遜最主要賺錢是它的雲服務,美國很多企業的雲端運算(cloud computing)都在亞馬遜做,包括很多歐洲的公司。亞馬遜靠的是低廉的價格和高效的服務給大家,使全世界都在用它的cloud computing;中國不用。為什麼呢,信息方面中國是要控制的。

很多大的媒體公司主要靠廣告,比如像《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等媒體為什麼在中國拿不到廣告?是因為中共在封這些媒體。換句話說,美國的服務概念是信息服務、金融服務等,當然金融服務包括剛才我談到的全球貨幣傳遞,在歐洲、美國可以自由傳遞,但是在中國不可以,所以美國銀行也賺不了金融服務的錢。這些部分是中共非常難退讓的,這就跟它的治國方案有關了!

中共的治國方針之一就是控制老百姓的信息,控制老百姓的信息是它洗腦模式的最基本原則,如果它讓中國的企業可以自由獲得美國企業的信息、服務,然後讓老百姓隨便上谷歌,對於中共幾乎是不可能。這是另外一項非常難談妥的方案。

我們非常清楚美國作為一個國家,賣的其實是很多信息服務和金融服務,它賣的是這種服務;而中共偏偏沒辦法。一方面中國老百姓需要這種服務,但是中共又不允許老百姓獲得這個服務,這就是核心的矛盾;這不是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矛盾,更是中共和老百姓之間的矛盾。不幸的是中共在控制著中國的所有事情。這一點來看,談妥的可能性是非常非常低的,這是為什麼呢?很可能中共會不斷加碼:我再買你一點糧食行不,我再買你波音飛機行不,我再買你點石油行不行?大概就是這麼個概念。

主持人:田園博士,您怎麼看這2,000億的問題?如果中國通過購買美國的商品和什麼樣的服務,是不是真的能夠達到2,000億目標?假設有的話。

田園:現在看來,從一些農業經濟學家的研究來看,假如中共現在立刻拿出2,000億美元,要買美國生產的大豆、高粱還有其它農產品,包括石油和天然氣等,美國甚至都不可能生產出這麼多東西來滿足中共2,000億的需要,就單從中共表示,我要買你的農產品、我要買你的能源石油、天然氣,這2,000億根本還做不到,除了糧食作物、石油、天然氣之外,中共還必須買別的東西。

那麼會不會出現中共一直不停加碼,說:2,000億不行我給你3,000億;3,000億不行我給你4,000億,你願不願意高抬貴手放我一馬?我覺得川普總統上台之後的最大心願之一,就是一定要解決中美兩國之間貿易結構性失衡的問題,所以我覺得這個事情他不可能說,你給了我一年,你抬出5,000億美元來,是不是美國就可以放你一馬,以後就不談這個事情了?我想川普總統不會重蹈覆轍。

美國歷屆總統從1980年代到現在,不管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的總統,一直都採取這樣的態度,比如奧巴馬在任的時候,中國生產很多的廉價輪胎傾銷到美國來;大家都知道美國市場是世界上賺錢最多、最好賺錢、法制最健全的市場,所以大家都跑到美國來做生意包括中共的商人,他就把很多的輪胎拿到美國來傾銷,搞得很多美國的輪胎生產廠家活不下去了!

奧巴馬上台的時候就搞了一個對中國輪胎的反傾銷調查,最後中共採取什麼伎倆呢?它給一點甜頭,給一時的甜頭,美方派人到中國來,中共給他們皇帝般的待遇,相當於把這些人全部都買通了,拿別人的手短,吃別人的嘴軟,最後對中國輪胎的「雙反調查」就這麼不了了之了,最後也沒有對中美貿易造成任何的影響,川普總統上台之後還得去收拾爛攤子。

我想川普總統是非常務實的人,他知道,這種結構性的失衡,估計美國在川普總統任內會是最後一次機會能夠有可能性來解決這個問題,如果再放任中共發展,結果就是很可能在未來一個十年或兩個十年之內,中共就可能會超越美國,這樣的形勢就會發生逆轉,對於美國來說是非常不利的局面。

