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果老曠世預言 神準預測當今「亂世」

FacebookPrintFont Size簡體

【新唐人北京時間2018年06月02日訊】唐朝末年,張果老與張天師及王、黃二靈官有一段對話,預言了當今社會的現狀。

張果老講,一千年以後,世上會出現:「在官則不顧公家,只知賄賂。賄賂可以公行,苞苴不必暮夜,是即鬼魂搶奪羹飯的情況也。在普通人民,則孝道可以廢除,淫風可以宣導。只求有利於己,不問廉恥禮義。」

這些事情全都出現了!現在每天在媒體中都可以看到貪腐、色情等末世敗像。

張果老對「亂」字的論述,真是非常精闢。他講:「從實質講來,先是一刀一槍,你生我死,四面八方的混戰一常名為大亂,實在還不算真亂。因為這等亂事,所亂者只是一個事字。事儘管亂,人還是人,必致人心皆死,人化為鬼的時代,那才算的真正大亂。

俗語所謂人心欺倒,天道反變。這八個字,正好作亂字的註腳。這等真正大亂,方可與混沌時代渾人之治,成個相對的地位,即渾人為全陽時代,而鬼界為全陰時代。」

原來過去兵荒馬亂並不是真的亂,那只不過是一場戰事,只有現在人心皆死,人化為鬼,人心欺倒,天道反變才是真正的亂世。

清無垢道人著《八仙得道傳》原文:

張果老先對二靈官笑道:「才在空中已聞妙論。二公所言鬼勢滔天,人將學鬼,這話講來駭人,其實將來終當有這一天,不過還在千年之後罷了。

大抵善惡二途,即陰陽所由分判。混沌之始,人人皆是渾人。渾人則無機詐,無機詐便是善人。降至後世,機詐之風,一天勝似一天,因之世道人心,也一日薄過一日。到了薄極之時,即陽氣消滅,陰勢大盛之時。二公所謂鬼勢滔天,正其時也。

鬼屬至陰,人之所異於鬼,即因一點陽氣。到了人無陽氣,試問與鬼何殊?並非鬼能屈人,鬼也不求人化為鬼。但到了那時,鬼固不失為鬼,人也與鬼同類。

因此世上的事情,全是些卑鄙齷齪陰險猾賊性質。在官則不顧公家,只知賄賂。賄賂可以公行,苞苴不必暮夜,是即鬼魂搶奪羹飯的情況也。在普通人民,則孝道可以廢除,淫風可以宣導。只求有利於己,不問廉恥禮義。又猶之於鬼物無心,任意搗鬼,絕不顧人的難堪。此等鬼心鬼腸,鬼謀鬼智,將來必一一傳於生人。於是人鬼無別,而偌大宇宙,真箇成為鬼世界了,但這都是將來之事。

以貧道眼光望去,大約離今一千五百年內外,總得到此境像。如今卻還談之太早罷了。」

天師聽了,笑道:「故人遠道相訪,原來是專為發牢騷來的。」一句話,講的張果老也笑了起來。又道:「這話,你們今日聽了,必講我言之過甚。但這決唔是玩笑之談,委實將來必定有這一天。大凡天地之道,不外陰陽二字。陽盛則陰衰,陰盛則陽也消歇。昔人所謂天下之生久矣,一治一亂,就是這個道理。

從實質講來,先是一刀一槍,你生我死,四面八方的混戰一常名為大亂,實在還不算真亂。因為這等亂事,所亂者只是一個事字。事儘管亂,人還是人,必致人心皆死,人化為鬼的時代,那才算的真正大亂。俗語所謂人心欺倒,天道反變。這八個字,正好作亂字的註腳。

這等真正大亂,方可與混沌時代渾人之治,成個相對的地位,即渾人為全陽時代,而鬼界為全陰時代。如此由陽而漸化為陰,中間不知經過幾千幾萬年。到了大亂之極,最後結果,又特混成一片。可是這混與上古之渾,絕對相反。

一個是陽極之渾,其為治也洵洵穆穆,熙熙攘攘,無爾我之分,有講不出那一種無限樂趣。一是陰極之混,其為亂也顛顛倒倒,糊糊塗塗,無彼此之別,有不像話的那一種烏煙瘴氣。人心至此,可稱亂極。

所謂亂在人心,而不在人事。稱為根本之亂,唔是枝枝節節,一地一時的小小亂事可比。合到上古的渾人時代,才可稱得一治一亂。

從此以後,天地必將複合為一。又須經一番開闢工夫,再入於渾人時代,為再治之開端。天道如此,莫可如何。雖有大智大聖,如玉帝、元始老君、王母、西方佛和東方朔,也不能為之挽回變化者也。」

天師、靈官等聽了,都嗟訝不已。

張果老其人、逸事

張果老是中國神話傳說中的道家八仙之一。史書記載,張果老確有其人。唐代的時候,常居住在恆州中條山,當時就自稱已經好幾百歲了──道家多有長生不老之術。

神仙本不同於凡人。唐太宗、唐高宗多次召見張果老,他都謝絕不肯相見。武則天也招他出山,張果老就在妒女廟前「裝死」。武則天聽說了,以為他真的死了,只好作罷。可是後來又有人在恆州的山中見到了他。

張果老總是倒騎著一頭白驢,日行幾萬里。歇息的時候,就將驢子摺疊收起,像紙一樣薄,放入巾箱中;想騎的時候用水一噴,復又成了驢子。

開元二十三年,唐玄宗派遣通事舍人到恆州請張果老,張果老在他面前氣絕而死。他嚇得趕緊焚香禱告,說明天子求道的誠意,張果老才又活轉過來。通事舍人不敢相逼,趕回京城告知玄宗。玄宗又派遣中書舍人帶著璽書相請,張果老於是隨著他動身進京。玄宗將他安置在集賢院,乘車入宮,倍加禮敬。期間,張果老顯現神跡,震驚了皇宮上下。

張果老為甚麼倒騎驢

大家知道,張果老有一個特殊的「愛好」──倒騎驢。關於為甚麼「倒騎驢」,民間流傳多個版本。乍一聽說「倒騎驢」,也許會感覺這老頭兒有點「怪」。其實不然,張果老作為道家修行得道之人,他的這個倒騎驢,自有一番道理在。聽完張果老對張天師的一番高論,謎底自然就揭開了。

唐朝末年,張果老巧遇張天師。高人相見,所言多是天地之間的大學問。張果老洞明世事的功夫,讓名氣頗大的張天師也嗟訝不矣。張果老說,自此千年後,世上會出現:「在官則不顧公家,只知賄賂。賄賂可以公行,苞苴不必暮夜,是即鬼魂搶奪羹飯的情況也。在普通人民,則孝道可以廢除,淫風可以倡導。只求有利於己,不問廉恥禮義。」

接著,張果老針對一個「亂」字,又有一番妙論,令人拍案叫絕。他說:「一刀一槍,你生我死,四面八方的混戰名為大亂,實在還不算真亂。因為這等亂事,所亂者只是一個事字。事儘管亂,人還是人。必致人心皆死,人化為鬼的時代,那才算的真正大亂。俗語所言‘人心欺倒,天道反變’,這八個字,正好作亂字的註腳。」(原文請見:清﹒無垢道人著《八仙得道傳》)

道家高人張果老「倒騎驢」,不是圖個好玩兒,也不是為博人眼球兒。是因為他發現塵世之人世風日下,離「道」越來越遠。故以「倒騎驢」來警喻世人。這才是張果老「倒騎驢」的真正原因。

(責任編輯:古風)

相關文章
評論