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黑龍江哈爾濱反腐背後隱含習江博弈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5月26日,黑龍江當局一則反腐通告顯示兩人落馬:哈爾濱市雙城區法院刑庭現任庭長夏元祥、原副庭長趙清玉同日被查。

夏元祥和趙清玉兩人名字雙雙出現,不只是在這次同時落馬的公告中。在2017年7月趙清玉退休前,夏、趙二人名字還經常同時出現在海外明慧網的相關迫害報導中。

尤其是夏元祥,自1991年起任職於哈爾濱雙城市法院,2008年官至雙城市法院刑庭庭長。雙城市2014年5月撤縣級市,設立雙城區,夏元祥續任哈爾濱市雙城區法院刑庭庭長至落馬前。迫害報導顯示,在設區之前雙城市法院就以單位之名列表明慧網上的惡人榜,這與夏元祥及該法院內多像他這類緊隨迫害的司法官員密切相關。

查詢明慧網上2012年至2017年的文章,每年都有點名夏元祥枉法冤判雙城當地法輪功學員的報導,如2012年田曉平被判14年,2013年教師康昌江被判14年,2014年徐彥的判決書上寫著:「本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但其實法庭連律師、家人都沒通知,更別說甚麼公開審理。

從相關迫害報導可以發現,哈爾濱市雙城區法院特別偏好重判與偷偷審判。特別是2016年5月6日,據報導,哈爾濱市雙城區突擊綁架54名(人數後來有所增加)法輪功學員,而這次當地大規模抓人批捕起訴判刑的主要對象,都是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全部移交雙城區法院,時任刑事庭長是夏元祥、副庭長是趙清玉。

這裡剛好有一個新出爐的數字對比,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2018年4月全國約60位法輪功學員遭冤判。而在2016年上半年,雙城法院一次迫害54名法輪功學員,還包括未成年的孩子。

從雙城法院可以管窺哈爾濱市迫害無辜的嚴重程度。2016年8月,明慧網曾以哈爾濱市雙城區17年迫害綜述為題報導,其中提到哈市雙城區迫害初期,大辦洗腦班,幾乎各鄉鎮都設立,上至八十歲老人,下至三、四歲孩童,不分老幼一律迫害,可憐被抓進洗腦班的孩子,3至11歲都有,經常被光腳罰站水泥地,更嚴重的是耽誤他們上學之路。

同時這篇報導提到,自中共江澤民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至2016年,哈市雙城區迫害高峰階段有7個:2000年、2001年、2002年、2004年、2011年、2015年、2016年。

發現這7個階段的劃分除了具有全國代表性之外,同時也襯托出江派迫害勢力的消長搏鬥:2000年至2004年還是江澤民黨政軍大權直接在握的4年,2011年十八大前江澤民換屆權力之爭密謀「以薄代習」,2015年習上台反腐再創高潮拿下江澤民軍中心腹郭伯雄,同時當年5月推出「有案必立」引發大陸「訴江潮」,2016年訴江潮在大陸一個新的變化,即全國各地都有民眾以簽名按手印等舉報的方式、用法律行動來支持法輪功學員。

江澤民維持這場不得民心的迫害而重賞參與的腐敗官員,在習近平上臺後紛紛落馬成為「大老虎」,包括江澤民扶植的政法王周永康及郭伯雄、徐才厚兩名軍頭,因而外界普遍認為習矛頭直指腐敗總後台江澤民。

其實就如同今次哈市雙城法院迫害訴江民眾的代表人物落馬一樣,在可見的未來,全國各地這類不論級別高低、職位大小的迫害官員繼續落馬,也是習江仍然處於博弈關係的一種反映,還有習推出「有案必立」引發大陸訴江潮再引發全球百萬聲援浪潮,單是對法輪功這場反人類的迫害血債,便已蓋過習江之間未來所有可能的妥協點。

──轉自《大紀元》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