大家從前幾天的中興事件可以看到,中興手機裡面大概30%到60%的關鍵元件都是來自於美國,假如今後一個十年或是再一個十年,中國能夠發展出自己的芯片,它能夠自己獨立有自己的知識產權,那麼它在高科技產品上對美國的依賴度就會幾乎出現反轉,出現反轉之後,中國對於美國的依存度就會下降,相當於美國手中的籌碼就會越來越少。

我覺得川普總統確實不但有遠見,而且是有膽有識的一位領導人,他看到了美國的財富向中國轉移,不但對美國人民不公平,而且對於美國的國力可以說是潛在的致命威脅。我相信他一定有決心來解決這個問題,而不是中共再給一點甜頭他就會把這件事情徹底淡忘掉。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觀眾反饋,我很快讀一下。YouTube有一位觀眾說:「主持、嘉賓你們好!中共入世以來從未自覺兌現過對世貿的承諾,只是採取對內暴力維穩、對外則偷拐騙,這一次對美的承諾,是不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是否又和以前一樣是一張空頭支票?請不要忘記共產政權的流氓、欺騙本性。」這是YouTube一位觀眾的發言。

線上還有一位觀眾是加州的何先生,我們也請何先生很快來發言。何先生您好。

加州何先生:大家好。這一次談判咱們暫且不說誰輸、誰贏,最起碼我可以看到美國沒有達到2,000億美元逆差減少的目的。現在從架構來看,他們把希望寄託在中國增加購買美國農產品和能源產品之上,可是實際上它做不到啊。能源產品去年進口石油才50億,才向美國買了50億石油,農產品去年大豆才120億,就算汽油、石油如果增加雙倍也才100億,那有什麼用啊,3到5年之內做600億聽起來是很好聽,實際上平衡不了貿易逆差的增長,去年貿易逆差增長10%也就是300億,3到5年可能又增加了1,000億,那600億有用嗎?沒用。

讓我感到麻麻的是,習近平來美國的時候答應給2,500億美元訂單,既然有2,500億訂單,現在又來談2,000億是不是多餘的呢?傑森博士,我想請教您一下,中共如果這一次再食言,美國會怎樣,還讓它騙嗎?謝謝。

主持人:好的。謝謝,其實兩位觀眾都提到同樣的問題。

傑森:對於中共的不信任就跟對流氓政府普遍不信任一樣。信譽是什麼?就是占小便宜吃大虧的過程。中共一次又一次喪失信譽,最終的結果是將來在國際舞台上的可運作空間會越來越小,我們大家都已經反覆討論,萬一這一次它又失信怎麼樣,為什麼呢?是因為歷史上它失信過,它的信譽在我們心中已經很低,如果這一次它再失信,我想美國畢竟是民選政府,那麼將來的政府再跟它談判,就可能會比現在要強硬很多很多,因為它失信在前。

這就是我反覆說的,所有失信的行為都是占小便宜吃大虧,這就是為什麼在國際上走正道才能真正長遠。

我不希望這一次中共失信,我希望能有一個框架走下去,能達到雙方滿意的效果。剛才何先生也談到2,000億非常難實現。我同意,僅僅靠買農產品和石油,2,000億是不可能達到的,下一步就是剛才我們談到的,到底在服務行業它有沒有可以鬆口的地方,這一點是真正要看的。但是我覺得難就難在這跟中共的統治命脈、對中國老百姓的信息控制是息息相關的。

美國現在提供的主要服務就是金融和信息方面的服務,這樣的服務,如果中共不能在大方面上有所讓步的話,談判會一直艱難地進行下去。在我看來貿易戰換句話說,將來關稅很可能還會再提到檯面上,如果談判進行不下去的話。

主持人:傑森,我想請問有關中興的問題。剛才田園提到這一次的聯合聲明,大家也注意到聲明中完全沒有提中興這件事情。結合前一陣美國可能對中興網開一面招致國內的反對之聲,您覺得是不是中興事件前景仍然不是那麼樂觀,在今後的貿易談判,中興事件會怎麼樣影響?

傑森:中興事件的性質從一開始我說,跟貿易談判事實上是不同的性質,中興事件是什麼性質呢?它破壞了美國的法律。貿易談判是經濟問題;中興破壞了美國的法律,是美國法律尊嚴的問題,這兩個概念不能混在一塊說。

川普跟習近平不知道有什麼私交,習近平確實是打電話讓他幫忙解決中興的問題,就是「走後門」的概念;川普好像也就在推特上直接說了,我讓商業部再調查一下。剛才財政部長梅努欽在電視上明確地說,其實他只是讓我們去調查調查,他並沒有說讓我們就立刻改正這個事。這就是中國人的思維方式和美國人運作的區別,在中國,如果習近平說這話,事情明天就可以解決了!這是中國人的模式。中共就覺得,川普是總統啊,總統一說這事不就解決了嘛!

主持人:對,我跟你總統說了,打了招呼了。

傑森:其實根本就不是。因為在法律面前,哪怕商業部是他底下的一個部門,是他任命的商業部長,商業部長在法律面前也不能總統怎麼說就怎麼做。美國國會有撥款委員會,總統一這麼說,撥款委員會立刻就在2019年的撥款法案裡又附加一條例,條例是說,跟撥款相伴隨的是必須維持對中興的制裁。換句話說,這就是美國政治運作的方式,沒有一個人說了算,基本上都在法律的框架下運作。

在我看來,中興事件其實這一次根本就沒談,換句話說,不在這一次談判的框架裡頭,美國這邊也不把它認為在框架裡頭。

主持人:這是不是也可算作是中方的一個輸招?因為它沒有辦法能夠讓中興恢復。

傑森:其實最開始中方是很強硬的,在中興事件上很強硬,甚至把中興問題跟買豬肉的問題都結合起來了。當川普說這個事情的時候,網民就說:川普,你為了解決豬肉就把中興給饒了?!其實沒這事。現在中國那邊百分之百買所有的豬肉、牛肉、豆子什麼都買,農產品都買,中興的問題它可以隻字不提。

從這一點就非常清楚,其實中共那邊是妥協了;美國這邊在原則問題上其實沒有妥協。中興的問題從一開始我就說了,它不是跟商務放在一起討論的事情。

主持人:我想請問田園博士。剛才二位都談到結構性改革的問題,看來川普總統有意志和決心去做,您覺得美國能夠迫使中共作結構性改革的程度有多大?如果難度非常大,是不是貿易戰的風險依然很高?

田園:風險是存在的。我個人認為,川普總統絕對有決心打這場貿易戰,這一點我覺得是無庸置疑的。當然,談判確實是非常艱鉅,因為涉及到要動中共最核心的禁忌,比如說,它開放金融市場,徹底開放金融市場或者徹底開放網路,對於中共來說簡直就是直接打它的七吋、打它的命門的措施。我們可以期待,在這些方面它會使出渾身解數跟美國討價還價,或者它可能開始的時候就會直接跟美國人說,這些東西我們不能談,我就不跟你談這些東西;談別的可以。

因為川普總統比較務實,我覺得談判有可能以階段性進行。雖然是階段性進行,由於川普總統的務實精神,首先他可以把所有的事件拿出來作為他的籌碼,比如剛才提到中興,雖然中興是違反美國的法律受到了制裁,不排除他在貿易談判中把中興用作籌碼的可能;另外還有朝核問題,也不排除川普總統會把朝核問題作為貿易談判的籌碼,也是有這種可能性。

如果中共真的對美國提出的一些要求非常緊迫的話,我覺得川普總統有可能採取階段性的談判手段,接受中方的某些要求,最終也可以慢慢談。最終的結果我覺得是非常明確的,美國其實是倒逼中共要進行結構性的改革,否則我覺得貿易戰的風險是絕對存在的。因為就像我剛才提到的,美國對中國的依賴度大概只占美國整個GDP的8%,可是中國對美國的依存度占它整個GDP的將近18%到20%。這樣的比例大家一看就很明白,實力的對比很懸殊,我想即使短期內拿500億或1,000億美元來教訓一下中共,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

主持人:好的,我們很快再讀一下網路上的發言,有一位觀眾在YouTube上發言,說:「中共寧可斥巨資購買美國貨,也不願意開放壟斷,開放就會被多元文化淹沒、死亡。」

有一位觀眾發短信:「如果外國公司能在大陸獨資開公司,技術就一定不會洩漏嗎?它強行要公司供養它的黨支部,以便它監控,這些鑽進內部的黨員會不會盜密?」

基本上我也有同樣的問題,傑森博士,剛才田園博士說,中共很抗拒結構性的改革開放,它不一定要全面開放金融或者網路;美國在多大程度上有可能讓中共去做一些結構性的改革?

傑森:剛才田園博士談到非常實質的問題,這個實質問題我普遍地說,這不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貿易戰,更像是中共在美國的推動下不得不作出一些讓步、作出一些結構改革的概念,換句話說,不是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之間的矛盾;是中國人民加美國人民和中共之間的矛盾。因為是中共在阻止這一系列的改革,它這種遊戲規則現在美國自由社會已經不認可了,推動它必須加以改動,改動的過程對於中共是慘痛的,為什麼?經濟是它現在唯一的亮點。換句話說,它的贖買、它的政治合法性等一切概念都在經濟發展的基礎上,經濟就是它的一個命脈,於此同時,訊息控制就是它的命脈,它在這兩方面得要權衡,可能它逐步會作一些調整。

主持人:對,這兩天好像微信有人瘋傳!

傑森:瘋傳好像在談判過程中居然美國的一些網站開放了,媒體開放了,比如《紐約時報》等。

主持人:BBC、CNN。

傑森:當然可能有其它原因,但是至少有一點,中國網民說,這是不是跡象呀?畢竟能看英文的也很少,中共可能危險不大,但是如果這個事情要進行下去的話就是一個方向,就是一個走向,至少這個概念上可以看到,談判的過程中受益的是中國老百姓、受益的是美國老百姓,讓步的是中共,倒逼中共改革。

主持人:梅努欽剛才在新聞中也提到:我們也談到了結構性的改革。但是聯合聲明中完全沒有反映出來,我想很可能是二位說的「下一步」。

傑森:結構性的改革非常難,但是在這個過程中你必須得一步一步地看出結果來,所以結構性改革會不停地談。因為沒有結構性的改革,你今年買我2000億、明年買……所有都是短暫的。

主持人:而且買不了200億可能。

傑森:對,大家剛才反覆談了這個問題,不作結構性的改革永遠不可能解決貿易逆差不斷增加的過程。所以結構改革是必須談的,而且要看到實質性的結果,但是過程卻是最艱難的一部分!

主持人:還有一個問題我想請問田園博士。6月12日如果川金會如期舉行,那就是川金會的日子,也有人分析,中美現在達成的聯合聲明,也許是川普總統希望在川金會之前和中方達成短暫的和平。您怎麼看,您覺得朝鮮的因素是不是也影響現在中美談判的結果?

田園:我個人傾向於認為,朝鮮去核談判可能跟目前中美之間的經濟貿易談判關係不大;其實是相反。中國因素在朝核問題上,扮演了一個非常不光彩的角色。大家可以知道,在川金會,金正恩同意和川普見面之後,金正恩又跑到中國去了一趟,態度立刻發生了相當於180度的轉彎,開始強烈指責美國和韓國進行軍演,威脅到了朝鮮的生存等等,然後威脅說:我不但不想去見韓國的總統,我現在甚至要取消川金會。

大家知道,讓金正恩同意會見其他國家的領袖,而且要金正恩同意徹底放棄核武器,是非常艱鉅的任務,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結果這個任務讓川普總統達成了,在這個問題中,我認為中國在後面扮演的角色是起破壞作用。

至於朝核問題對於目前的中美經濟談判有多大的影響?我想目前川普總統是多面出擊,現在不但有北朝的核問題,還有中國經濟貿易問題,還有北美自由貿易區(NAFTA)的談判,還有伊朗的問題,我想他可能會在某些方面、某一件事情發生之後略分一下主次;目前朝核會議可能是重中之重,有可能在這個時候中美兩國達成框架性協議,發表聲明。其實這項聲明裡面並沒有具體細節,細節內容還需要更多的會談才能夠決定。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的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下次節目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